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其他小说 > 大王修炼在乡间全文阅读 > 第77章 你刚才是不是......亲了我?
    “嗨,我说,你先别哭了,你怎么回事啊?干嘛跳河?说说。”赵云飞脸有怒色,问那个男的。

    “我、我女朋友和我分手了……”那个男的一边哭着一边说。

    赵云飞听了这话,顿时被气得脸色铁青,两眼都要冒出火来,骂道:“你他妈的,这也值得跳河?我还以为是你爹死了呢!”扑上去揪住那个男的的头发就是一顿大嘴巴,真使上了劲儿,掌掌留痕,抽得那个男的满嘴淌血。

    赵云飞本来不是一个容易冲动的人,但这次不一样,就因为这么点破事差一点就出了人命,这要不是自己及时赶到,现在躺在河滩上的可能就是两具冰冷的尸体,而且自己要不是每天坚持锻炼,没准儿今天就是三条人命啊,汤唯的家庭,自己的妹妹小吉……这后果哪还敢想啊!

    汤唯先开始也是很生气,最没出息的男人才会为女人去自杀呢,可是见赵云飞一直不停手,大有把他打死之势,也就心软了,上前来抱住赵云飞的手臂,说道:“算了算了,你打死他也没用,你问问他还跳不跳了?”

    “我问他?我没那个闲工夫!”赵云飞说着抬脚就蹬在了那人的脑袋上,紧跟着又是几脚,把那人一直踢到水边,说道:“不就是跳河吗?让他随便跳,我要是再救他我就不是人。”说完一屁股坐在沙子上呼呼喘气。

    汤唯走过来坐在赵云飞身边,看着那个男的,那人半边身子浸在水中,脸上沾满了沙子粒,趴着大哭,哭得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倒也显得很可怜。

    赵云飞歇了一会儿,站起身来,把汤唯拉起来,说:“别理他,咱们走。”拉起汤唯就走。

    汤唯却觉得现在就走不太合适,万一这人要是再跳河呢,别管怎么说也是一条人命啊,但她拗不过赵云飞,被赵云飞拉着斜着身子走。

    走了大概有十多米远,赵云飞忽然放开汤唯的手,自己转身又朝着那个男的走去,汤唯满心疑惑,不知道赵云飞想要干什么,她真担心赵云飞会一气之下把那个男的重新扔到河里去。

    赵云飞没有那么做,却捡起了一根树枝在沙滩上写起了字,只见他写到:

    未踏遍万水千山,

    为何逃离人世间?

    一壶浊酒可消愁,

    清风明月无贵贱。

    -----------------

    要历尽艰难困苦,

    才知道人生百变,

    战天斗地是豪杰,

    铁骨铮铮为好汉。

    -------------------

    既尝遍苦辣咸酸,

    更不惧柔肠寸断,

    流水落花情已去,

    海角天涯再续缘。

    赵云飞写完后把树枝往河里一扔,然后转身离去。

    汤唯看了这首诗,不由得痴了!

    汤唯是一个喜欢诗歌的文艺中学生,本身也是一个学霸,涉猎广泛,无论是古典还是现代,各种流派的诗歌都读了不少,然而她看了赵云飞即情即景写下的这首诗,既有古典诗歌的对仗工整、韵律优美,又有着现代诗歌的浪漫气息,同时还充满了铁血豪情和豁达随意的情怀,很能感染人的情绪,堪称古今结合的经典之作,更可贵的是他挥笔而就,才思竟然如此敏捷,实在是令人可敬可佩。

    “别发呆!”赵云飞返回身来拉了汤唯一把。

    汤唯在这个工夫已经把那首诗看了两遍,牢牢记在心间,她的大脑袋可不是白长的,那叫一个冰雪聪明。

    两个人深一脚浅一脚踩着河沙来到桥下,到桥面上去最近的路就是从这里爬上桥面,赵云飞手握桥栏杆轻松的翻了上去,然后把手伸给汤唯,没想到却被这丫头拒绝了。

    “我自己来。”说着汤唯伸出白玉般的手臂,抓住桥栏杆,双脚蹬着石壁,竟然也毫不费力的爬了上来。

    这令赵云飞对她刮目相看,这两下子虽然简单,但一般的女生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做到的,这个县城里来的女孩一点都不娇气,怪不得她敢下河救人。

    来到小桥上,他俩推起自行车并没有急于骑上,而是顺着大坡步行走上了河堤。

    河堤上柳树成行,荒草满坡,四外一望,秋空寥廓,秋色迷人,尤其是白马河,蜿蜒曲折,清清亮亮,倒映着天上的蓝天白云,真是“秋水共长天一色”。

    汤唯支好自行车,独自顺着河堤上的林荫小路往前走去,赵云飞看了看她的背影,心说这女孩古灵精怪,心思实在是难猜。

    没法子,他只好也把车子支上,跟了过来。

    汤唯折了一根柳枝,手上一边摇动柳枝,脚底下似乎迈的是舞步,优雅曼妙,又俯身摘下一朵
绿茵行记最新章节
小小的野花,别在手腕上的橡皮筋上面,倒也别致有趣,见赵云飞跟了上来,自己偷着抿嘴儿偷笑。

    河堤上空旷无人,赵云飞不知道她又想要干什么,默默的跟在她后面,只能看见她两个白净的耳朵,和那个大圆脑袋上的马尾辫一上一下的晃动,似乎是在自得其乐。

    “你知道我为什么约你到这儿来吗?”觉察到赵云飞走近了,汤唯微微侧身说道。

    “为什么?哼,”赵云飞冷笑了一声,想起刚才在河里的那惊险一幕,心里全是火,说道:“还能为了什么?为了来送死呗!”

