笔趣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全文阅读 > 正文 第两百五十章 人命关天
    虽然很想,不过林熙心里也十分清楚,现在的情况,想要释放,想要和江山做那事,完全是在作死。?◎?§

    江山感觉自己的手完全被浸湿了。软软的嫩肉在指间滑动,好像泥鳅黄鳝身上的黏、液一般,蹭的手心湿漉漉的。

    几分钟后,江山缓缓的放慢度,一点点的将手挪开。拿出来低头一看,手指处亮晶晶的,水渍斑斑。

    “坏蛋……这就完了?”林熙咬着下唇,红着脸嘟囔着,有些不满。

    “真的不能胡闹啊。以后,以后加倍补偿。”江山笑着说着,低头将手凑到鼻尖处嗅了嗅。

    “干嘛啦你!”林熙恨不得钻进地缝里的模样,赶忙一把抓住江山的手腕,羞红脸斥道。

    探手从床头抽出几张纸巾,林熙低着头细致的给江山擦着手心。

    “去洗一洗吧。”

    “洗什么……就喜欢这个味儿!”江山挑眉坏笑着说着,搂着林熙,揉了揉林熙头顶的长。

    林熙轻轻的砸了江山一记粉拳,低头看着江山下面的高、耸,抿嘴轻笑着问道:“你也想了?”“呃……还好!”江山揉了揉鼻子。

    “要不然你去找小倩姐姐帮你?”

    “拉倒吧,老娘在那屋,我再把她赶回来?她不得抽死我!”

    “那去找悦言姐,萱姨,小敏?”林熙眨着大眼睛,俏皮的看着江山。

    “哪都不去,今晚就抱着我的大宝贝睡咯。”江山捏了捏林熙的小鼻子,笑着说道。

    林熙嘻嘻的笑着,双手环着江山的腰部,仰着小脸儿试探着问道:“那……我帮你吧?”

    江山不解的看着林熙。

    羞涩一笑,林熙软软的小手从江山的肚皮处划过,移动到小帐篷顶端,轻轻的按了按。

    “别闹……”江山咳嗽一声,拉住林熙的小手。本来自己憋的就够难受的了,她还来火上浇油。又不能放出来,这样的煎熬谁能受得了?

    “别动!”林熙不满的抱怨着,打了江山一巴掌,娇憨的吃吃笑着,再次探手过去,将江山的睡裤拽了下去。

    小手软软嫩嫩的轻轻握住,林熙低着头,定定的看着江山这个狰狞的大家伙。

    “这么凶神恶煞的?吓唬我是吧?”林熙弹了弹顶端,皱着小鼻子嘟囔道。

    呃,江山苦笑着轻轻的在指间转着林熙的丝,一脸温柔的模样,任由林熙折腾了。

    喜欢玩儿,那就鼓捣着玩儿吧。?¤ 大不了自己一会去浴室冲个冷水澡算了!江山心里暗暗的想道。

    显然的林熙这小妮子看着江山那东西,半年多不见,喜欢的不得了,兴奋的耳垂都泛红,小手轻轻的捏着,上下缓缓的动着,仰头吃吃笑着问道:“怎么样?”

    “还好。”江山低头亲了亲林熙的额头,轻声道。

    “哎呀,它动了!”林熙惊讶的小模样,瞪眼看着一跳一跳的大家伙,有些惊奇的低呼着。

    在林熙的小手间被捏了半天,林熙竟然一点点的低下头,凑到近前,嗅了嗅。

    一股很特别的阳刚味道扑鼻而来,林熙不由的心神一荡,咬了咬嘴唇。轻轻的张开了檀口俯身含了下去。

  
纨绔世子追妻录吧
  嘶,江山吸了口气,爱怜的将手指伸进林熙的间。

    灵活的小舌头环绕着,好像吸、舔着什么美味一般,林熙眼神迷离的缓缓动着头颅。

    侧身撩起林熙的丝,江山看着林熙那粉红诱人的小嘴儿随着起伏,被塞的鼓起,樱唇随着抬起而微微变形的模样,心里满足极了。

    足足二十多分钟后,林熙嘴角沾满了唾液,呜呜的闭着嘴直起了身子。

    吐在纸巾上后,林熙撅了撅小嘴儿,捂着腮帮子抱怨道:“累死咯,嘴唇都麻了!差点呛到人家,你也不提前说一声。”

    江山爱怜的捏了捏林熙的脸颊,低头要吻过去。

    “呀,我去刷牙!你也想吃啊?”林熙噗嗤一笑,调侃道。

    咳咳,江山无奈的苦笑挠头。这么一说,还真是,自己吃自己的那东西,想想全身都难受。

    ……

    陪着林熙聊天,低声呢喃着说着情话,一直到林熙懒洋洋的缩在江山的怀里沉沉睡去,江山这才满足的抱着林熙软软的身子,闭上了眼睛。

    怕晚上翻身压倒林熙的肚子,江山刻意的缩着身子,而且这一晚都是特别警惕,半睡半醒的模样。

    第二天一早,林熙睁开朦胧的双眼,闻着江山身上那熟悉的味道,林熙甜甜的抿嘴一笑。

    而江山,正撑着头,定定的看着林熙。视线相对,林熙瞬间迷失在了江山眼中那浓浓爱意中,瞬间感觉幸福的快要上天一般。

    要是每天醒来都能看到他,都能窝在他的怀抱里该是多么幸福,多美、妙的生活啊!

    两人小声的又聊着,轻轻的抱在一起,好像又回到了当初相识相恋的时候一般,那舍不得放手,恨不得一直这样抱在一起的感觉,太让人陶醉了。

    一直到江母在门外咳嗽了两声,推门进来时,江山和林熙这才分开。

    “起来吃饭了,林熙啊,你……”江母正说着呢,突然好像现新大6一般的瞪大了双眼,盯着床头柜子上那一堆皱巴巴的纸巾。

    呃,江山额头冒汗了!这老妈还不得飙啊!

    “江山,你个混蛋!昨晚怎么和你说的,你是不是……”

    “不是,没有!”林熙赶忙摆手,脸上好像着火了一般,连忙解释道。

    “怎么了?妈,他又怎么惹您生气了?”东方倩穿着拖鞋兴冲冲的跑了进来。

    “怎么了怎么了?”东方敏也跳了进来。

    “唔……”卫生间内,慕容悦言风风火火的叼着牙刷,嘴角沾着牙膏沫,也瞪眼冲进来。

    江山垮着脸,无奈的翻着白眼儿。完了,免不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讨伐批斗了!

    “停!我什么也没做!”不等众女开口呢,江山赶忙抬手解释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床头柜上扔着的那一堆乱糟糟的纸巾上面。

    江母愤愤的瞪了江山一眼,气呼呼的扭头离去,走到门口,看到探头探脑的齐萱,江母指了指卧室里面,没好气的说道:“作死呢!齐萱,你进去好好说说他,这可不能惯着他,由着他胡闹。人命关天啊!”

    什么?什么人命?怎么就关天了!江山一个劲儿的眨着眼睛,满脸的委屈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