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全文阅读 > 正文 第1196章 一举两得的事
    非政府武装组织和老国王达成和解之后,新国王的加冕仪式在首都雅金举行。苏韬受到黛丽丝的邀请,和叶灵同乘一辆宽敞的劳斯莱斯轿车。

    等进入雅金之后,发现这座城市非常安,仿佛遭遇过丧尸攻击,街道上没有人影,只有全副武装的军人,偶尔还能看到制高点处,狙击手和高射机枪,车行驶到王宫门口,门岗全部换成了王室第一军的战士,电动的铁栅栏左右分开,车队驶入院子,带着墨镜和耳机的警卫们先下车,确认安全之后,才将众人簇拥着保护下车,用最短的时间,护送进入宫内。

    当迈尔斯踏入王宫的瞬间,心中百感交织,不由得想起当初叛乱四起,自己狼狈逃窜的场景,武装组织的叛军大局进攻,自己的手下拼死抵抗,死伤惨重,老国王的病情也是在那个时候加重,从此脾气越来越大,很难与他进行沟通。

    往事历历在目,迈尔斯唏嘘不已,感慨万千。

    厚重的红色雕刻庄重花纹的大门缓缓打开,王宫大厅内站满了许多人,除了各部落的族长之外,还有新内阁的成员,城府很深的赫尔利也站在其中,他眼中满是温和的善意,但迈尔斯却知道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自己需要和他用另外一种方式斡旋。

    弟弟胡斯卡喜欢喝酒,因此他走向自己的时候,身上有一股高档香水也遮不住的酒精味道。胡斯卡指着身边跟随的一名混血男孩走到迈尔斯的面前,笑着说道:“这是杜阿拉的儿子,名叫约翰。”

    迈尔斯暗叹了一口气,道:“约翰,虽然你失去了父亲,但我和胡斯卡会照顾你,让你好好成长。”

    约翰不到十岁,表情看上去有些拘束,毕竟这么大的场面,让他还是有些无所适从。迈尔斯之所以对约翰这么客气,是看中他背后的俄罗斯力量,只要约翰还能受到俄罗斯军方的支持,那么王室在内阁依然拥有一定的话语权。

    胡斯卡虽然没有达到自己目的,取自己而代之,但胡斯卡的身份是南斯达旺联合王国的财务大臣,这可是一个实权位置,所以胡斯卡对这样的谈判结果还是非常满意的。

    迈尔斯和所有人一一握手,然后站到了舞台中央,下面是来自全球知名的媒体记者,美联社、法新社、bbc、半岛电视台、华新社,世界各国的记者都冒着危险来到雅金抢夺第一手的新闻,看到迈尔斯出现的瞬间,顿时拿起手中的相机,闪光灯声络绎不绝,无数话筒伸到了迈尔斯的身前。

    迈尔斯拥有丰富的演讲经验,他挺直腰杆,彬彬有礼地应付着记者们各种各样刁钻的问题,对南斯达旺的未来规划,做出合理的阐释,“南斯达旺的人民经历了一段很艰难的时光,对此我深表遗憾。每个国家和每个民族的复兴,都是付出惨痛的教训之后,才知耻而后勇,团结一致,奋发向上。南斯达旺原本的体制,已经适应不了如今国际趋势的发展,所以我的父王在退位之前,做出重大决定,南斯达旺将以君主立宪制为国之根本,为百姓提供民主自由的平台,大家不妨做个监督和见证吧!”

    一名女记者尖锐地问道:“尊敬的迈尔斯国王,现在国际舆论认为王室给出君主立宪,是迫于压力做出的妥协,请问您是怎么看待这个观点。”

    迈尔斯国王声音洪亮地说道:“无论是迫于压力,还是主动求变,那已经不重要。战争结束了,我们都已经伤痕累累,过去的就让他过去了,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我的臣民们经历了太多太多的不幸,我不会再让历史重演。”

    这是又一名黑人记者几乎是抢到了话筒,“我是博茨瓦纳中央社的记者。对于马汀庄园发现大型钻,你有何规划?你是否有打算,复制博茨瓦纳的发展模式?”

