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全文阅读 > 正文 第1635章 从扎马步开始
    燕宅的摆设还是一如既往地熟悉,没有变换过格局,也没有更新过家具,头顶上那扇老掉牙的电风扇,吱呀吱呀地转着,虽然已经入秋,但天气偶尔还是会有些闷热。不知为何,今天的燕宅客厅和以往不大一样,沙发还是那个沙发,橱柜还是那个橱柜,但感觉进了一个很有底蕴的老宅。

    苏韬仔细一琢磨,终于知道原因何在,燕无尽的气场不一样了,燕无尽目光炯炯有神,他在儿媳和孙女的面前,就是个焉了吧唧的小老头,每天种菜、钓鱼,安享晚年,很难想象他是华夏某个神秘组织的核心领袖。

    他现在不是燕莎的爷爷,江清寒的公公,爱蹲在河边钓鱼的老叟,而是烽火的领袖,和龙皇齐名的火神。

    在燕无尽的面前,自己不是晚辈,也不是徒孙,更像是个下属,所以气场不一样了!

    燕无尽笑了,因为苏韬终究还是来问自己了,“你为什么要恢复功力?”

    苏韬被问愣住了,这不是废话吗?自己武功尽失,现在相当于是十二三岁的孩子,别说锄强扶弱了,就是自保的能力也没有。

    苏韬轻轻地叹了口气,苦笑道:“人都希望自己能够变强,有了力量,才可以满足自己的欲望,完成自己的目标,实现自己的理想。我现在太弱了。”

    燕无尽点了点头,道:“那你究竟需要多少功力,才足够?”

    苏韬忍住翻白眼的冲动,道:“当然是越强越好。”

    燕无尽轻声提醒道:“世界上一切东西都是等价交换的,你想要获得多少,就得付出多少。”

    苏韬很认真地说道:“我愿意面对困难,也相信自己有这个意志力。”

    燕无尽轻轻地拍掌,道:“好,我就等着你这个觉悟。说实话,你以前之所以很快能够入武术之门,靠的是天赋。但事实上,真正的武林高手,靠的是勤奋和努力。你虽然经脉尽毁,身体状况惨不忍睹,但只要通过特殊的法门,练出一身惊人的武艺。”

    苏韬眼睛一亮,笑道:“我就知道您有办法!”

    燕无尽颔首道:“从明天起开始练功吧,把自己的身段放低,像一个没有任何基础的入门小白一样,从扎马步开始练习!”

    苏韬瞪大眼睛,开心地点头道:“就这么简单?好吧,你肯定有深意,我不会让你失望。”

    燕无尽心虚地看了一下墙壁上的挂钟,终于嘴角露出笑容,道:“你得出发去接燕莎她们放学了。”

    苏韬轻轻地拍了一下额头,笑道:“不是您提醒,我都忘记这茬儿了。”

    等苏韬匆匆离开客厅,燕无尽轻轻地叹了口气。

    武功尽毁,经脉尽断,涅槃重生,重新修炼出盖世武功,那是武侠小说里才有的故事,现实生活中怎么可能存在呢?

    但燕无尽不忍心告诉苏韬这个残酷的现实。

    当然,燕无尽当年八极崩练到伤及脏腑,差点武功尽废,后面改练太极,从至刚至阳走入至阴至柔,吃了无数的苦头。

    不过,对如何在绝境中调整方向,他的确有一定的感悟。

    燕无尽脑子里开始盘算,如何用自己的经验,帮助苏韬走出困境。

    当然,无论苏韬是否能够重新恢复武功,这都影响他是否担任龙焱组织的新领袖,因为担任领袖的重要因素,并非需要他有过人的武力,而是具备领导组织的智慧和领导力。

    苏韬若是知道燕无尽其实对恢复自己的功力,没有任何办法,肯定冒大不韪,骂这小老头干嘛装深沉,搞得自己对他崇拜得五体投地。

    但人生便是如此,有时候不仅要学会说善意的谎言,还要接纳善意的谎言,因为这年头当你落难,一无所有的时候,不痛打落水狗,奚落诋毁你的人实在太少,在这个时候,还是烧脑细胞,骗着你的人,太难能可贵了。

    苏韬到达学校门口没多久,高中生们已经下晚自习,因为这所学校课业抓得很紧,所以走读生比较少,大部分都是住校生。走读生的家长早已等候多时,亲自来接孩子放学,燕莎和小雯不在一个班级,两人碰面花费了一段时间,所以苏韬耐心地等了十几分钟。

    燕莎和小雯身边有两名同学,一男一女,燕莎看到苏韬的白色轿车,便跟那两名同学挥手作别,望着燕莎和小雯进了轿车的后排,那男生表情有点僵硬,因为他看到了驾驶位上的驾驶员,还真是赫赫有名的苏韬,暗自捏紧拳头。

    燕莎笑着说道:“师兄,跟你道个歉,让你久等了。”

