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全文阅读 > 正文 第1021章 能否借住一宿
    遇上麻烦的女人,之前在赌场酒吧区,与苏韬发生了一点暧昧的小插曲。

    没想到她赌场没有遇到猎物,转眼间来到了赌场外的激情酒吧借酒消愁。

    “怎么?认识?”倪静秋见苏韬的注意力都放在不远处的女人身上,好奇地问道。

    “算不上认识,之前等你们的时候,在酒吧区一起喝过酒。”苏韬没有隐瞒,笑着说道。

    倪静秋轻哼一声道:“不会是看上人家了吧?”

    苏韬打趣道:“我有那么随便吗?有你这么漂亮的大美女在身边,我还能看上别人?”

    倪静秋没好气地笑骂:“嘴巴倒是挺甜。就怕某人又准备英雄救美了。”

    苏韬点了点头,“我保证克制自己喜欢多管闲事的毛病。”

    言毕,他试图把注意力转移到别处。

    美女正在被一个年轻的男子纠缠着,男子个子挺高,模样清秀,说话倒是挺粗鲁。他喘着粗气道:“诗音,你原谅我吧。我向你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发生那样的错误了。只要你原谅我,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那个叫诗音的女子,摇头道:“陈亮,你给我滚远一点,我看到你就恶心。”

    陈亮不依不饶,“你为什么要这么固执呢?说好这次旅游回去就结婚,你现在这样,难道我们的婚约就此结束?”

    诗音很认真地点了点头,道:“没错,我很感谢这次旅游的机会,让我看清楚你的嘴脸。”

    陈亮的情绪到了爆发的边缘,冷声道:“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究竟走不走?”

    诗音耸了耸肩,不屑地骂道:“我最后再回答一次,请你滚出我的世界。”

    “我发誓,你会后悔的!”陈亮狠狠地盯着诗音,愤然离开了酒吧。

    诗音突然感觉自己遇到的事情,比电视里狗血的言情剧还要委屈,埋在吧桌上,痛苦地哭起来。

    苏韬虽说将眼睛瞄向了其他地方,但心中还是暗叹了一口气,这女人之前在赌场酒吧区说的话,倒也没有撒谎,自己有时候太多疑,这也是一个病,需要治一治。

    短暂的哭泣过后,叫诗音的女人重新振作精神,跟服务员点了高度的烈酒,不一会儿喝了好几杯,这时候有一个男人见她心情不佳,趁虚而入,坐到她身边,又跟服务员要了酒,笑着说道:“心情不好吗?我陪你喝啊?”

    诗音点了点头,仔细盯着男人望了许久,道:“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推到诗音的手边,笑着说道:“现在你认识我了吧?”

    诗音放在手中看了许久,男人名叫张勇,是一个高级白领,就职于一家国际风投公司,听上去很高端。她直言不讳地问道:“你对我有兴趣,想要泡我?”

    张勇淡淡一笑,道:“我只是想找个人说会话,因为跟你一样,觉得孤单。”

    “你们这些男人的心思,我能不懂吗?”诗音冷笑道,“说话是假,只怕是为了上床吧?”

    张勇并不觉得尴尬,反而笑出声,“我喜欢你的性格,说话这么直接,让人觉得很可爱。”

    诗音摇头叹气道:“当男人对一个女人感兴趣的时候,会觉得直来直去是没有心机,是单纯和可爱,当厌倦这个女人的时候,会觉得毒舌是一种可怕的毒药。”

    张勇微微一怔,笑道:“你说得太有哲理了。我果然没找错人,跟你聊天是一种享受。”

    诗音哑然失笑道:“没想到你脸皮还挺厚,我都这么说你了,你还能保持这份心态,不知难而退?”

    张勇故作严肃地强调道:“在我的人生字典里,只有前进,没有退缩。”

    诗音对张勇却是有些厌烦,朝左右指了指,道:“我现在的心情很不好,那边有不少等待你拯救的美丽女性,我建议你猎艳,还是朝她们下手吧。别纠缠我了,让我静一静。”

    张勇哈哈大笑道:“我这个人只要锁定目标,就绝不会放弃。”

    诗音有些不耐烦地站起身,叹气道:“既然你不愿意离开的话,那就只能我走了。”

    张勇一把抓住诗音的手臂,诗音被吓了一跳,低声道:“你这是做什么?”

    张勇凑到她的耳边,压低声音道:“记得给我打电话。”

    诗音甩掉了张勇的手,踉跄着离开了位置,张勇摸了摸嘴唇,仿佛留有对方的体香,淡淡笑道:“还真是一个有意思的女人啊。”

    旁边这时候走来一个男人,用手在张勇的肩膀上拍了拍,嘿嘿笑道:“很少见到你会失手啊。”

    张勇耸肩,胸有成竹地说道:“没办法,她刚失恋,心情不稳定。不过,你放心吧,我肯定能追到手。”

    男人不屑地皱眉道:“在这邮轮上,只要你愿意花钱,女人应有尽有,干嘛这么较真,独恋之一花啊?”

