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修真小说 - 长生苟道:从魔门卧底开始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请神降临,长公主也是巫女!

第四十章:请神降临,长公主也是巫女!

        同时,

        余书梁上仙境巅峰仙气膨胀,全然汇聚到肉眼,竟直接在万万里高空,清晰可见地直视“黄毛”和魏无鑫两人一杀一挡,一挡一杀,推推挡挡的僵持战局。

        毕竟一个是无修为的废物,一个是重伤的太监,两人现在看上去确确实实是半斤八两。

        至于原本就该在此的赵汉,则早已识趣地逃之夭夭。

        夏萱……她都知道“黄毛”是林石,对外又是被他拿掉一血的女人,岂会管?

        八荒龙楼的青蛟,他更是无所谓了,谁死,他都不关心。

        死谁,都对他龙楼有利。

        “魏无鑫,你特么敢动我?!”‘黄毛’瞪着大眼,特意表露出自身很气很恼,还有近乎颠覆他三观的认知。

        “看来本公子没有说错!”

        “就是你调包了本公子带来的宝贝!”

        “还有我南佛宗弟子们的死,也特么肯定是你事先给他们投的毒!!”

        刺耳喧嚣极其愤怒的声音落尽,在场的人以及余书梁和南方洛都为心中一震,大惊失色。

        投毒?!

        你是说你南佛宗那二十位下仙境弟子不是被魔破天一刀砍死,而是在战斗前就被人给下了毒?!

        嘶~

        不过也是。

        毕竟魔破天刚破关踏入仙人境不久,就算这几日撑死到了下仙境,可他学的仙法再特喵的牛皮,那也不能一刀砍死二十位货真价实的下仙境啊!

        亘古至今,从未有过,简直匪夷所思至极。

        原来……原来是这二十位弟子事先就被人给投了毒。

        怪不得怪不得。

        谁?

        谁敢这么大胆?!

        放眼整个北天大陆,南天大陆,有谁敢如此找死?!

        这已然不单单是和南佛宗作对,而是和整个南天圣朝,整个南天大陆作对!

        而且,与人家魔破天还有魔门关系就不大了啊。

        这件事性质不再是因实力不济而死,而是被奸人所害!

        所以当真是魏无鑫?!

        他大胆!

        这一刻,赵汉,夏萱,青蛟,余书梁,南方洛全部震惊。

        最为震惊,惊慌失措的,必然是魏无鑫!

        “不说话就特么代表你个王巴蛋承认了!”

        林石怒声大喝,暴怒。

        脸上那道深邃瘆人的刀疤,因怒火彻底将整张脸撑裂。

        “砰”得一声!

        最后半息到。

        所有人顿觉脑海一震。

        再现时,“黄毛”竟如丢了魂的死尸一般,重重地倒在地上。

        一柄血淋淋的刀子笔直地插在他心脏处!

        刀身在内,刀柄不在!

        至于刀柄具体在哪?

        赫然在魏无鑫手中!!

        至此,一切的一切,都在林石的掌控中。

        黄毛的死,南佛宗二十位下仙境弟子的真正死因,灵器半仙器被调包成赝品一事……

        这些事原本都应该和魔门这个敌人有关,毕竟魏军和南佛宗弟子今日打得就是魔门!

        可今,上述种种一切噩耗,魔门却成了与之最没有关系的存在!

        哪怕魔门是敌人,哪怕两军确实在战场上生死搏命,浴血拼杀。

        可……两军交战搏命,有死有活,自古至今不是再正常不过?

        不然还打个屁!

        “砰砰砰~”

        沾染着“黄毛”体内鲜血的刀柄,一下子从魏无鑫手中脱落,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响动。

        “不是朕,不是朕。”

        “不是不是,不是朕!”

        “不是朕杀的,不是朕杀的。”

        “也不是朕下的毒,不是朕,不是我!!”

        刹那间,魏无鑫疯狂摇头,哆哆嗦嗦,毛骨悚然,面孔煞白,两眼惊慌失措。

        他重重地跪在地上,蜷缩起身子抱着自己脑袋,嘴巴打颤:“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杀的……”

        在场众人怔怔地看着这一幕,似一时半会确实无法反应过来。

        然,

        下一秒。

        一个浑身浴血,血肉模糊的男子,突然闯入营帐。

        “少宗主!!”

        男子看到倒在血泊中的“黄毛”后,当场惊愕大吼。

        此子,正是上次来给“黄毛”说西娜·沙雅被绑着送来一事的,南佛宗弟子之一,南朽。

        只是此“南朽”仅仅是林石的一道分身罢了。

        来此的任务也很简单,再加把火!

        不然林石还真不放心,觉得很不稳健。

        “魏无鑫,我要杀死你!”

        “你对我们下了毒,现在又杀了我少宗主,你怎敢!!”

        “我要杀了你!”

        浑身浴血伤痕累累的‘南朽’狰狞着一步踏出,刀还起,竟浑身猝然虚脱,一头朝地上扎去。

        “扑哧”一声!

        “南朽”脑浆炸血,说巧不巧地正好和“黄毛”倒到同一把刀上。

        人证,物证,口供,这是定罪三要素,此刻,俱在!

