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全文阅读 > 正文 第1253章 化身贴身保镖
    晁鸣随后离开了包间,并让几个保镖关上了门。&1t;/p>

    这架势要软禁几人了,金盾会所背景够硬,是因为和晁鸣关系匪浅,黑白两道都能够摆平。&1t;/p>

    秋棠准备打电话通知下面的保镖,被陈道正一把抢过手机。&1t;/p>

    “你这是做什么,想害死我们吗?江湖事情,要按照江湖规矩解决,一旦激怒晁鸣,晁鸣很有可能做出很激烈的行为。”陈道正愁眉苦脸地说道:“思琪,要不你就签下那个股份转让协议吧?你爸都已经签了,何苦这么固执呢?”&1t;/p>

    “那份转让协议是假的,即使真是我爸签下,那也是迫于无奈。”莫思琪坚持道,“我绝对不会让晁鸣得逞。”&1t;/p>

    陈道正继续正苦口婆心地劝说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现在晁鸣把我们困在这里,随时有生命危险,难道你打算就这么等死?”&1t;/p>

    莫思琪冷笑道:“如果晁鸣真敢动手,那他就试试看。”&1t;/p>

    赵金国皱眉在旁边不悦道:“你跟她说这么多做什么?她没有生活阅历,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处什么样的环境。老莫,你别担心,我这就打电话,疏通一下关系,晁鸣还是得给几分薄面,不会把我们怎么样!”&1t;/p>

    陈道正唉声叹气坐回沙上,只能将希望放在赵金国的身上,赵金国与自己的朋友沟通了几句,轻松笑道:“我已经打过招呼,晁鸣不会把我俩怎么样,他软禁我们的目的其实很简单,就是想让她松口,答应转让滨河地产的股份。”&1t;/p>

    陈道正又看了一眼莫思琪,沉声道:“算是叔叔求你了,你就把股份转让协议给签了吧。虽然晁鸣给的价码比较低,但也足够你下半生无忧无虑的生活了。”&1t;/p>

    这两个老东西,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1t;/p>

    莫思琪冷笑,一针见血地说道:“为什么你俩不主动将股份低价卖给晁鸣呢?那样晁鸣一样可以获得滨河地产的主导权,没必要这么假惺惺地说什么对我好,说到底你们都是自私自利的卑鄙小人。”&1t;/p>

    陈道正和赵金国手里的股份,加上晁鸣通过不法手段,从莫鸿鹄手中得到的股份,已经达到控制滨河地产董事会的比例。&1t;/p>

    但陈道正和赵金国显然不愿意将自己的股份在低价卖给晁鸣,因此他们试图劝说莫思琪将股份转卖给晁鸣。&1t;/p>

    说到底,陈、赵二人也是存有私心。&1t;/p>

    而,晁鸣优先购入莫思琪手中的股份,也是防患于未然,将莫家从滨河地产的股东中全部踢出去,永绝后患。&1t;/p>

    苏韬在旁边暗自感慨,这莫思琪还真毒舌啊,现在大难临头,嘴巴还如同吃了鞭炮一样,炸个不停。&1t;/p>

    不过,苏韬觉得特别爽,对待欠骂的人,就应该这么毫不留情地痛斥,那样才够爽快。&1t;/p>

    “现在怎么办?”秋棠让莫思琪很意外,她没有咨询自己的想法,而是选择去问苏韬。&1t;/p>

    莫思琪奇怪地望着两人。&1t;/p>

    苏韬淡淡道:“当然是离开了。难道还真准备在这里呆一辈子?”&1t;/p>

    秋棠点了点头,与苏韬道:“我的手机被他们抢过去了,你用手机通知他们往上冲。”&1t;/p>

    莫思琪觉得有些不对劲,苏韬如何能通知自己的保镖,她蹙眉道:“我们带的人手不足!”&1t;/p>

    秋棠信心十足地说道:“那些人保护我们安全离开,还是绰绰有余。”&1t;/p>

    在另外一个房间内,晁鸣翘着二郎腿,望着显示器的画面,刚才那间屋子装了摄像头,通过显示器可以看到里面的一举一动。&1t;/p>

    晁鸣一口接着一口地抽着雪茄,不耐烦地说道:“没想到这小丫头这么固执。”&1t;/p>

    管家道:“要不动点真格的?”&1t;/p>

    晁鸣沉声冷笑道:“再等个几分钟,如果陈道正和赵金国依然没法说服她,那就将她单独带到一个房间,轮流恐吓她。我不相信她比她的父亲还能抗!”&1t;/p>

    管家叹气道:“她的性子比较倔,软硬都不吃,还真是头疼。”&1t;/p>

    晁鸣不屑地笑道:“还没对她下狠手,她当然嘴硬了。”&1t;/p>

    管家语气冰冷地说道:“我知道怎么做了。”&1t;/p>

    房间的门被打开,冲进来十多个穿着统一黑色t恤的男子,其中带头的个子比较高,朝莫思琪扫了一眼,冷笑道:“请你跟我们单独去一个地方。”&1t;/p>

    秋棠迅站在莫思琪的前面,沉声道:“不好意思,她不去!”&1t;/p>

    那男子口里喊了一声“哟呵”,伸手就朝秋棠的衣领抓了过来,秋棠反应很快,抓住他的手腕,一个漂亮的背摔,将那男子给摔趴在地。&1t;/p>

    坐在隔壁的晁鸣看到这个画面,皱了皱眉,嘟囔道:“这女人长得不错,身手也好,没想到莫鸿鹄在女儿身边还安插了个高手。”&1t;/p>

    他一点也不担心里面的局势,生的小插曲,不过是困兽犹斗而已。&1t;/p>

    其余的人形成了一个包围圈,秋棠挡在莫思琪的身前,苏韬站在莫思琪的侧面。&1t;/p>

    陈道正和赵金国有点紧张,朝角落里走过去,摆明态度,要置身事外。&1t;/p>

    这些打手见秋棠的身手不错,所以将注意力全部放在秋棠的身上。莫思琪虽然知道自己的秘书身手高明,拿过全国武术冠军,但从来没见她展示过,忍不住关心道:“秋姐,小心!”&1t;/p>