    张勇得意地笑道:“这就是你有所不知了。你喜欢享受的是结果,我喜欢经过千难险阻,最终获得结果。”

    男人摇头叹气道:“你越来越不要脸了。你用钱玩过多少妞儿,现在眨眼功夫变情圣了?”

    张勇哈哈大笑道:“偶尔改改口味嘛。”

    男人压低声音道:“咱们是带着任务来的,记住千万别误事。”

    张勇淡淡道:“放心吧,绝对不会出差错,等到了公海,咱们就干活。如果那小妞还不主动上钩,我就只能霸王硬上弓把他给办了。”

    苏韬坐在酒吧靠入口处,所以诗音路过的时候,需要经过苏韬的身边。她虽然喝了不少酒,但还是认出了苏韬,见他身边坐着两个女子,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主动搭讪苏韬是多么的愚蠢。

    人家是有伴侣的,你还主动倒贴,岂不是被人看轻了?

    诗音连忙低头掩面,头也不回地冲出了酒吧。

    倪静秋笑着说道:“其实很多时候,不需要你见义勇为,别人一样能处理好自己的事情。”

    苏韬讪讪笑道:“我知道了,以后尽量减少做滥好人的次数。”

    古丽摇头,不屑道:“那女的长得挺漂亮,是男人都会有同情心,你也不要隐藏自己的内心,勇敢追求嘛。不过,你很有可能跟主动搭讪的男人一样,碰一鼻子灰。”

    苏韬被气得不行,他很认真地重申道:“刚才她可是主动搭讪我的。”

    古丽耸了耸肩道:“你别这么着急嘛,为了展示自己的魅力,偶尔是允许说大话的。”

    苏韬脑门满是黑线,憋屈得差点拍桌子让古丽还钱。

    在酒吧呆了两个多小时,除了古丽这只野猫子,苏韬与倪静秋都有困意,好说歹说劝古丽今晚作罢,毕竟要在船上住好几日,有的是机会享受邮轮上的各种服务。

    豪华舱的浴室装修不错,面积堪比一般的内舱,苏韬好好地泡了一个澡,身上的倦意稍微减缓,预计明天清晨到公海区域,然后顾隐会安排游艇将天圣铜人送上船,为了确保无误,苏韬到时候要亲自过去检查和监督。

    船长杜子谦和顾隐的关系不错,天圣铜人入仓之后,就不会有问题了。现在主要担心,在交接的过程中,会有人掉包。

    苏韬正准备躺下休息,隐隐约约听到外面有争吵声,犹豫一阵,最终还是没忍住好奇,打开了门。

    他朝旁边望去,一个女人蹲在地上轻声啜泣,她身边有一个行李箱,头发乱糟糟的,衣服也有些凌乱。

    “你没事吧?”苏韬担心地问道,暗忖这女人不会是被人凌辱了吧?

    女人抬起头,看了一眼苏韬,眼中闪过异色,连忙掉头就走。

    苏韬认出这女人,暗忖还真有缘,一晚上这是第三次相遇了。

    “我是老虎吗?你看到就跑?”苏韬哑然失笑道。

    “我不想被你看不起。”诗音咬牙道。

    苏韬叹了口气,试探道:“是不是被你男朋友赶出来了?”

    “胡说!”诗音转过身很认真地说道,“是他死乞白赖地住在那个房子里,我不想再见他,所以主动搬出来了。”

    苏韬提醒道:“你可以跟邮轮管理人员申请,重新开一个房间。”

    诗音面色一变,低声道:“不用你管。”

    言毕,她抹着泪,继续往前走。

    苏韬叹了口气,道:“是不是没钱?”

    诗音停下脚步,落泪道:“那个混蛋把我的钱包和手机都拿走了,他威胁我,如果不跟他和好,就别想在这个邮轮上活下去。”

    “还真是人渣中的战斗机啊。”苏韬唏嘘道,“要不,我现在借你点钱?”

    诗音终于转过身,盯着苏韬看了一眼,道:“你不怕我骗你?”

    苏韬叹了口气,道:“你都惨成这样了,我如果还怀疑你,只能说你演技太高……我也愿意为我的善良买单。”

    诗音轻叹了一口气,道:“借我点钱吧,等我回国之后,一定会还给你。如果你要利息的话,那也是可以的。”

    苏韬摆了摆手,道:“借钱一定要带着要不回来的心态,所以你不还也没关系,就当我送给你的了。”

    诗音很认真地说道:“我肯定会还给你的。”

    苏韬摇头苦笑,走入舱内,转过身,望了一眼诗音,道:“你要进来坐坐吗?”

    诗音犹豫了片刻,拉着行李箱,跟着苏韬进了房间。

    苏韬平时身上不带现金,正好今晚在赌场赢了不少钱,索性将钱全部交给诗音,道:“这些钱全部借给你,足够你这几天在船上的花销……”

    诗音犹豫半晌,从苏韬手中借过钱,吞吞吐吐地低声道:“我能不能在你这儿借住一宿?”

    “啥?”苏韬皱眉,惊讶地望着诗音,怀疑自己听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