        这时候,就算不是你魏无鑫下得毒,杀的人,也必然能反咬你一口。

        嘿嘿……更何况,这本就是你魏无鑫下得毒,杀的人!

        赵汉,夏萱,青蛟,余书梁,南方洛,亲眼看着你杀死“黄毛”,而后又亲身看到“南朽”拼命吊着最后一口气也要回来揭穿你……魏无鑫下毒毒害南佛宗弟子,调包灵器半仙器,而今又亲自杀死“黄毛”,彻底坐实!

        至于你为什么要杀?

        动机是什么?

        你觉得南佛宗宗主南佛陀,还有南佛宗其余弟子们会冷静下来思考?!

        现代法治社会有时候都会一命偿一命,武道世界那更是必然。

        ……

        “堂姐,所以我该怎么写?”

        雷云上,余书梁强忍着心中久久不能平息的震惊,声音有丝丝发颤道。

        简纸上的内容,自然是一会要送给南佛宗的战讯。

        上面,要不要写南佛宗弟子全军覆没,就连你那私生儿子“黄毛”也都被魏无鑫给捅死。

        一切的一切,罪魁祸首都是魏无鑫!

        这……要不要如此写呢?

        “额……”南方洛单额一声,然后战术性转身,背手,唯独留下曼妙的翘臀,后背。

        你问我,我问谁?!

        刚才你不是想阻止,想擒住这个假“黄毛”吗?

        你不是也没出手。

        所以……

        “这还能怎么写?”南方洛依旧背着身,“刚刚你我亲眼所见,此事人证物证口供,俱在,还能怎么写?”

        “照着如实写!”

        “得。”余书梁应声,信手挥笔,白色简纸瞬间被墨黑色墨水浸染。

        “不过有一点你担忧的对,”说着,南方洛微微转身,“这事后,南佛宗必然会举倾巢之力诛杀魏无鑫,灭魏国以报仇雪恨。”

        “恰逢南方印又寿诞将至,这确实是难得,又独一份天大的功劳!”

        余书梁点头,脸色稍许严峻:“如此,南天大陆必乱,往日和平将不在。”

        “和平?”南方洛轻笑,“南方印既然有了那五十万秦皇兵俑的掌控权,那他攻打北天大陆一统人界的顾虑便少了一分。”

        “只要北天大陆,南天大陆,无尽红海未完成人界大一统,你觉得,会有和平?!”

        余书梁低下头,被堵得语噎。

        对于南方印的野心和狼心,他再为熟悉不过,他深谙此理。

        “所以,”南方洛一改神色,脸上生出无尽地崇拜,露出一双信仰,侍奉,虔诚的眼神,“所以需要其它强大的力量来改变!”

        “所以本公主才会选择成为巫女,才会视伟大的巫神大人为主!”

        “而你,却一直选择中立。”

        “堂弟啊堂弟,唯有请神降临才能镇压仙、人两界,才能换来你心中最为长久最为向往的和平……这个道理,近二十多年过去了,你也该懂了。”

        可为什么是巫女,为什么是巫神,就因为堂姐是女儿身……余书梁在心中聒噪,没敢吱声。

        “鹰~”

        南鹰再来,待到战讯整理完毕,它啼叫一声,再次升空,展翅高飞。

        余书梁怔怔得看向魔门,看向那个他有些看不透的魔门。

        他虽不是战争一统派,也不是请神降临派,是中立也是和平派,但他知道,魔门经此一事其地位、实力、威望都将会向上而行,如日中天!

        还有,今日魏国攻打魔门一战,魔门这一战不但赢了,而且还太过于漂亮和干净。

        余书梁恐怕都想不到,他对魔门往日的看法,从此刻起,竟已然开始慢慢地发生改变。

        北天大陆,魔门,八荒龙楼,西沙国,他打心底由衷地认同了这个三国鼎立的局面!

        末了,

        余书梁听到魔门内传来欢天喜地的欢呼声。

        只见人人高举,高喊着——

        “五师兄牛笔!”

        “五师兄你就是我的神!”

        “五师兄我靠了,您简直就是神仙再世!”

        “五师兄,五师兄。”

        “五师兄,五师兄……”

        而众人口中的林石,在众声吹捧下,却不紧不慢地拿出一个笔记本。

        他轻咳两声,示意众人安静。

        然后,面色严肃,厉声道:“这一战虽然赢了,但是问题很大!”

        “大的离谱!”

        “大到外院弟子和内院弟子就要全军覆没,大到整个魔门都要为之覆灭!”

        “所以,你们的庆祝和欢呼,到此为止。”

        “下面,凡是我点到名字的弟子,一人拿着一份模拟题回房间抄写一百遍。”

        “然后再给我针对“差点被魏军砍死”这件事,写一份6000字的检讨。”

        嘶~

        众人皆忍不住倒吸凉气。

        魔能魔净魔蝉三人见状,识趣地就要悄悄地离去。

        然而,

        他们三人一转身,却见还有一道分身,似早在此地等候着。

        呜呜呜~

        五师兄,你就是魔鬼!

        五弟,你就是个疯子!

        呜呜呜~

        眨眼间,欢声不再,哭声四起。

        许是,

        乐极生悲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