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全文阅读 > 正文 第1217章 青春的荷尔蒙
    吃完饭之后,苏韬主动抢着洗碗,江清寒则在旁边做了一个水果拼盘,苏韬笑着说道:“师父,你怎么跟变了个人一样。”

    江清寒穿着棕黄色外套,腰间系着围裙,白色的紧身裤紧绑着她纤美双腿,黑色绑带小高跟鞋,尽显妩媚。比起警服,江清寒在家里穿衣风格,更多了几分雅致。

    江清寒深深地看了一眼苏韬,不解道:“是吗?我觉得没有变化啊。”

    苏韬用清洁球仔细地搓着菜碟,笑道:“以前你总不顾家,燕莎想见你一面都很难。你现在不仅陪伴燕莎的时间多了,还经常下厨,从麻辣警花摇身一变,成了贤惠的家庭妇女。”

    江清寒小心翼翼地切着芒果,叹气道:“俄罗斯之行,对我的影响太大了。我原本是活在仇恨里,没想到竟然是自己幻想出来的虚拟世界。从那时候起,我就决定要重新找到自己。我亏欠燕莎太多东西,她的童年很孤独,我没能给她的东西,现在要补回来。”

    苏韬瞄了一眼江清寒,她熟练地切着水果,脸上满是平和的情绪,轻声道:“你也没有必要给自己这么大的心理压力,其实燕莎很懂事,你给她树立了一个很不错的榜样。燕莎独立自主,有自己的想法,以后会有很好的未来。”

    江清寒苦笑道:“你是想劝我,让她不要那么辛苦地学习吧。如果你成为了家长,有了自己的孩子就知道我的心态了。我担心燕莎因为没有我的督促,上了个很差的学校,最终一事无成,然后埋怨我。”

    苏韬微微一怔,在讨论燕莎的时候,江清寒就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人。

    苏韬笑着开玩笑道:“师父,请你放心吧,即使燕莎没有上好大学,她的工作也由我包了。无论她想从事什么职业,我都会为她铺平道路。”

    苏韬现在的身份和地位,江清寒也是很清楚,其实燕莎的未来,不会太差,但江清寒很明白一个道理,即使是女人,那也要靠自己的努力,不能依赖别人,否则,总有一天还是要吃大亏的。

    江清寒抬头看了苏韬一眼,笑道:“你这话千万不能跟燕莎说,不然她更加不努力了。”她顿了顿,压低声音道:“若是真山穷水尽,你这个当师兄的,肯定要扶她一把。”

    苏韬笑道:“那是肯定的。”

    苏韬说完话之后,厨房里陷入沉默,过了许久之后,苏韬找了个话题,“听说省委组织部已经有人来找你谈过话了?”

    省委组织部谈话,对官员来说,是一个特殊的信号,要高升了。

    “是的,意思是让我先进入省委党校学习两个月,然后调入省公安厅。”江清寒平淡地说道。

    “那可是一件好事啊。”苏韬笑着说道,“反正琼金离汉州也不是特别远,路程一个半小时,随时都可以回来。燕莎可以住校,那样学习的时间更加充足,她的学习成绩或许反而有提高。”

    “我原本不打算去省厅,但老爷子找我私下聊了很久,我还是决定去省厅看一看。”江清寒将自己的心里想法说了出来。

    苏韬颔首道:“你努力这么多年,得到了外界的认可,当然要抓住机会。燕莎已经读高中,她有自己的想法,也是个很自觉的女孩,相信不用你在旁边盯着,她也会把握自己的未来。”

    江清寒撩了撩发丝,苦笑道:“还是放心不下啊。”

    苏韬洗好碗筷,江清寒也切好了水果,两人到客厅,加上燕老和燕莎边吃水果边喝茶,顺便看了一集电视剧,然后苏韬才告辞离开。

    送苏韬离开之后,燕莎先去洗了个澡,回到房间,发现江清寒坐在床边,给自己铺床。

    燕莎无奈道:“妈,以后不用给我铺床了。”

    江清寒笑道:“怎么,嫌我碍事?”

    燕莎凝视着江清寒,摇头道:“妈,我觉得你变化真大,以前不管我,现在鸡毛蒜皮的小事,也得盯着。你是不是升官之后,太闲了啊?”

    江清寒没想到女儿嘴里冒出这个话,抬手在燕莎的脑门上轻轻地敲了个爆栗子,“放心吧,你妈也唠叨不了多久,我可能要调到省厅工作。”

    燕莎兴奋地说道:“是吗?确定了吗?你真厉害!”