    赵云飞本不是一个喜欢斤斤计较的人,但这次不一样,想想都后怕,那一肚子的火儿一时半会儿的还下不去。

    汤唯却“扑哧”的一声笑了,对于刚才的惊险似乎全不在意,说道:“那是个意外,人生充满了意外,不是吗?”

    赵云飞心里说:“竟然还能笑得出来?”扭头瞅了瞅还趴在河滩上的那个男的,没说话,他不喜欢说这种酸不拉机的话。

    “你相信命运吗?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冥冥之中我们恰好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个地方,不早也不晚,拯救了那个可怜的生命,我们像不像拯救天使?”汤唯双手合十,闭着眼睛转了一个圈,那模样倒有些像观音菩萨身旁的小龙女。

    赵云飞在鼻子里哼了一声,有心想要讽刺她两句,最终还是没理她,心里却说:“还挺会整词儿,还拯救天使呢,差点没沉到河底喂鱼,喂了鱼你该说拯救鱼群了。”

    汤唯见赵云飞表情冷漠,一直都不理她,也不以为意,转过身来面朝赵云飞,倒退着一边走一边说:“我今天就是想以班长的身份了解一下,你为什么一个星期没来上课?”

    “我去打工了!”赵云飞想都不想,简短的说道。

    赵云飞早知道她会有此一问,他也明白这个事情没有必要隐瞒,就算想要隐瞒也隐瞒不了,大家迟早都会知道。

    “打工?”汤唯一愣,这个词在她脑子里转了好几圈儿,她一时还没想明白,一个刚上初中的学生,能打什么工?

    “你这么长时间不来上学,不怕牛老师找你谈话吗?”汤唯的目光定定的停在赵云飞的脸上,希望能够从他脸上找到一些蛛丝马迹,这几天她也挺纠结的,关于赵云飞旷课的事情,她一直没找班主任汇报,要是其他同学旷课她早就汇报了,但赵云飞不一样,这样一拖再拖,一直拖了一个星期。

    “班主任已经找过我了,他不反对!”赵云飞淡然地说道。

    “牛老师找过你?不反对?”汤唯一脸惊讶的表情,惊讶之后,她似乎有些明白了,一个学生,旷课长达一个星期,班主任不可能不知道,然而,班主任在知道的情况下还不反对,这到底是什么节奏?

    好几种可能性在汤唯的大脑袋里快速闪过,最后,所有的可能性全都指向了一个原因——贫困!

    刚上初一的学生,未成年的少年,人品正常,学习成绩优秀,家里面若不是特别贫困的话,怎么可能会放弃学习逃一个星期的学去打工?

    至于贫困的原因,那就不是汤唯能够想象得到的了,尽管她冰雪聪明,但毕竟她是在蜜罐子里面长大的,虽然知道贫困这个名词,却完全没有切身的体会。

    望着赵云飞脸上冷冷的神情,汤唯知道这个话题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因为她清楚,家庭贫困的学生一般自尊心都很强——即使贫困并不是他们的错。

    汤唯转过身去往前走了两步,说道:“你写在沙滩上的那首诗……算了,先不说这个,”她停住脚步,忽然又转过身来,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的盯着赵云飞说:“我问你,你刚才是不是摸我那里了?”

    汤唯并没有说明“那里”是“哪里”,也没有做出手势指明是哪里,但赵云飞明白。

    赵云飞也停住脚,愕然的瞪视着汤唯,不过在汤唯的大眼睛的逼视下立刻败下阵来,脸红了,把头扭向一旁说道:“我那是在做急救,你当时昏迷不醒……”

    汤唯看着赵云飞窘迫的表情,不知道是为什么,心里特别的开心。

    “是做急救吗?你是不是先摸了一下,知道我有心跳,为什么还要摸?”说到这里,汤唯自己也脸红了一下,好在她平时就是一个很大方的女孩,该说就说,不会扭捏作态。

    赵云飞被她给气乐了,说道:“大小姐,您能不能看清楚?我不是医生,更不是神仙,我也从来没给人做过急救,所以只能把急救方法照搬过来,而且你在昏迷,我能确定你那个小心脏什么时候停下来?”

    汤唯用力忍住笑,故意板着脸,说:“你这个解释勉强过关……还有啊,你,刚才是不是亲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