    苏韬淡淡笑道:“大妹子,什么时候这么客气了?还真让人意外呢。”

    燕莎撇嘴道:“我一向都很有教养和素质的。”

    小雯在旁边咯咯直笑,燕莎伶牙俐齿,古灵精怪,说话向来没心没肺,跟素质完全不搭边。

    苏韬缓慢地发动轿车,因为前面也有接学生的车辆,所以车行比较缓慢,他看了一眼后视镜,奇怪道:“骑自行车的那个男生是你们的同学吗?好像一直在跟着我们。”

    小雯凑到燕莎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燕莎涨红了脸,捂住了小雯的嘴巴。

    苏韬莫名其妙地叹了口气,有点羡慕她俩,自己的年龄已经过了那段对爱情懵懂的时期,很难感受到那种朦胧的感情。他突然觉得有点可怕,自己明明还是个少年,但为何心境这么沧桑?

    “我们班的班长杨亮,因为他家和我们的距离比较近,所以这段时间他都送我和小雯回家。”燕莎想了想,还是努力解释道,“他这个人性格挺好的,我们是不错的好朋友。”

    苏韬笑道:“你们这个年龄阶段的同学友情很珍贵,要好好珍惜才对。”

    “我才不稀罕呢,觉得他有点想得太多了。”若是换做其他的少女这么说,或许会让人觉得她太过残忍,但燕莎这么说,那是合情合理的,毕竟燕莎的身手不错,就是十个杨亮,也不是她的对手,所以她并不需要这种保护。

    小雯笑道:“杨亮就是有点磨叽,人的性格其实蛮好,挺不错的。”

    苏韬聚精会神地开车,因为现在是夜晚,又在学校门口,所以还是得小心注意才行。

    突然外面传来咣当一声,苏韬皱了皱眉,看了一眼后视镜,跟着自己的杨亮,不知为何连人带车滚到了一辆白色宝马x5下面,他吃了一惊,连忙踩了一脚刹车,戴了个帽子,加上墨镜,下车了解情况。

    燕莎虽然嘴上嫌弃杨亮,但毕竟是自己的同学,她还是挺讲义气,赶紧走到杨亮身边,低声问道:“你没事吧?”

    杨亮摔得不轻,膝盖位置的裤子都破了,殷红的血水渗透而出,他倒是挺英气,额头上冒着细密的汗珠,硬是忍着痛楚,一言不发。

    从宝马x5的驾驶座上,走下一个四十岁上下的妇女,脸上化着浓妆,身材微胖,她皱眉埋怨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是故意的吧?”言毕,她蹲下身体,观察保险杠,看到有一条划痕,恼羞成怒,“你知道这车有多贵吗?补个漆,起码七八千,你诚心的吧?实在太倒霉了。”

    燕莎在旁边看不下去,皱眉道:“这位阿姨,你撞到了我的同学,他现在受伤了,你难道不应该关心他的伤势吗?”

    那妇女挑了挑眉毛,冷笑道:“车速这么慢,我及时踩了刹车,能撞坏吗?到医院处理一下伤口,最多几百块钱就可以治好了。”

    妇女心里的一本账很清楚,车比人贵!

    燕莎在旁边听得气愤填膺,正准备继续跟那妇女理论,杨亮在旁边笑着说道:“我没事,就是蹭破了一点皮而已。”

    妇女见男生不讹诈自己,也打算息事宁人,转身从车内取出钱包,抽出了十张红票,道:“这一千块钱,你拿着,自己打的去医院,按理应该够了。”

    妇女将钱塞到男生的手里,然后拨打电话给保险公司,心里恼怒,明年的保费又得上涨了。

    杨亮瘸着腿站起身,看了一眼自己的捷安特自行车,后车轮还被宝马车压着,已经变形了,脸上露出一股哀色,造成这起交通事故,跟自己还是有着巨大的联系,刚才他拼命地想跟上燕莎所在的大众cc,卯足力气,等大众cc刹车,他和宝马车都没有反应过来,自己被宝马车刹车的惯性给撞倒了。

    如果他当时骑车小心一点,完全可以让开,避免这起交通事故。

    受了伤,并不重要,关键是在燕莎面前丢了脸,他恨不得钻进地洞里。

    苏韬见杨亮一圈一拐地从宝马x5底盘扯出了自行车,皱了皱眉,与燕莎道:“让你那同学坐在地上别动,他刚才被撞得很严重,脚踝粉碎性骨折,现在感觉不到疼痛,等肾上腺激素过了,他就有感觉了。让他不要乱走,别弄得伤上加伤,那可就麻烦了。”

    苏韬皱了皱眉,那妇女打完电话,与杨亮道:“你现在还不能走啊,别动现场,等下保险公司要拍照取证,不然修理费没法走保险。”

    苏韬被这妇女的态度给气着了,在她的眼里,人命完全比不上车子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