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全文阅读 > 正文 第1454章 艾伯特的歉意
    艾伯特来到酒店之后,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只见苏韬已经背起了行医箱,“纪子已经在电话里跟我说过了,艾米莉娅出现问题,我现在跟你去王宫一趟。”

    艾伯特显然没想到苏韬会这么直截了当,他原本已经做好请求的心理准备。他连忙叹了口气,由衷地感激道:“谢谢你的理解。”

    苏韬微微一笑,与艾伯特解释道:“我与纪子解释过,为何不给艾米莉娅治病的诸多原因。另外,我也相信英国皇家医院的水平能够治好她。但没想到艾米莉娅的病情这么严重。”

    艾伯特等姬湘君翻译完毕之后,内心感慨万千,苏韬心里的小算盘,其实他也能猜得清楚。

    都说救人于水火之中,等到局面不可控制,苏韬再出手,功劳就显得更加难能可贵。

    虽然艾伯特对苏韬这时才愿意出手,心里隐隐有些不满,但苏韬现在爽快的态度,还是让他稍微平和了一些,他实在不想看到艾米莉娅痛苦的样子,所以只要苏韬能够治好艾米莉娅,他可以抛弃之前的种种不快。

    坐在轿车的后排,艾伯特终于还是没忍住,问道:“刚才纪子曾经说过,中医讲究医不叩门,艾米莉娅如果继续拒绝治疗,那么你该怎么办?”

    苏韬笑了笑,艾伯特还是对自己有些不满,他倒也不以为意,毕竟隔阂和矛盾,并不是三两句话就能消解。

    苏韬说道:“艾米莉娅的心理疾病已经到了一种很难自救的级别,医不叩门一方面是针对患者,另一方面也是针对患者的家属。当患者失去了自我意识,那么医生就得看家属的态度。按照我的判断,你之前其实对我的医术有所怀疑,所以我才不敢给艾米莉娅治疗。”

    医不叩门也是得看情况的,比如生命垂危、陷入昏迷的病人,没有了意识,这个时候你就得看病人家属的态度了。

    艾伯特见苏韬说得很直接,而且也是实情,轻轻地叹了口气,道:“我必须向你道歉。”

    苏韬与艾伯特摇了摇手,笑道:“这跟你无关。你对艾米莉娅的感情很真挚,我相信你不是故意的,让别人对你产生信任感,这是大夫的职责,只能说我从一开始就没有让你对我拥有足够的信任。”

    艾伯特下意识地看了纪子一眼,心中惭愧,如果不是纪子的缘故,艾伯特肯定早就对苏韬能够完全信任,只能说自己被嫉妒之心蒙蔽了眼睛。苏韬虽然没有直接说明,但他什么都明白,还真是一个深不可测的男人。

    不过,当心结解开,艾伯特的心情也就没有那么沉重,他豁达地笑了笑,道:“我终于明白纪子为何这么欣赏你了。”

    纪子听艾伯特说出这句话,脸上露出惊愕之色,等姬湘君翻译完毕,面色通红,连忙将俏脸扭到一边,望着窗外的风景,掩饰内心的羞怯。

    苏韬自然注意到这个微妙的细节,他笑道:“我和纪子之间发生了很多故事,时间是增加彼此了解的唯一途径。”

    艾伯特轻轻地叹了口气,笑道:“没错,我发现自己开始慢慢喜欢你了。”

    苏韬知道艾伯特所说的喜欢,是友情的种子,“喜欢是互相的,当一个人向另外一人散发善意的情绪,另外一个人也会同样感受到。”

    纪子在旁边有点听不下去,打趣道:“我怎么感觉你们恋爱了?”

    艾伯特面色微变,情不自禁地摇头道:“不,那是你误会了。我怎么会和一个男人恋爱呢!我和苏之间只会是纯粹而真挚的友情。”

    抵达艾米莉娅的房间,发下她平静地躺在床上,旁边坐着一个中年妇女,正是格温多琳,她看上去很疲惫,听到旁边有动静,突然睁开眼睛,见艾伯特带着苏韬纪子等人进入房间,连忙起身迎了过去,她谦卑地低着头,不敢与艾伯特对视。

    艾伯特心中暗叹了一口气,知道格温多琳现在的心情肯定很复杂,如果不是刚才艾米莉娅大闹一场,她已经被驱逐出王室,同时面临着牢狱之灾。

    “艾米莉娅怎么样了?”艾伯特语气很低地问道。

    “一直都在沉睡之中,始终没有醒来。”格温多琳低声说道。

    “嗯,辛苦你了。我带来了大夫,他会给艾米莉娅检查一下身体状况。”艾伯特语气轻柔地说道。

    格温多琳见艾伯特没有半点责怪自己的意思,心中愧疚,热泪盈眶,“王子殿下,我真心不是故意伤害她的……”

