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全文阅读 > 正文 第1228章 拜访裘老中医
    苏韬在岐黄慈善和吕诗淼、覃媚媚详细说了自己对国际医疗援助的想法.

    当务之急,岐黄慈善这边要着手开始发布招募计划,国外比起国内困难更多,任务艰巨,因此招募人才的难度更大。

    吕诗淼笑着说道:“你上次给我在电话里说了之后,我就让人发布了消息,报名的人比想象中要多,主要我们的口碑做出来。几乎所有参与过岐黄慈善组织的医疗援助活动,结束之后,不仅得到丰厚的报酬,而且还能得到三味堂的聘用,拥有一份稳定的工作。”

    覃媚媚也道:“人不是问题,关键是任务,我们也要筛选一样,比如一些正处于内战的国家,我们决不能过去,那样志愿者的生命安全得不到保障。”

    苏韬点了点头,在他看来,越是战乱的地方,宣传中医越有机会,但现在正处于起步阶段,他笑道:“放心吧,我们能拿到手的任务,全部都是从外交部那边转交给我们的,一般来说,和我们国家的外交关系稳定,能够得到国家提供的安全保障,才会让我们前期支援。”

    覃媚媚松了口气,道:“这样我就放心了。”

    吕诗淼笑着说道:“媚媚姐误以为,那些志愿者都得跟你一样,完成南斯达旺那样难度的任务呢。”

    苏韬连忙摆了摆手,哑然失笑道:“要是提前知道南斯达旺之行那么惊险刺激,我也得好好考虑一番,谁会没事专门挑危险的地方找刺激?”

    三人又聊了一阵,苏韬接到了江清寒的电话。

    江清寒的声音有些阴冷,“刚得到消息,孙超平出事儿了。”

    “哦?出了什么事?”苏韬有点奇怪,自己给孙超平开了药,只要按照自己的叮嘱,准时用药,情况会慢慢有所好转。

    “他在监狱里被几个暴力犯殴打、伤害,伤势非常严重。”江清寒叹了口气,“我怀疑他的精神状态会更加不稳定,受到了这么严重的侮辱……”

    苏韬微微一愣,江清寒没有说得很清楚,但他还是听出了言外之意,孙超平恐怕被暴力犯给强行爆那啥了。

    苏韬暗叹了口气,“孙超平现在在哪儿?”

    “已经被我们秘密安排在一家医院进行治疗,还给他找了个心理医生。”江清寒叹气道,“据了解,他的精神状态很不对劲,说话颠三倒四,而且不再想为自己的案件平反了。”

    苏韬皱了皱眉,问道:“那就证明孙超平之前说的话很有可能是真的,他真是被冤枉的。只不过现在遭到别人的恐吓,没有勇气再与对方较量。你们准备调查晁鸣的消息传到了香都,然后晁鸣故意安排人报复孙超平。”

    江清寒强压着怒火,“没想到晁鸣如此嚣张,孙超平已经做了十几年的牢,如今还不放过他。我已经决定,等下就会前往香都,不惜一切代价将他带回内地,认真调查当年案件的始末。”

    苏韬皱眉,提醒道:“事情没那么简单。晁鸣能知道你要调查他的消息,这充分说明他有灵敏的情报网,恐怕你一旦到了香都,就会引起他的警觉。不仅抓不到,反而还会落入精心编制的陷阱之中。”

    江清寒沉声道:“我会保护好自己。不出意外,我会带人明天就出发,前往香都,你就不要跟着去了,好好在家休息吧,别胡乱折腾了。”

    苏韬苦笑道:“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我正准备前往香都一趟。我需要过去拜访一个老中医,向他请教一些建议。”

    江清寒微微一怔,叹气道:“那我先走一步,有机会的话,在香都就见一面吧。”

    情况紧急,既然知道晁鸣已经发现汉州警方在调查他,那就事不宜迟,如果他人在香都,江清寒还是有机会将他带回内地,若是人出了国,那抓捕的难度就更大了。

    给苏韬打电话,江清寒主要是考虑之前让苏韬参与过办案,有必要将最新进展转告苏韬。

    苏韬挂断电话之后,暗叹了口气,将打算前往香都的事情告诉了吕诗淼和覃媚媚。

    覃媚媚倒也爽利,笑道:“我等下就安排人,帮你订票。”

    苏韬点了点头,“那就麻烦你了。”

