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全文阅读 > 正文 第1020章 邮轮赌场诱惑
    赌场很豪华,入口处摆放着一尊硕大的西式飞天铜塑,摆出口吐莲花的姿势,双手向前平伸,嘴角清扬,吹出成串的各国金币。

    地毯好厚,仿佛能没过膝盖,天花板很高,富丽堂皇得让人不穿礼服都不好意思进来,各种彩色的光从四面八方照射过来,如同夜总会,配上让人兴奋却不会过于嘈杂的音乐,苏韬感觉自己的感官被刺激着,难怪意志力不坚定的人,在这种场合会毫不犹豫的一掷千金。

    古丽的注意力被门口的老虎机吸引住,换了几个筹码,一会儿扔进去好几个,结果咬着嘴唇,不时口中发出“哎呀哎呀”的惋惜声,想而易见,不是她在玩老虎机,而是老虎机把她给玩了。

    所以古丽很快就没有了兴趣,将注意力放到大厅的赌桌上,苏韬走到酒吧区,要了一杯加冰块的威士忌,旁边立即有一个美女过来搭讪,苏韬意识到这美女恐怕误会自己是老练的赌场大亨。

    菜鸟和大亨的区别有很多,大亨不会直接走向赌桌,而是喜欢先在酒吧区跟美女们调调情,表情中带着三分的热情和七分的酷,假装自己是艳遇指数极高的钻石王老五,算是豪赌前的热身运动。

    美女看上去二十七八岁,穿着一件米白色的毛衣,面容清秀,只是眼角有些憔悴之感。

    她独自喝了不少酒,笑道:“我第一次进赌场,心情很紧张,想试试,又不敢,犹豫不决,要不你等下带着我玩一圈?”

    苏韬耸了耸肩,无奈苦笑道:“我也是个新手,哪能带着你玩呢?”

    美女风情万种地瞟了苏韬一眼,轻松笑道:“你肯定是嫌弃我,唉,没办法,我只能等下一个有缘人了。”

    苏韬哭笑不得地说道:“你不应该是一个人来玩的吧?”

    美女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丝黯然之色,叹气道:“我跟男朋友一起来度假的。准确来说,是前男友。上船之后,我偷偷看到他的手机,原来他同时脚踏几只船,然后我就把他给一脚蹬了。所以我现在失恋了,你能陪陪我吗?”

    苏韬叹了口气,笑道:“原来是失恋了,找人发泄感情。对不起,我没有那个兴致,你还是寻找下一个猎物吧。”

    “猎物?”美女皱眉,生气地说道,“你觉得我是在说谎?”

    苏韬耸了耸肩,无奈道:“没办法,你现在的行为让我很怀疑。”

    美女冷冷地看了一眼苏韬,用力将酒杯放在吧台上,怒声道:“混蛋!”言毕,她独自一人,朝旁边走去,不再搭理苏韬了。

    苏韬望着这美女的背影,总觉得有点眼熟,似乎在哪儿见过,但一瞬间又想不起来。至于这美女刚才的话,苏韬倒是有九分信任,不过他此次来邮轮不是为了猎艳,何况倪静秋和古丽也同行,如果造成什么误会那可就不好了。

    倪静秋运气不错,连续赢了好几局,以至于旁边的人跟着倪静秋下注,古丽在旁边兴奋不已,朝苏韬跑了过来,将他拉了过去。

    “静秋姐,赢了好多次了。”古丽笑着催促道,“你要不也跟着买一把?”

    三人进来之后,各自换了三千元的筹码,古丽才进赌场没多久,已经输了个干净,她知道苏韬手里有筹码,所以想跟苏韬借钱。古丽见苏韬不为所动,笑着说道:“你跟着静秋姐买,输了算我欠你的,赢了一人一半,怎么样?”

    苏韬仔细瞧了瞧赌桌,游戏规则很简单,“大小点”。

    三个骰子,随机出点,三个一和三个六,庄家通吃,4-10点算小,11点以上算大,倪静秋现在选的是小,因为她连续赢了好几局,所以不少人跟着她选了小。

    苏韬摸着下巴,笑道:“我选大。”

    言毕,他从口袋摸出了所有筹码,全部压在了“大”上面。

    古丽目瞪口呆,心痛地摇头,嘀咕道:“怎么这么固执呢?就算较劲,也不用一次性全部下注啊。”

    女荷官开始摇骰子,大概十来秒之后,将骰盅放在了桌上,脆声用英语道:“买定离手。”

    旁边先是有一个人低声道:“小小……”

    古丽心情有些复杂,觉得苏韬这钱花得太冲动了。

    古丽并不缺钱,这三千块钱在她看来不算什么,但苏韬一次性全部投注,让她内心有些不平衡,她潜意识里认为苏韬的这些钱有一部分是自己的。

    女荷官缓缓打开骰盅,众人的心跟着揪了起来。

    “唉……”

