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全文阅读 > 正文 第1118章 狙杀与反狙杀
    贯穿村庄狭窄的乡道上,传来汽车发动机嗡嗡的轰鸣声。

    “得加快时间,如果继续被他们纠缠,苏韬可能会遇到危险。”

    黑金面色凝重地说道。

    “对方有备而来,我们中计了。”元兰面色凝重地说道,“他们应该是龙组的敢死队,虽然并非经过龙组专业训练体系培养出来,但均有特殊的本领。”

    元兰的话音刚落,对面飞来一枚子弹,准确地击中后车灯,开车的唐诗迅速打了个方向盘,使得越野车以s形在道路上游走,“能在这么恶劣的状况下,准确击中目标,对方的射击水平很高,已经达到国家射击队运动员的实力。”

    黑金补充道:“敢死队里面有一个代号叫做刺客的家伙,他曾经拿过亚运会射击冠军,后来因为在家中射杀了自己的保姆,所以被捕入狱。原本被判为死刑,但射击运动队的一个教练,保住了他的性命,改为缓刑。想必,就是我们的对手。”

    唐诗自信地笑道:“我正在开车,不然的话,倒是可以跟他较量一下,我自信不会比他差。”

    话音刚落,一阵密集的叮叮声音,车身传来子弹击中车身。

    望着密密麻麻的洞*眼,刘建伟冷很一声,沉声道:“前面找个机会,让我下车。我来对他们反击,不然这样继续下去太被动。”

    “不行,那样太危险。”元兰很严肃地拒绝了刘建伟的决定,“现在对方的情况不明,如果你单独行动,说不定会陷入对方的陷阱。”

    黑金皱了皱眉,沉声道:“建伟的身手不错,说不定能让现在的局面变得主动。”

    刘建伟已经获得黑金的认可,元兰朝刘建伟点了点头,叮嘱道:“注意安全。”

    一向冷漠的刘建伟,竟然嘴角浮出微笑,“谢谢你的关心。”

    急速行驶的越野车,侧身的车门打开,刘建伟一跃而下,借助贴地翻滚卸掉惯性,躲在路边的树丛里,他弓着身子,如同习惯在夜间行动的野兽,稍微观察一下周围的动静,然后动作敏捷地朝北面疾驰而去,那边有一棵高大槐树,只是瞬间功夫,他就爬到树顶。

    乡道零星分布着街灯,光线昏黄暗淡,一辆黑色的商务车追逐着越野车,不时会射出一枚子弹。

    刘建伟从树上跳下,观察了一下道路,抄着田野间的近道,朝商务车的方向冲了过去。

    咚的一声闷响,车顶仿佛被巨大的尸块砸了个凹陷。

    戏子反应最快,皱了皱眉,沉声道:“车顶上好像有人!”

    强盗冷笑一声,拿出手枪朝车顶啪啪地开火。刘建伟没想到对面这么果断,只能将随身携带的刀扎在车顶的钢板上,整个身体悬空挂在侧面,躲避密集的火力。

    戏子透过窗户看到刘建伟在侧面,骂道:“马蒂,这家伙还是人吗?怎么跳到车上来的!”

    强盗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品尝着淡淡的血腥味,冷声道:“周围有不少树,他肯定是爬上树,然后跳下来的。烽火的人,果然都是身怀绝技的高手。”

    强盗打开了车窗,将枪口探了出去,哒哒哒地猛射,突然他咦了一声,惊愕地将冲锋枪收回来,脸上露出难以置信之色,枪身只剩下一半,前端被斜线切开,切面齐整。

    刘建伟竟然一刀下去,将冲锋枪给切断,一方面是靠着刀刃锋利,另一方面则是凭借着爆发力。

    “这个变态。”强盗怒吼一声,扔掉半截冲锋枪,掏出手枪狠狠地射击,刘建伟原本打算借机从车窗入侵车内,只能狼狈地避开。

    “他的身手太好,如果单打独斗,我们没人是他的对手。”戏子感觉背脊阵阵发寒,明明自己这边人多势众,而且有足够的火力,但总有种命悬一线的感觉。

    强盗怒斥道:“怂什么?这么多人难道会怕他?”

    正在开司机的政客沉声道:“刺客你继续射击前面的越野车,再开机枪,我们差不多就可以离开了。我们这次执行任务,是为了拖延烽火的时间,给巫蛊门的人创造机会。并不是要跟他们品格鱼死网破。”

    政客是这群人当中的军师,负责小组执行任务的计划和执行。

    刺客咧嘴狞笑,“怎么不早说,我就直接干掉那四个轮胎了!”

    言毕,他精准地射出四枪,越野车的轮胎全部被击中,唐诗控制着方向盘,面色冷峻,这个时候不能踩刹车,高速行驶的车辆爆胎,如果踩刹车,会直接翻车,只能松掉油门,保持方向不变,依靠摩擦力减速。

    刘建伟见远处越野车车轮冒着火星,眼中露出愤怒之色,用刀在车顶上狠狠地划下缝隙,直接掀起钢板。

    戏子吓得面如土色,惊叫道:“这个疯子!”

    强盗也是吃了一惊,这可是德国车,钢板可不是纸片,即使用切割工具,也得花费一番功夫,怎么可能会被人用一把刀子给撕开呢?

