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全文阅读 > 正文 第1648章 罪犯还有底牌
    密室囚禁连环杀人案顺利告破,迅速在全国范围内开始传开。

    警方透露了抓捕的细节,同时公布了犯罪嫌疑人在国外的犯案经历,他曾经杀死了自己的导师、女友、房东多达八人,在国内近两年来囚禁、杀害的人数也高达六人。

    案件告破,得到省里的重点表扬,江清寒、张振等刑警队员都获得了表彰奖励,至于江清寒在公安系统的名声更加响亮了。

    网上甚至一度流传江清寒的个人照片,穿着一身警服,英气飒爽,被网友疯狂热议。但公安部为了保护江清寒的隐私,让宣传部协助删除了这些私人资料,毕竟对于警察而言,过多地将自己暴露在公众视野之中,并不是一件好事,只会引来歹徒的恶意报复。

    燕莎、小雯和杨亮这几天都没有去上课,经历了那么残忍恐怖的遭遇,他们即使去上学,恐怕也难以静下心来。杨亮的父亲从燕京请来了最优秀的心理师,帮三人做了心理疏导,他们的心情恢复得不错,很快正常上学。

    除了燕莎、小雯和杨亮之外,汉州警方还解救了其他几名受害者,他们或多或少被鲍勃虐待,生理和心理上都遭到了巨大的创伤。

    三天之后。

    江准医院的病房大楼,这一层有个特殊的病人,走廊上则是戒备森严,五个特警抱着防暴枪,在门口严阵以待,护士和医生进出都需要严格的审查。

    张振带着一男一女推开病房的门,里面坐着一个刑警,笑道:“江局、张队,苏专家,你们来了啊?”

    张振点了点头,道:“他还是什么话都不交代吗?”

    刑警叹气道:“没错。”

    苏韬看了一眼鲍勃,他躺在病床上,穿着蓝白条纹的囚服,四肢都被纱布包裹着,同时被手铐锁着。

    看到了苏韬,鲍勃一点也不惊讶,嘴角反而露出了一丝笑意,“你们终于来了。”

    语气宛如老友似的。

    苏韬淡淡道:“不用那么热情,我们的关系好像没有那么熟悉。”

    鲍勃摇头道:“你对我不熟悉,但我对你很熟悉。你叫做苏韬,表面的职业是一名医生,其实是一个商人、慈善家、明星,甚至还是某神秘组织的头目。”

    张振听到鲍勃这么说,望向苏韬的眼神不对劲了,江清寒也若有所思。

    苏韬冲着张振和江清寒笑了笑,解释道:“你们没必要相信一个变态的疯言疯语。”

    江清寒没有过多纠结,她皱眉道:“我想跟你核实一些事情,你是不是故意接近燕莎,安排你的假儿子进入同一所高中?甚至那起车祸,也是你们故意制造,然后为了后期邀请他们上门做铺垫。”

    鲍勃盯着江清寒,笑道:“你的联想能力很惊人啊,虽然有些事情过于突然,也有些偏差,但大体上差不多。”

    江清寒沉声道:“你是冲着我而来,为什么?”

    鲍勃道:“精明的罪犯,都喜欢和最厉害的警察过招,你没有让我失望。”

    “不对,我们素不相识,即使我很有名,但你没必要非得挑衅我。”江清寒觉得他的逻辑不通,华夏有名的破案专家太多了,她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没必要跟他一直绕弯子,他暂时不会告诉我们事情,还是言归正传吧。”苏韬转过身,很严肃地问道:“你现在已经没有退路,可以告诉我们,其他人都被你藏在哪儿了。”

    全国各地每年都在失踪人,包括汉州在内,警局也有很多失踪人员,江清寒他们怀疑,之前找到燕莎三人的那个防空洞,只是其中一个魔窟,鲍勃为人谨慎,狡兔三窟,肯定还有其他密室用来囚禁失踪人员。

    鲍勃闭着眼睛,微笑不语。

    张振性子急,皱眉怒道:“现在留你一口气,没将你直接给毙了,那是因为你还有点用处。其实你不说,也没关系。你的假老婆和假儿子,他俩嘴巴肯定没你那么硬。”

    鲍勃轻叹一口气,道:“没必要用激将法。作为一个优秀的团队领袖,会让下面的人知道自己所有的事情吗?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放松吗?因为知道你们不会杀了我。首先我是一个外国公民,你们没有资格给我定罪判刑;其次我如果一个月不去那些囚室投食,那些模特都会死去。所以建议你们还是放我离开,我答应你们,如果给我自由,我会将其他模特全部释放出来。”