    ……

    晁鸣是汉州人,如今是诚园集团的董事长,五十岁出头,保养得很好,身材瘦削结实,看起来说是四十岁也不为过。

    他喜欢香都这座城市,已经很多年没回到内地。所以他现在更愿意将自己当成地道的香都人,他的粤语说得很流利,和当地人可以很流畅的沟通。

    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他从羊城贩卖小商品到香都,生意逐步有起色,并认识了香都几个有地位古惑仔大哥。他知道如何拉拢这些古惑仔,将大部分钱全部用来请大哥吃吃喝喝,久而久之,晁鸣成为黑道上有点名气的大哥。

    从此,晁鸣的人生道路开始出现曙光,他参与到香都地产的黄金时期,当时是九七年左右,因为经济结构转型和服务业快速发展的影响,写字楼严重供不应求,房价、租金急升,香都的租金水平位列全球第三位,晁鸣抓住机会入手房地产,成为香都排得上号的大亨。

    晁鸣在处于人与事和经营管理上很有头脑,他虽然和那些黑社会大哥称兄道弟,但从来不直接参与到违法乱纪的事情。

    诚园集团在他的发展之下,成为亚洲靠前的巨型企业集团,资产高达数百亿,领域涉及房地产、矿业冶金、物流运输、机械制造等行业。至于晁鸣也成了各种财富排行榜上的名人,业界的传奇人物。

    晁鸣戴着黑色的鸭舌帽,露出深邃而忧郁的眼睛,他很喜欢高尔夫这个运动,因此苦练多年,球技很棒,一杆击出,顿时迎来旁边的掌声。

    旁边是香都警务处——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的麦警司,这个部门就是电视剧里的o记重案组。

    麦警司的球技有些生涩,如同挥动锄头的老农,击中球身后,连带刨开了一大块草土,至于高尔夫球也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不过即使如此,晁鸣还是鼓起了掌。

    麦警司摘下帽子,扇了下风,很得意地说道:“老晁,我打得够远吧,你要赶紧追上我哦。”

    晁鸣笑了笑,耸肩道:“你这球打得确实不错,下个月在新西兰有一个高尔夫球比赛,有没有跟我一起参加?”

    高尔夫球赛,是富豪们聚会的借口,能出入这种级别的比赛,都是身家过亿的成功人士,谁在乎优胜奖金?

    “很想去啊,可是你也知道,我每天工作很忙,想要出国太难。”旁边有一个青春俏丽的女孩走过来,将手机递给了麦警司,麦警司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号码,朝着晁鸣苦笑道,“你看,麻烦事现在就来了。”

    麦警司的脸色凝重起来,接过手机开始通话,晁鸣则走到旁边,和管家闲谈起来。

    片刻之后,麦警司将手机再次递给那个女孩,然后冲着晁鸣叹气道:“以我们的关系,你单独跟我说,难道我会不帮你吗?竟然还让大梁跟我专门打招呼。”

    晁鸣耸肩笑道:“大梁哥害怕我出事,毕竟他在我的公司上班,我一旦出事的话,他就丢了饭碗。”

    大梁哥名义上在晁鸣的公司挂职,事实上为晁鸣担任打手。如今的社会风气,比起十几年前要好了很多,但一些社会组织依然还在,只不过是换了身份或者伪装。

    麦警司知道晁鸣在香都的江湖地位,他现在开了一些空壳子公司,养了一批当年混迹江湖的古惑仔,如果晁鸣真遇到什么问题,香都的社会还真有可能会出现乱象。

    麦警司在晁鸣的肩膀上拍了拍,哈哈笑道:“你对维护香都的秩序,还是有着举重轻重的贡献。”

    ……

    苏韬在江清寒离开汉州的第三天,带着姬湘君父女,从深州办理手续后,进入香都。

    对香都的了解,绝大多数人,都是从电视剧得知。许多人都对这座城市充满好奇,觉得这里的人生活极其富裕,非常自由,其实有些片面,电视剧里大房子,一般都是中等偏上收入的人群居住得起的。大部分人都以蜗居的形式生活。

    在香都三十六平米的房子,是要装修成两室一厅一厨一卫出来,卧室里面床三面靠墙、剩下的面积摊不开一个30寸行李箱。绝大部分普通的香都人,工薪阶级小康之家,一家三口四口,一辈子就住在这样的房子里。

    当然,香都人平均收入高于内地水平,而且买房首付百分之十,只要勤奋努力,和拥有一份稳定的收入,还是能够买到房子居住。

    在出境处,苏韬遇到了裘老中医的弟子程伟强,他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一脸微笑,让苏韬的印象不错。苏韬理解粤语有点吃力,但姬湘君没有沟通难度,“程先生,说他师父特别想见你,因为了解你很多事迹,觉得你是中医难得一见的人才。”

    苏韬谦逊地笑着与程伟强说道:“裘前辈对红斑狼疮的见解,我看了之后,受到很大的启发,也是仰慕已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