    见燕莎语气中满是兴奋之色,江清寒知道她是为自己自豪,心中也是非常开心,嘴上却道:“怎么,觉得脱离我的魔掌,你可以自由了?我可是每周都会回来,随时随地监督你的学习情况。”

    燕莎摊开手,无奈道:“妈,你难道不了解我吗?虽然我在学习上没有什么天赋,但我也是吃得了苦的,现在每天都在用题海战术,让自己跟上同学的进度,不至于给他们拖后腿。即使没有你的督促,我也会这么做,因为我知道,我之所以能进现在学校和班级,那是师兄打了招呼,若是我不争气,这会让师兄很难堪。”

    江清寒哑然无语,原来自己的督促,竟比不上苏韬的面子。

    不过,这也是青春期少男少女的共性,很多学生的动力,来自于荷尔蒙,异性的关注更有价值。只是燕莎和其他同龄女孩不一样,她喜欢的不是同班同学,而是自己的师兄。

    这倒也能够理解,燕莎从小就比同龄人更加成熟和独立,见过苏韬这么优秀的男孩子,如何还能对同班同学感兴趣。在燕莎看来,自己的那些男同学身上充满孩子气,一点不够成熟稳重。

    “唉,既然你有学习动力,那还是挺不错的。”江清寒说不清自己的内心情绪,“等我去省厅工作,你就得住校,行吗?”

    “住校吗?”燕莎犹豫片刻,见江清寒的眼神柔和,她知道妈妈放心不下自己,选择住校可以解决一日三餐,还可以增加学习时间,“那我就住校吧,只是爷爷会不会觉得孤独。”

    江清寒微笑着摸了摸燕莎的头发,笑道:“放心吧,这是你爷爷的建议。反正学校离家又不远,他若是想你,随时可以去见你。”

    燕莎脱掉卡通拖鞋,上床拽过被,小身子埋进了被子里,不一会儿,就听得她鼻息均匀,显然是睡着了。

    江清寒微微一笑,想来她今天疲倦得狠吧,帮燕莎掖好被角,关掉了灯光。

    燕莎突然睁开了眼睛,蹑手蹑脚地起身,走到书桌边,打开那把锁,取出那根手链,悄悄地拉开窗帘的一角,借着外面的灯光,欣赏着手链上碎钻散发出的冷辉,痴痴地笑了起来……

    第二天下午两点左右,苏韬在车站接到从南粤远道而来的姬湘君父女。姬湘君的父亲脸上戴着口罩和墨镜,几乎将脸遮得严严实实,苏韬倒也没有觉得奇怪。

    因为红斑狼疮要避免光线照射,在晒太阳的时候,阳光中紫外线的照射不但会使皮疹加重,甚至使全身症状加重,这种现象叫做“光过敏”现象。

    姬湘君的父亲名叫姬成军,一路行来非常沉默,因此车内的气氛比较压抑。

    到了三味堂之后,苏韬在后面的诊室给姬成军搭了个脉,又简单地问了一些问题,姬成军倒也配合,说出自己的问题,苏韬心里有了大致的判断。

    中医对红斑狼疮的发病机理认识不一,大致认为患者因为先天不足,身体亏虚,加上七情内伤,劳累过度,外受”六淫”之邪侵袭,引起五脏亏虚,三焦阻滞,阴阳失调,气血运行不畅。由于病情的发展阶段不同,外在的表现不一,累及脏腑各异,很难明确地划属于某一具体病证。

    “苏大夫,我爸他的病?”姬湘君急切地问道。

    “伯父的病情,虽说比较难治,但并非没有办法控制。”苏韬当着姬成军的面,还是以安抚为主。

    姬湘君也猜出了苏韬的用意,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听到苏韬的话,姬成军的情绪没有太多变化,显得有些麻木。

    苏韬观察到了这一个小细节,暗叹了口气,这姬成军怕是情绪抑郁,才会导致红斑狼疮突发。若是想要让他的病情有所好转,还是得打开他的心结。自己总不能让他官复原职吧?所以给他治病,还得要想到一个合适的办法。

    “你们这几天就住在三味堂的住院区,等病情稳定之后,再出院。”苏韬与姬湘君说道。

    “行,太感谢你了。我们听从你的安排。”姬湘君也是真心感谢苏韬的帮助,其实一路上她担心面对苏韬时会不会尴尬,没想到苏韬对待自己非常客气,至少在自己父亲面前,没有表现出一丝的傲慢。

    苏韬让陈德风安排好姬湘君父女俩,然后返回自己的办公室,正准备处理一些事情,姬湘君却是敲门而入,苏韬淡淡地扫了姬湘君一眼,不带任何情绪地说道:“有什么事吗?”

    姬湘君关上了房门,低着头道:“谢谢你愿意给我父亲治病,我会履行我的承诺。”

    苏韬叹了口气,沉声道:“虽然我答应给你父亲治疗,但不代表我能治好他的病。他表面上得的是红斑狼疮,但其实真正的病因在于心结没法打开。曾经在官场上呼风唤雨,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所以导致七情内伤,除非打开他的心结,或许他还有完全康复的机会。”

    姬湘君突然跪倒在地,哽咽道:“请你治好父亲吧,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言毕,她当着苏韬的面,轻轻地解开自己外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