    遗憾的声音传了出来,无数人痛心疾首。

    女荷官将押小的筹码拨到自己面前,苏韬因为赔率太高则获得了一堆筹码。

    古丽欢呼雀跃笑道:“你运气太好了,没想到竟然赢了。”言毕,她就弯腰过去抓筹码。

    苏韬按住了古丽,哭笑不得道:“这些筹码可是我的唉。”

    古丽俏皮地笑道:“我可不管,说好了,赢了钱,一人一半的。”

    苏韬严肃地纠正道:“你的意思是,如果我跟着静秋押的话,赢了一人一半。而且,我也没答应你啊。”

    古丽轻哼一声,强势地说道:“我可不管,就是我赢了。”

    古丽做了个鬼脸,将属于自己的那一半分给苏韬,担心苏韬会追讨,跑到旁边去挥霍,苏韬无奈叹了口气,冲着身侧的倪静秋无奈苦笑,道:“我打破了你好运气的神话,现在你可以走了吧?”

    倪静秋皱眉,不服气地说道:“只是侥幸而已,继续玩几局,大不了全部输光了。”

    苏韬笑着摇头,强行拉着倪静秋离开,等人少了之后,苏韬压低声音道:“你啊,自己输了钱没关系,可别人让其他人跟着你输钱啊。”

    倪静秋好奇道:“这是什么意思?”

    苏韬耐心地解释道:“我说白了吧,你是荷官找的托儿。”

    “我都不认识那个荷官。”倪静秋觉得自己被欲望,皱眉反驳道。

    “我知道你不认识那个荷官。但她刚才在赌桌上,故意让你赢了很多,是为了误导那些赌客,以为你的技术好,所以跟风。”苏韬顿了顿道,“让你连续赢个好几局,等大家都跟着你下注的时候,接下来你的运气会变得很糟糕,这样你间接就把其他人带到沟里去了。”

    倪静秋还是不信,以为自己的运气很好,皱眉问道:“刚才赌桌前面那么多人,为什么偏偏选我呢?这也未免太巧合了吧?”

    苏韬只能继续解释道:“原因很简单,因为你长得很漂亮,而且举手投足给人一种信任感。女荷官每天在赌桌前面对形形色色的赌徒,她们都有一双火眼晶晶,知道什么样的人适合当他们的托儿。”

    倪静秋好奇道:“你的意思是他们能够控制结果?”

    苏韬点了点头,笑道:“当然了。如果赌场没有猫腻,还怎么盈利啊?这些赌桌都安置机关,有经验的荷官会确保赌桌有收益,这和他们的奖金也挂钩的。”

    “那我刚才赢了那么多,赌场岂不是要亏本了?”倪静秋叹了口气道。

    “放心吧,赌场绝大多时候都是赚钱的,毕竟知道悬崖勒马,能够及时收手的人,凤毛麟角,屈指可数。”苏韬笑着解释道。

    倪静秋点了点头,唏嘘道:“听你这么一说,倒是给了我提醒。刚才我还真有种继续赌下去的欲望。我心中一直有个声音,反正赢了那么多,大不了全部输了呗。”

    苏韬接着说道:“等到你输到连本都丢了的时候,就琢磨着要继续回本,然后就被套进去了。”

    倪静秋眨了眨眼睛,笑道:“那我得感谢你吗?”

    “那是当然咯。”苏韬朝古丽的方向望了一眼,担忧地说道,“只是古丽那个小姑娘,貌似自制力就没那么强了,你得小心关注她。”

    倪静秋笑道:“放心吧,古丽也就是三分钟热度,她等会输光了钱,就彻底失去兴趣了。”

    苏韬也认可这个观点,古丽从小衣食无忧,对钱没有欲望,也没有概念,她寻求的只是新鲜感,和赢钱的那种刺激而已。

    相对而言,赌博对于穷人的杀伤力更强烈,因为穷人都希望人生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结果是,一步踏错,步步皆错。

    在富人看来,钱多钱少,只是一个数字而已。

    果然被苏韬不幸言中,古丽很快愁容满面地走过来,抱怨道:“真没意思,这么快就输得底朝天了。”她抬头歉意地看了苏韬一眼,嘀咕道:“那些钱算我借给你的,等我回国之后,再还给你。”

    苏韬摆了摆手,笑道:“不用了,那些钱都是赢来的,我又没什么损失。”

    古丽皱了皱眉,道:“哎呀,你就别婆婆妈妈的了,反正我会还给你的。”

    古丽瞬间将钱输光,只觉得乏味之极,喝了口矿泉水,自言自语道:“赌场真没意思,下次再也不玩了。”

    三人将筹码换成现金,粗粗一算,除去古丽输掉的钱之外,三人还赢了三万多,算是小有斩获。

    离开赌场前往酒吧,苏韬选了个不错的位置,然后跟服务员点了洋酒。舞台上有个金发洋妞在唱歌,嗓音不算特别出彩,但靠这个营生,所以唱得还算流畅。

    不远处传来一阵嘈杂声,打断了苏韬欣赏音乐的心情,苏韬顺着声音望去,眉头微微一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