    “卑鄙!”张振没想到鲍勃在这种绝境之下,还能够讨价还价。

    苏韬和江清寒对视了一眼,都有些意外,他们原本以为鲍勃已经没有任何退路,没想到他还有杀手锏。

    “我如何相信你?”江清寒脆声问道。

    鲍勃笑眯眯地说道:“很简单,你们应该从鲍飞普他俩的口中问出了他们所知道的地点,你们过去看看,那里是否藏着人。如果的确有人,那就证明我的话可信。对了,我补充一句,他俩只知道我三分之一的囚室。”

    江清寒道:“我知道你还心存侥幸,想要以这个作为筹码,逃出生天?那是不可能的。”

    鲍勃似笑非笑:“你所说的这些话,你的手下们都已经问了我很多遍了。之前我一个字都没说,是因为我不喜欢他们,但你不一样,你应该知道我是冲着你而来的。至于之前杀了几个人,那些都是引起你注意的开胃菜而已。”

    苏韬的脸色变得凝重,如同他分析的,鲍勃从一开始就是冲着江清寒而来,这家伙葫芦里卖得什么药,他背后是否还有其他隐藏的危险人物,如果不趁机铲除的话,恐怕后面还会有纷至沓来的麻烦。

    江清寒道:“说出你的要求,但我提醒你,别想玩什么花招。”

    鲍勃哈哈大笑:“果然是有胆识,从你女儿的身上就看出来了,用一句汉语形容,那就是虎母无犬女?”

    苏韬做到鲍勃的身边,手里多了一个散发着银光的针灸针,将针头瞄准鲍勃要命的部位,笑眯眯地说道:“你是不是想尝一下第五条腿也被钉上的滋味?”

    “别紧张嘛。”鲍勃丝毫也不畏惧,他望着江清寒,“你不要影响江局长的想法,我觉得她肯定会给我满意的答复。”

    啊!

    鲍勃的话音刚落,突然传来一阵锥心刺骨的疼痛,苏韬还真下手了,有准有狠!

    苏韬将那根银针随手扔到垃圾桶里,淡淡道:“怎么样?能好好说话了吗?”言毕,他变戏法一样,手里又多了一把针,每根都闪闪发光。

    鲍勃面色变得铁青,那天他就领教过了苏韬的心狠手辣,论折磨人的手段,苏韬一点也不亚于自己。

    江清寒皱了皱眉,她毕竟是个女人,苏韬当着自己的面,扎那么隐私的部位,显然有点尴尬。

    张振突然觉得下体一凉,下意识地并拢双腿,后背冒出细密的汗珠。

    苏韬能动手绝不动口的气势,成功地震慑住了鲍勃。

    鲍勃痛苦的表情稍微缓和些许,苏韬将手里的一把针,全部扎了下去。

    鲍勃瞪大眼睛,又怒又疼,自己不是还没有说话,苏韬怎么突然又动手了。

    “他这是在滥用私刑,虐待我,你们难道不管吗?”鲍勃痛得几乎抽搐过去,苦于四肢都被铐着,连挣扎都很艰难。

    “我眼睛里眼屎太多了,没看清。”张振真不会说谎,却用手指去挖鼻孔。

    “他不是警务人员,所以不允许用私行的规定,对他而言不起效。”江清寒转过脸,责怪地望了一眼苏韬,意思是你稍微下手并不是狠,而是太龌龊了。

    对待恶人,想要彻底击垮他的自尊,必须要针对某些特殊的部位,苏韬耸了耸肩,冷笑着与鲍勃道:“你虐待那些被你残杀的女性,何曾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鲍勃从疼痛中走出,狰狞地大笑,眼中布满血丝,“想要找到我的其他囚室,也并非很难,只要江局长和苏大夫愿意带我离开这里,我可以给你们充当向导。”

    张振皱眉怒道:“这家伙肯定是存有什么坏心思。”

    鲍勃轻哼一声,道:“我现在是一个四肢全废的废人,难道你们还怕我吃了你们不成。当然了,你们也可以选择忽略我的请求。哎呀,我记得有一个小姑娘,叫做郭蓓蓓,长得挺好看的,应该好几天没吃东西了,关键上次忘记给她留下一点水,人如果只是没有食物,可以活一个月,但如果没有水,最多只能坚持一周吧,不知道她现在还活着吗?”

    他竟然还有底牌!

    张振和江清寒对视了一眼,他们从数据库里调出了近半年全省失踪人员名单,删除一部分故意离家出走或者因为老年痴呆症走失的人员,还有近二十人极有可能是被鲍勃囚禁。其中便有一个叫做郭蓓蓓的女性,是某商场的单身白领,家里的亲人已经搜寻她很久,母亲接受不了女儿失踪的打击,因此得了精神病。

    “别听他的胡言乱语,绝对有什么阴谋。”张振警惕地说道,“我们再审讯他一段时间,逼他说出一切。”

    “时间不等人,我可能接受不了严刑逼供,但等我开口的时候,说不定已经迟了。”鲍勃语气不无得意,却又不敢太过于嚣张。

    “好的,我和苏韬陪你去。”江清寒果断做出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