    艾伯特宽容道:“格温多琳,其实我们都知道,这么多年来你一直为艾米莉娅付出了很多,所以即使她现在病了,也在维护你。你有必须做的苦衷,虽然在我们的眼中,你的行为不可取,但你对艾米莉娅而言,现在是唯一的依靠,所以你要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为艾米莉娅恢复健康提供足够的支撑力量。”

    格温多琳压抑着哭泣声,担心将艾米莉娅吵醒,原来艾伯特了解自己,这种感觉让她如释重负。她哽咽道:“我一定会保护好公主的。”

    “接下来你们都要离开房间,我希望能跟她单独相处。”苏韬与艾伯特轻声道。

    艾伯特犹豫片刻,他现在对苏韬的抵触已经消失,朝他点了点头,道:“这里就交给你了。需要让格温多琳留在这里吗?我怕她如果醒来,看不到格温多琳,刚才的悲剧会重演。”

    苏韬很认真地说道:“等下无论房间里有什么动静,请相信我,不要进来打扰。”

    艾伯特犹豫不决地望着苏韬,“如果她伤害自己呢?”

    苏韬继续强调道:“如果对我不够信任,那么我现在就离开!”

    想起了医不叩门的说法,艾伯特轻轻地点了点头。

    艾米莉娅因为心理疾病的因素,已经没有足够清醒的自我意识,所以这就要求她的病人家属,对苏韬要给予足够的治疗空间,虽然届时不一定会出现不可控的结果,但苏韬必须要在治疗之前,将事情说清楚。

    这就好比,给患有恶性肿瘤手术的病人进行手术治疗,虽然手术的成功率高达百分之七十,但医生在手术之前,要给病人家属签署很多协议,同时让他们做好最坏的心理准备,以及要病人家属给医生和医院足够的信任和支持。

    中医在治疗病人之前,也得给患者进行“洗脑”。

    等众人全部离开房间,苏韬将目光落在奢华的大床上,艾米莉娅的头上有伤,贴了纱布和绷带,脸上气色全无,眉头也紧紧地皱着,尽管是素颜,但掩不住清秀的容颜,她身上穿着一件连衣丝绸睡衣,裙摆下的双腿白皙,修长、结实,纵然是在朦胧的灯光下,宛如稀有的工艺品,充满视觉冲击力。

    作为一个男人,苏韬很难对这一双腿视而不见,自己熟悉的女子当中,或许只有薇拉能与之相匹配,这是欧洲女人相对于亚洲女人的优势。

    都说欧洲女人虽然肤白,但一点也不光滑,但从小生活在宫廷的艾米莉娅显然是异类,她的肤色光润如同凝脂,若不是因为慢性毒瘾缘故,比起华夏江南水乡的女子恐怕还得更胜三分。

    苏韬轻轻地叹了口气,一切都是因为疾病夺取了她的光彩。

    苏韬给艾米莉娅搭了个脉,发现她体内注射了镇定剂,皱了皱眉,镇定剂虽然能控制人的情绪,但也会极大地损伤中枢系统,而且如果长期使用的话,也会产生耐药性。

    苏韬在艾米莉娅的胳膊上找到了针眼,因为当时注射的时候用了点力气,所以针眼旁边出现了淤青,尽管涂抹了药物,但依然醒目。

    苏韬用手指在针眼附近轻轻地揉按,按照正常的情况下,镇定剂进入体内混合血液,很快就扩散了,现在过了这么久,挤压的话,也只能按出血丝,但苏韬的手法很特别,片刻之后,针眼位置冒出了两股亮晶晶的清流,竟然没有半点红色的血丝。

    苏韬用棉签将清流给点去,艾米莉娅皱了皱眉,嘴里不知道说的是英语还是西班牙语,然后缓缓睁开眼睛,她看到苏韬的瞬间,先是微微一愣,旋即惊讶地叫出声,“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房间里?”

    艾米莉娅这句话说得是英语,苏韬虽然听不懂,但也能才个七成,他淡淡道:“我叫做苏韬,现在是你的医生,给你治病。我知道你听得懂汉语,没必要听不懂。”

    艾米莉娅眼中露出迷茫之色,努力蜷缩着自己的身体,往后面撤退,紧紧地挨着床头的软皮上,摇着头:“救命啊!救命啊!”

    站在门外的格温多琳用力地搓着手指,听到艾米莉娅在里面呼救,脸上露出关切之色,恳求道:“王子殿下,公主正在求救,我们是不是要进去看一下?如果真出了什么事,那就太迟了。”

    艾伯特脸上露出犹豫不决之色,他听到艾米莉娅的呼救声,心情也是一团乱麻,纪子在旁边轻声道:“艾伯特,别忘记苏韬曾经叮嘱过的话,我们要相信他,不能干扰他的治疗。”

    <table  style="width:100%;  text-align:center;"><tr><td></td><td></td><td></td></tr></table>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sxs520.com。笔趣说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xs5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