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穿越小说 > 后蜀崛起全文阅读 > 第四十四章 白玉冻
    东井宫的胖厨娘,现在是一个极为忙碌的人,虽然现在东井宫里面的饭食已经不让她做了,她依旧忙碌的不可开交!

    原因无它,就是大蜀的皇帝陛下,觉得凉粉是个极为不错的东西,不仅爽口,还解暑,夏日里喝上两碗,别提有多舒服了!

    作为一个合格的统治者,有了这样的好东西,自然不可能只顾着自己享用,一干重臣自然是要每家赏赐一些的。

    这种造价低廉,但却极为有心意的食物,用来赏赐群臣,笼络人心,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宫中的妃嫔,听说这样一种令的向来嘴刁的皇帝陛下都赞不绝口,并且亲自命名为白玉冻的吃食,好奇心大起之下,自然是也是想要尝尝鲜的……

    猛然间有了这么多的需求,作为除去玄宝小虫和小彬子三个业余厨子之外,唯一知道如何将豌豆淀粉变成白玉冻的专业人士,胖厨娘自然是闲不下来。

    原本的时候,玄宝见她忙的实在厉害,就给她说了实在不行就再找个人来帮忙的事情。

    哪成想胖厨娘听他这样说,扑通一声就直接跪下了,一个劲的拍胸脯保证,自己一个人绝对能够忙活过来,不会耽误陛下和诸位王公大臣以及宫中的贵人食用。

    见她这样,玄宝稍微思索了一下,也就知道了胖厨娘的心思。

    毕竟能够为皇帝做饭,而且做的还是这种极受皇帝陛下喜爱的白玉冻,对于胖厨娘来说,这是一种无上的荣耀!

    最起码御膳房的那些厨子,现在就被她身上那种耀目的光芒给遮蔽的黯然无色。

    知道了她的心思之后,玄宝也就绝了给她安排帮手的心思,而且还特意跟小虫以及小彬子下了封口令,不让他们将最后的工序说出去。

    毕竟不管怎么说,这胖厨娘都是自己东井宫里的人,能够帮助一下就帮助一下。

    只是看着大门紧闭,只在窗户上留下一道极小的缝隙换气的厨房,玄宝有些担心,这在样的天气呆在蒸笼一般的厨房里面,胖厨娘会不会被蒸熟。

    看看被其余太监不断抬到厨房附近装着豌豆淀粉的木桶,玄宝笑了笑也就不在理会,径直离开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和认为值得努力的所在,既然如此,那自己也就不用多事了。

    东井宫是待不了多长时间了,该收拾的都已经收拾的差不多,除去一些生活必需品之外,其余的大部分都已经被提前装进了箱子。

    前天见了孟昶,谈到最后,玄宝也顺便的将离开皇城前往戎州的事情提了出来。

    对于这件事情,玄宝知道孟昶心里是早就有准备的,他不认为那日被花蕊夫人听去的那一通话,会不告诉孟昶这个前身的皇帝老爹。

    只不过是一直没有确定具体的日子罢了。

    前天下午在确定了那个离奇的梦,只是对玄宝带来了一些暂时还说不明白的好处而没有危害之后,对于玄宝提出前往戎州的事情,他也就没有过多的言语。

    在确定了出行的日子之后,只是拿手拍拍玄宝的肩膀,说了声:“好好历练,身为皇家的人,不想成才都不行。”


中西医结合手册无弹窗
    玄宝不知道孟昶在说这句话时是个什么心情,反正他听了之后,是有些感触的。

    夏日里的热浪席卷着整个蜀中,与繁忙并且充满离别意味的东井宫相比,皇宫的其它地方也并不平静,并且人们心中的烦躁,被炎热扩散的更大,比如说孟玄珏。

    此时的孟玄珏穿着一身轻薄的衣衫躺在树荫下的椅子上,两个宫女在不停的给他扇着扇子,触手可及之处,还摆放有冰过的水果和半壶葡萄酿,不过他依旧烦躁不堪。

    一只多嘴的知了刚刚扯着嗓子交换了两声,就被他拎起一颗熟透的杏子给砸飞了,自己身上也就溅上了不少黄黄的烂果子。

    一旁伺候着的宫女刚要上前帮他清理一下,手还没伸过来,就被他一巴掌抽了上去,恶声恶气的说了声:“别来烦我!”

    因为烦躁,他身上的汗水变得更多了,衣衫都被汗水浸透贴在身上更是让他几欲抓狂!

    站在一旁伺候的宫女,都以为是炎热的天气使得褒王殿下如此烦躁,其实只有孟玄珏自己才知道,炎热的天气只是一个诱因而已,正是令得他如此烦躁的是这两天宫中发生的事情。

    前几天花蕊夫人过来对自己说,以后要少置一些闲气,多多的学本领才是最为要紧的事情,学好了之后,好为父皇多多的分忧。

    原本的时候,他以为这是花蕊夫人见到自己的封号为父皇所降,这才特意过来教导劝解自己,给自己宽心的,当时心中还备受感动。

    直到傍晚时候大哥前来,说出了根由,自己这才知道,原来竟是那贼庶子说了一通拍马溜须的话,被花蕊夫人听了去,这才有了这些事情。

    这让孟玄珏觉得有些难以接受,同时也有些嗤之以鼻,觉得这是那贼庶子在为自己被父皇冷落,将要赶出都城前往戎州在做最后的挣扎,想要通过这些让父皇收回成命。

    在想通这些之后,心里也就好受一些,同时也抱着一种看笑话的心态,毕竟将那贼庶子赶往戎州的事情,已经在祖庙中宣告,昭告天下了,即便是他说再多的话也是无济于事。

    如果单单是这些,孟玄珏虽然会有些气愤,但还是能够将开解自己,不至于会如此的烦闷。

    真正令他如此的是后面发生的事情。

    那贼庶子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种新式吃食,居然能够讨得父皇的欢心!

    如果仅仅是这样也就算了,关键是在进献了那名为白玉冻的都东西之后,那贼庶子居然被父皇单独召见!

    而且还在紫宸宫里,足足呆了一个下午之久!

    这份亲近,这些年来即便是大哥都不曾有过!

    而且那贼庶子居然还厚颜无耻的说,那白玉冻是他研制出来。

    我呸!

    一个乳毛未干的小子,上哪里会有这样的本事?分明是将他东井宫厨子的功劳,按在了自己头上!

    为了讨父皇欢心,真是连一点脸面都不要了!

    他愤怒的想着,同时心里有些气恼,为何自己家的厨子厨子就没有这样本事。

    就在这是,一个手掌突然出现,拍在了他的肩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