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全文阅读 > 正文 第1364章 魔性的土鳖虫
    苏韬在隔壁帐篷内找了好一阵,顾茹姗腿上有虫咬伤的痕迹,千真万确,不出意外是云滇一带有名的土鳖虫,毒性不大,同时也是一种药材,可以破瘀血,续筋骨,别名又叫做土元,也是云巅一带喜爱的美食。

    苏韬在睡袋里只找到顾茹姗脱落的头,并没有找到土鳖虫,随后开始在整个帐篷翻找。

    顾茹姗在另外一间帐篷问道:“怎么?不是我没用,你也没找到吧。”

    苏韬停止寻找,沿着帐篷边缘开始搜查,只见一处露出了缝隙,有虫子可以从那里爬入帐篷,防潮垫失去了作用。

    苏韬低声道:“我找到原因了,你的帐篷没弄好,跟外面没有完全隔离,土鳖虫肯定是通过这个缝隙爬进来的。”

    “什么?你再说一遍,什么虫?”顾茹姗以为自己听错了,连忙确认。

    “土鳖虫啊!”苏韬不明所以地重复道。

    “哈哈,你没在开玩笑吗?这世界上有种虫子叫做土鳖?”顾茹姗忍俊不已,笑得捂着肚子蹲下身。

    “……你别小看土鳖虫,虽然名字有点魔性,但很有经济价值。现在有人大量人工饲养,因为除了可以治疗跌打损伤之外,干燥的雌虫还可以治疗癌症。”苏韬耐心地解释道。

    顾茹姗抹掉眼角的笑泪,道:“找不到也没关系,今天咱们换帐篷睡吧,我睡在你的帐篷里面,你睡在我的帐篷里面,我可不想与土鳖为伍。”

    苏韬愕然无语,没好气道:“不能这么狡猾吧,你不愿意与土鳖为伍,难道我就想吗?要不,我跟工作人员申请,看有没有备用的帐篷,直接跟你更换一个好了。”

    “千万别,如果我想这么做,早就主动跟工作人员申请了,还用你吗?我不想被他们觉得我架子大,太过于娇气,喜欢摆架子。”顾茹姗连忙阻止道。

    苏韬重重地叹气,“你总不能将自己的幸福,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啊?”

    顾茹姗嘻嘻一笑,调皮地钻进苏韬的睡袋里,这举动就和喜欢吃什么东西,怕被别人抢了,先舔一口,让上面沾满自己的口水的心态一模一样。

    顾茹姗笑道:“这个地方已经被我占领了,你就认命吧!而且我的那个帐篷也不错吧,里面点了熏香,味道一级棒。”

    见顾茹姗这么没皮没脸,苏韬也无可奈何,他重重地叹了口气,道:“如果被别人现我们互换帐篷睡觉,难道你就不怕误会吗?”

    顾茹姗道:“用你的话,我们之间清清白白,怕别人说什么?我们只是互换了帐篷,并非共同住在一个帐篷内。”

    苏韬暗叹了口气,继续劝说道:“我已经跟你检查了好几遍,确定帐篷里没有土鳖虫了。你就把我的帐篷还给我吧。”

    顾茹姗摇头,调皮地说道:“你别痴心妄想了,还是彻底认命吧。”

    苏韬哭笑不得,其实换个帐篷睡也无所谓,只不过苏韬总觉得睡在别人的睡袋里,有点怪兮兮的,当然,这并

    非是有什么洁癖,而是躺在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女用过的睡袋,那睡袋里肯定充盈着女人的体味,一个堂堂热血男儿,在这样的环境中能克制内心邪恶的欲望吗?

    何况苏韬对顾茹姗并非无动于衷,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苏韬其实知道早在当初和顾茹姗在燕京做邻居时假扮情侣时,自己就已经开始动心。

    如果不是因为对顾茹姗生了特殊的情感,苏韬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对顾茹姗出手相助?

    苏韬一直隐藏着对顾茹姗的感觉,是因为自己身边的红颜知己实在太多,他有点害怕伤害顾茹姗,因为自己无法给顾茹姗什么承诺。

    不过,即使心灵再如何强大,但也有失控的时候,苏韬望着那个睡袋,浮想联翩,内心生出许多念头。

    “顾茹姗,我跟你保证,绝对不会有土鳖虫骚扰你。你赶紧过来躺好,行不行”苏韬的语气有些焦虑。

    顾茹姗打了个哈欠,将身体往睡袋里挤了挤,伸手拿起遗落在手边的医书,翻了一页,笑道:“不行,土鳖睡过的袋子,我总觉得不舒服,所以你绅士风度一点,将你的帐篷使用权转让给我吧。明天凌晨五点左右,我们再神不知鬼不觉地交换过来。”

    顾茹姗的鼻子里充满了一股特别的味道,这是苏韬身上特有的味道,跟其他人的味道辨别度很高,因为苏韬整天和中草药打交道,所以他的身体会有种特别的药香味。按照常理,药材味道都很刺鼻,不太好闻,但苏韬身上的药香味很清透,给人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和亲切感。