    秋棠练的是自由搏击,虽然力量不算特别大,但动作干练精准,身法灵活飘逸,一拳打在右手边的打手的鼻梁上。&1t;/p>

    只听到咔擦一声,那名打手捂着脸部倒退两步,鲜血从指缝里狂喷而出,痛苦地嚎叫起来。&1t;/p>

    秋棠如同秋风扫落叶,在打手中间游走,那群打手知道这女人不好惹,朝莫思琪给扑了过来。&1t;/p>

    “保护大小姐。”秋棠又是一拳击退一人,与苏韬说道。&1t;/p>

    “放心吧,有我在!”苏韬左手拖着莫思琪,右手和两只脚灵活配合。在他凌厉的反击下,那些打手不断有人倒地。像是要和白破局比赛似的,两人的面前都躺满了被他们击落的对手。&1t;/p>

    苏韬的动作很简单,用手扣住一名打手的手腕,在他还没做出挣脱反应的时候,右脚已经闪电般踢出。而命中的目标,正是男人最脆弱的部位之一:裤裆。&1t;/p>

    “啊!”人尖叫着跪在了地上,那声‘啊’还没有完全的喊出来,跟在苏韬身边的莫思琪飞起一脚,然后他便沉默无声的倒在了地上。身体不断的抽搐着,一幅很是无辜的模样。&1t;/p>

    苏韬回头惊讶地望看了一眼莫思琪,莫思琪得意地笑道,“别以为姑奶奶好欺负。”&1t;/p>

    砰!&1t;/p>

    突兀的枪声突然响起,所有的人都被这震耳欲聋的声音给震住了。大家情不自禁的停住了手里的动作,转过头看向举着枪瞄准秋棠的大梁。&1t;/p>

    晁鸣没想到苏韬和秋棠这么厉害,所以安排大梁出来收拾烂局。&1t;/p>

    大梁冷笑道:“我承认你俩的身手不错,但建议你们都不要动。”&1t;/p>

    “你不敢杀人!”苏韬淡淡笑道,“你杀了莫思琪,对你和你的老板而言,百害而无一利。”&1t;/p>

    “不错,我的确不敢杀了你们。”大梁点头狞笑,他指着身边一个矮胖的男子,“但他敢!”&1t;/p>

    大梁的意思很明显,这胖子是替罪羔羊,当有需要的时候,手下会有人讲义气,帮助大哥分担罪责。&1t;/p>

    “你也不敢让他杀了我们。”苏韬继续摇头,眼中满是轻蔑。&1t;/p>

    “他的命是我救的。他的一切都是我给的。如果没有我,他几年前就死。所以,他会做的。”大梁望了一眼那胖子,“对吗?”&1t;/p>

    那胖子接过了枪,指着苏韬道:“对!”&1t;/p>

    “你智商有问题吗?我是说你不敢让他扣动扳机。”苏韬沉声道,“因为你知道后果,在这样的局面下,你指使别人杀我也是罪加一等。你没有那么傻,没必要为了晁鸣,担负风险。”&1t;/p>

    大梁脸上红白一阵,但始终没有说出“杀了他”的命令。&1t;/p>

    苏韬继续瓦解大梁的心理防线,“你应该记得乔金龙出狱之后,跟你所说的那些话吧,让你小心晁鸣,不要被他利用,成为他的杀人工具,最终倒霉的还是你。如果你足够理智,就放下手中的枪。”&1t;/p>

    “很抱歉,我没那么傻,不会中你的离间计。”大梁的语气在犹豫。&1t;/p>

    旁边的胖子困惑地望了一眼大梁,自己这枪究竟打还是不打啊?&1t;/p>

    “既然这样,你就让身边这个蠢胖子开枪吧。”苏韬朝前面走了几步,挡在了秋棠的身前。&1t;/p>

    大梁皱了皱眉,复杂地看着苏韬,“这家伙是二愣子吗?”他从来没见过看到,遇到枪口,还奋不顾身堵抢眼的人。&1t;/p>

    “一二三,你不敢开枪吧?”苏韬淡淡地笑道,“既然你不敢开的话,那我就动手了。”&1t;/p>

    砰的一声枪响。&1t;/p>

    中枪的是那个胖子,苏韬如同变魔术一般,突然身手将胖子的手反折,然后按住胖子扣着扳机的手指,射出了这一枪。&1t;/p>

    说得简单一点,苏韬用一个很花哨的手法,让胖子自己打中了自己。&1t;/p>

    大梁愣住了,他完全没想到苏韬这么嚣张,竟然当着自己面,打伤了自己的手下。&1t;/p>

    还没有反应过来,枪口瞄准了大梁的太阳穴,刚才那枪,胖子的手打残了,所以是苏韬控制着那胖子的手。&1t;/p>

    大梁额头冒出细密的汗珠,苏韬的行事风格太诡异,根本猜不出他在想什么。&1t;/p>

    苏韬轻松笑着说道:“你说现在如果子弹射中了你的脑袋,算是你手下打的,还是我打的?”&1t;/p>

    &1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