    “射他!”政客保持冷静,命令刺客。

    刺客手里拿着一把狙击枪,他的反应速度很快,点射的时候几乎不需要考虑。

    “危险!”

    刘建伟本能反应,毛孔全部竖起,子弹几乎擦着他的鼻尖掠过,惊得他一身冷汗。

    瞬息之间,有一枚子弹射出,与强盗的彪悍不一样,刺客对子弹似乎非常的珍惜,他每一粒子弹都务必命中。

    不过,第一枚子弹落空,让刺客有点意外,这么近距离竟然没打中,对于一个拿过射击金牌的人而言,是莫大的耻辱。

    刺客很快开出第二枪,车顶没有动静。

    “打中了吗?”政客低声问道。

    “我也不知道!”刺客面色难看地说道。

    政客面色铁青,“任务已经完成,我们现在需要撤退。”

    他急速打方向盘,车身在原地来了个漂移,一个黑影从车顶落到到路边的草丛里。

    刺客迅速地朝那个方向打了两枪,子弹击落在泥土上,发出“噗噗”的声音。

    刘建伟躲过两粒子弹,缓缓站起身,拿刀的右手捂着左臂上正在冒血的伤口,无比愤怒。

    刚才在车顶时,刺客射出的第二枚子弹,还是射中了自己,不过没有命中要害。

    刘建伟知道自己已经没法留下这辆商务车和里面的人。

    突然地面传来激烈的震动,他下意识地朝北面望去,那边出现了一道红光,似乎发生了爆炸。

    刘建伟心中一紧,希望苏韬千万不要有事。

    ……

    场景回到十五分钟之前,农庄的地下室内。

    王子豪的情绪已经彻底失控,那些不知名的虫子,已经全部钻入江清寒的皮肤,她的意志力坚强,默默忍受着痛苦,她知道自己如果表现得特别的难受,一来会让苏韬分心,二来会刺激到王子豪。

    对于这个变态杀人恶魔,你表现得越痛苦,他越是会觉得享受。

    苏韬沉声道:“无论你是王子豪还是王子瑜,你都不想看到自己的父亲,死在这里吧?”

    “胡说!无论是我还是我弟弟,都无比痛恨这个醉鬼。”王子豪眼中露出愤怒之色,“如果不是他沉浸于赌博,输掉所有的财产,我母亲为什么要离开这个家呢?”

    “尽管如此,你父亲还是将你养育成人,而且将你培养成了教授。”苏韬慢慢靠近王子豪,用言语迷惑他。

    “不,我能有今天,全是靠自己的努力。”王子豪怒道,“如果不是因为他,我有更加美好的未来。”

    苏韬摇头道:“尽管你嘴里在否认,但你依然感激他的养育之恩。血浓于水,无论他是酒鬼还是赌徒,都改变不了他是你的父亲。”

    “你站远一点!”王子豪发现苏韬正在靠近自己,突然意识过来,狠狠地舞动着引爆器。

    “反正我们都要同归于尽了,你直接按开关啊!”苏韬讥讽道,“你其实不想死。你是个不折不扣的懦夫。”

    王子豪目光通红地望着苏韬,冷声道:“不要试图激怒我,我不是懦夫。”

    “你是王子豪,当然是懦夫!”苏韬叹气道,“你有很好的职业,有一个漂亮的老婆,如果现在按开关,一切都没了。你舍不得放下这些。”

    “我是王子瑜,我不是王子豪那个懦夫。”王子豪的手腕开始颤抖,“你再走一步,我们都死吧。我手上人命那么多,现在已经曝光,我没有退路。”

    “不,你完全有退路。”苏韬耐心地劝说,希望能够唤起他的求生欲望,“你患有精神疾病,是有刑事豁免权的,即使被抓,也不会死。”

    “我没有精神病!”王子豪嘴上在质疑,思维混乱不堪。

    苏韬不停地用言语刺激王子豪,同时还用银针刺入王子豪的掌心,已经有了明显的效果。

    苏韬一直等待王子豪露出破绽,然后一举将王子豪拿下。

    王子豪拿着遥控器的手,不经意地向下低垂。

    苏韬找到机会,手中抛出一根银针,朝他手腕处激射。

    王子豪只觉得一阵刺痛,手里的引爆器脱落。

    苏韬在狭窄阴暗的过道处,翻滚了两圈,将引爆器夺到了手中,随后贴身将王子豪压在墙壁上。

    咔擦咔擦……

    王子豪痛苦地惨叫,苏韬瞬间将他的胳膊还有腿关节全部卸掉,以免他还有其他不轨行动。

    苏韬在控制王子豪的瞬间,完全可以将这个穷凶极恶的杀人犯给杀了,但他没有那么做,因为他是一个大夫,尊重生命是大夫最基本的准则,但他下手很重,即使再厉害的正骨高手和再有效的膏药,也无法让王子豪复原。

    王子豪这辈子只能在轮椅上度过,失去基本的自理能力,只能勉强用手吃点食物。

    这种惩罚远比将他直接杀了,更加地残忍。

    这时洞口处传来动静,蛊婆婆和少女发现地下室不对劲,从外面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