    迈尔斯微笑道:“马汀钻矿是南斯达旺实现和平的关键之处,我们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加快对钻矿的投资和建设,争取早点将钻矿采掘出来。至于南斯达旺是一个有别于博茨瓦纳的国家,第一我们的人口更多,国土面积更大,而且原著居民非常多,想要复制博茨瓦纳的发展模式,不切合实际,但应该会参考和借鉴吧。”

    “很多人好奇,你和赫尔利首相,将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开展日后的政府工作。”有一名亚裔记者拿到话筒之后,平静地问道。

    “我与赫尔利首相,是很多年的好朋友。南斯达旺能够迎来如此巨大的改变,我应该感谢他的鞭策。”迈尔斯顿了顿,宽和地笑道,“南斯达旺需要平静和安宁,政府工作我会交给赫尔利首相全权负责,我相信他的能力,可以让南斯达旺得到全面发展。”

    迈尔斯得到了媒体们的好感,至于赫尔利的心情也很复杂,他和迈尔斯的关系可不是朋友,赫尔利一直试图改变现在南斯达旺的体制,他的最大敌人,就是迈尔斯。

    不过,迈尔斯潇洒自如地谈吐,充满自信的魅力,还是让赫尔利暗自钦佩。

    华新社的记者终于摸到了话筒,“有消息称,老国王的病情非常严重,已经卧床不起,这是他退位的原因,请问这是真相吗?”

    迈尔斯爽朗地笑了笑,“谢谢你对我父王的关心,在这里我不得不感谢一个重要的朋友,他是来自华夏的神医苏韬先生,正是因为他卓绝的医术,我的父王才能从重病中恢复健康。他的年龄已经大了,国事太过繁琐,这个责任应该落在我们的身上了。”

    华新社记者眼中闪过一抹狂喜,他的小道消息得到证实,如果发回国内的话,绝对会引起一阵骚动。

    这名记者是从南斯达旺王室的一名佣人买到了线索,还在临时行宫的时候,华夏国医专家苏韬为老国王进行了诊治,最终起到很好效果,而且通过种种情况分析,南非副总统马蒂尔秘密与老国王私下会晤,此事也是苏韬从旁穿针引线。

    因为苏韬在不久之前,也曾经治好了副总统马蒂尔的病,一度引起社会舆论的关注。

    谁能想到一个年轻的中医大夫,成为左右南斯达旺体制变化,最关键的人物。

    对于华夏的老百姓而言,他们对远在数千公里之外的非洲国家,充满陌生,对那里的事情也不会感兴趣,但如果牵涉到一个本国人,会情不自禁地代入这个角色,感受到自豪与骄傲。

    对于迈尔斯而言,他在这个场合提到苏韬的名字,也是非常自然的情绪流露。如果不是苏韬帮忙联系上南非副总统马蒂尔,深夜赶到临时行宫,与老国王促膝长谈,和平如何能来得这么快。

    若是论功行赏,苏韬必须得在功劳簿上记个首功。

    迈尔斯并不知道自己随后的一句话,却让苏韬的神医美名在全球各地出现。所有关心时事政治的人,都知道原来华夏的传统中医有起死回生的妙用,竟然受到了南斯达旺新国王的认可和赞许。

    黛丽丝站在台下,偷偷地望了一眼不远处的苏韬,见他表情没有任何变化,突然想起他不懂英语,恐怕并不知道自己父亲当着全球所有记者的面,感谢了他对王室的帮助。

    “迈尔斯国王竟然在全球媒体记者的面前夸奖了你,还真让人意外啊。”叶灵心情震撼地说道。

    虽然苏韬对南斯达旺王室做出了不小的贡献,但在这么正式的场合,专门提出苏韬的名字,会造成何等惊人的爆炸性效果。

    叶灵已经料想到,当资料传回国内之后,苏韬一定会成为舆论追捧的对象。叶灵有个打算,是否要将苏韬的南斯达旺之行,详细地描述给一些记者,这样可以让苏韬更具传奇色彩。

    “我会说,这是我私下要求的吗?迈尔斯想要感谢我的相助,让我开出条件,所以我就顺口一提,让他帮我做个宣传。”苏韬狡猾地说道。

    当然,苏韬也就只对叶灵透露事情的真相。

    叶灵愕然无语,“早知道就不问你了,这个特现实的答案让你的形象在我心里瞬间崩塌了。”

    原本以为苏韬是一个正义感十足的民族英雄,谁能想到他却这么小家子气。

    苏韬耸了耸肩,很得意地说道:“我的形象在你的心中早已根深蒂固,绝对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会毁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还是得有点小心眼,事情办成了,收点好处,这是人之常情。何况对于迈尔斯只是顺口一提的事情,又不会让他损失什么。我冒着生命危险,在战火中穿梭,让他在媒体面前给我说几句好话,打个广告,这有错吗?”

    叶灵哑然失笑,“你说得很有道理,这样一来,既宣传了你,也宣传了中医,也算是一举两得。”

    苏韬朝叶灵颔首,笑道:“孺子可教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