    身处在荒郊野外,她原本忐忑不安的焦虑,此刻渐渐平静下来,有种难以言喻的踏实感。

    苏韬见顾茹姗心意已决,无奈地躺进了睡袋里,抱怨道:“跟你当邻居,简直是一个噩梦。在燕京的时候如此,总给我带来无数麻烦,如今在这荒凉的大山上,你也给我带来麻烦。”

    苏韬躺在暖和的睡袋里,这个时候倒也没有过多想法,只是鼻子里充盈着顾茹姗特有的气息,让他偶尔心神恍惚。

    顾茹姗见苏韬这么说,内心却是喜滋滋的,“你要珍惜这份特殊经历,才对。给你制造麻烦,那是因为觉得你是个挺可靠的人,能帮忙处理问题,不然的话,我才不稀罕搭理你呢。”

    苏韬在睡袋里翻了个身,知道顾茹姗在说的反话,叹气道:“明明你比我大,但咱俩在一起,似乎身份反过来了,总是我来包容你。”

    顾茹姗笑笑,“肯定是上辈子你欠我的。上辈子我一定是个痴心的男人,对你一往深情,却被你屡屡愚弄,所以这辈子反过来,你要将偿还我。”

    苏韬苦笑不得,“你肯定是烂剧本看多了,竟然能说出这么狗血的话。”

    “我的确接到不少烂剧本,唉,没办法,公司让我接,我尽管无奈,也得接。不过,烂剧本虽然很多剧情狗血一点也不合理,但剧情相对简单,所以观众群体反而很感兴趣。”顾茹姗略有些无奈地说道。

    “主要生活原本就挺狗血,剧本如果不更狗血,脑动大开,如何来刺激观众的兴趣呢?”苏韬又道:“每个好演员都想遇到好的剧本,就跟每一个好大夫都想遇到一些疑难杂症,证明自己的实力一样。但大夫不能挑病人,就算芝麻绿豆大的小病小痛,只要病人支付了诊金,你都得耐心给他治好。同样,作为一名演员,要学会忍耐,不要在乎外界的评价,不挑剧本的演员,也可以是一个好演员。用最普通的剧本,创造最鲜活的角色,也是一种卓越和成功。”

    顾茹姗眼睛一亮,她突然现笼罩在自己心头的迷茫,突然一扫而空。顾茹姗现自己遇到了瓶颈,总觉得哪儿不对劲,现在仔细一想,原来病根是在这里。

    苏韬说得太有道理,即使遇到烂剧本,但能够将角色演出自己的风格,让人眼睛一亮,那也是一种成功。

    苏韬并不知道自己简单的一句话,让顾茹姗的演艺生涯终生受益。

    娱乐圈经常会爆出演员多年不拍戏,只为找一个合适的剧本。其实那并不是好演员的标准,每个演员一生之中都要尝试各种各样的人物,好人物坏人物,好台词坏台词,只有这样才能积累丰富的经验,才能够从实践中雕琢自己的演技。

    剧本差,没关系,演技来补,这才是演员最自信的态度。

    另外,演员在娱乐圈很被动,不仅受到经纪公司管辖,而且在剧组也得听导演的,演什么戏,经济公司说得算,剧本怎么写,演员就得怎么演,导演交代这么表现情绪,演员就得尽量按照导演的要求去演绎。

    尽管顾茹姗现在已经是大腕,但她并不能自由的演戏,还是得被重重压力束缚住自己。

    “刚才土鳖虫咬的地方好痒,你确定没毒吗?”顾茹姗故意转移话题。

    “我看你是心里痒吧!”苏韬没好气道,“土鳖虫的那点毒性,过几分钟就没有了。”

    “我才没心里痒呢!”顾茹姗生气地说道,“跟你说话怎么这么费劲呢?时间不早了,我得睡觉,懒得跟你聊。晚安,对了,你小心土鳖虫哦!”

    顾茹姗说完这话,关掉了手电,苏韬见自己帐篷一片黑暗,琢磨着是否要睡觉,但总觉得心里毛毛的,翻来覆去根本难以入眠。

    他咳嗽了一声,道:“麻烦你一件事,你将那本医书拿给我。我得看会书。”

    顾茹姗轻哼一声,软糯道:“不给,那书有用,给我当枕头了。”

    苏韬听说那本传世医书被当枕头,气不打一处来,这医书的作者虽然不是特别有名,在收藏家眼中也就五六千元,但对苏韬而言,意义重大。

    不行,一定要将医书给保护好!

    苏韬有些生气地爬出帐篷,外面已经是黑灯瞎火,所有帐篷都熄灭了灯光,他弯着腰,做贼似地朝隔壁帐篷摸了过去。

    听到帐篷门出滋啦一声响,顾茹姗知觉心脏跳得厉害,一颗心似乎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