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修真小说 - 长生苟道:从魔门卧底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林石绝不可能杀死他!

第五十四章:林石绝不可能杀死他!

        “小妹妹,本公子打眼一瞧,一看你就是个雏!”

        “要不就跟了本公子吧。”

        仙界囚牢,巫女仙宫内,一位长有浓密络腮胡须的貌美男子,几步微踩如蜻蜓点水,快步闪到于瑶瑶眼前。

        在她错愕和来不及防备中,男子伸出左手食指和中指,轻轻将她下颚托起,正含情脉脉地看着。

        “怎么样小妹妹,还犹豫呢?”

        男子说着,右手中蒲扇一收,直接伸出自己咸猪手,对着于瑶瑶那两个小苹果就是一顿收拾。

        “我就知道是你!”

        “哎吆哎吆,捏疼了,洛洛姐,你轻点!”于瑶瑶忍不住喋喋出声,脸色红润,嘴中发出喃喃声。

        “咯咯咯~”

        男子露出悦耳轻灵般的笑声,“瑶瑶,姐姐我看你这不是挺舒服的嘛。”

        “哼!”于瑶瑶冷声一哼,“山山姐,洛洛姐她欺负我胸小!”

        “你……你怎么还在那看戏!”

        瑶瑶回头,气汹汹地当场告状。

        然而,在看到她那位亲姐不但没出手救人,反而还一脸幸灾乐祸后,于瑶瑶气得更凶了!

        两个小苹果因被南方洛措不及防地一顿收拾,其内裹的内衣早已脱落。

        于瑶瑶气嘟嘟地撅起小嘴,低头看了看自己胸脯,嘀嘀咕咕道:“这……这明明也不小嘛。”

        顺着她的视线落下,没了内衣束缚后胸前两个苹果轻晃,肉眼看上去确实不小。

        可惜,

        此刻她却忘了站在自己身前的两个女人!

        正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对比越大,伤害越深。

        看到于山山和南方洛那四座起伏不定的山峦后,于瑶瑶当即恼红着脸蹲下,托腮,翻白眼,谁也不理。

        见状,南方洛褪去男子装扮,恢复高挑身姿,指了指宫外:“山山,刚才那个男人,是林石吧?”

        于山山点头,竖起大拇指:“洛洛姐好眼力!”

        “少贫,”南方洛快步来到窗前,眺望着林石离去的方向,清晰地看到三牧正和他离开,“他可是凡人!这里是仙界囚牢,被镇压在红海之下,说吧,他怎么进来的。”

        南方洛的质问,让得于山山和于瑶瑶相视一眼,眼中情绪万千。

        于瑶瑶抿了抿嘴,正要将林石获得秦渊传承,获得那五十万秦皇兵俑的事说出,毕竟在她自己看来,南方洛也是巫女之一,所以非外人。

        然而,

        她将要说出口时,眼前的视线却被无声走来的于山山遮挡。

        后者,抢在她前面,出声:“洛姐你这话问的,肯定你怎么来的,他就是怎么来的。”

        闻声,南方洛眉头紧皱,脸上再无笑意:“说清楚!”

        “画。”于山山单单说出一个字。

        南方洛莲步轻踩,踏在半空中走近,脸上凝重愈加。

        近前,她压低声音,道:“巨龙族圣女那副画像这些年确实在魔门,但就是因为存在的时间太久,多年过去都无人发觉其中隐秘……”

        “于山山,你觉得本宫会信?!”

        “不是这样的洛洛姐!”于瑶瑶一下起身,她没想到自家亲姐回答这么一个问题,竟然如此绕弯子,赶忙要解释。

        于山山突然提声:“洛姐自然是不信的!”

        瑶瑶,你给我闭嘴!

        独属于她们孪生姐妹花的心声再现,于瑶瑶委屈巴巴地低下头。

        于山山捋了捋散落在自己脸周的长发,任凭其随窗外风吹风起,“可若是那个小男孩给林石指路呢?”

        小男孩?

        哪个小男孩给他指路?!

        指条路还能指出巨龙族圣女画像能通仙界囚牢?

        看到南方洛半信半疑地开始沉思,于山山冷眼一瞥于瑶瑶,示意她把嘴巴闭紧,闭好!

        “多年前,西娜·沙雅曾随意救助的那个小男孩。”

        “妹妹我要是没记错的话,洛洛姐当时是去晚了一步,不然现在这个小男孩便不会被她随意起名,叫什么小沙子。而是姓,南方!”

        “姐,山山没记错吧。”于山山两眼眯成花,轻声道。

        南方洛顿觉整张脸一僵,是笑也不能,哭也不能,一时间就这么僵在原地。

        是他!

        小沙子!

        是他给林石指出了巨龙族圣女画像背后的秘密。

        “为什么?”南方洛脑回路回转,直接问。

        “哎~”于山山先是哀声一叹,没有急着回答,就让她心中不解再待得久一点,自己默默地走到窗前。

        她确认三牧已经带着林石离开巫女仙宫后,才回道:“西娜·沙雅的命鳞被人拔掉了。”

        “小沙子就是因为这点,才告诉林石画像通往囚牢。”

        “洛洛姐不要忘记,冰火龙族一脉命鳞一但被人拔掉,只有她们的圣女能解救。”

        南方洛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展,关于冰火龙族的族内诅咒,也就是命鳞一事,她自然知晓。

        西娜·沙雅有生命危险,然后被她救下来的小沙子处于感恩报恩帮助……告诉了林石,沙雅的母亲也就是冰火龙族圣女被囚禁在仙界囚牢,随后又告诉林石怎么进入囚牢。

        南方洛飞快地顺着于山山给出的理由,一一地对应着逻辑。

        至于小沙子为什么不亲自,不自己来仙界囚牢,那是因为他的身份不允许!ωωw..net

        他若强行进入此,必然会遭受前所未有的规则反噬。

        刹那间,南方洛心中的不解,似彻底地得到了解答,她脸上再现两个可人的小酒窝。

        “原来是这样,我了解了。”南方洛沉声道。

        嘶~

        见状,于瑶瑶忍不住在心中倒吸凉气。

        她万万没想到自家姐姐这次竟然敢隐瞒真正的原因!

        南方洛可是巫神使者!

        姐啊,一但得罪了她,那咱们两个巫女都得死。

        你现在隐瞒林石获得秦皇兵俑掌控权,并从师父口中得知巨龙族圣女画像就是仙界囚牢入口的事……难道就没有想到万一哪天暴露呢?

        南方洛不是死人,不是木头,等她出去或者哪天遇到林石,她完全可以亲自去问!

        问,便有可能露馅,纸,终究包不住火啊。

        于山山点点头,补充道:“所以我便将沙雅母亲困在荒山监牢的事,告诉了林石。”

        “哦?你可不是这么轻易松口的人!”南方洛抬头,目光如炬,“条件呢?”

        于山山一改脸色,严肃道:“让他帮咱们杀死,娄雷!”

        “咯咯咯~”一下子,南方洛忍不住笑了,“林石不过半仙境凡人之躯,你让他去杀死一个平仙境仙人?!”

        “恐怕他能不能到达荒山,能不能破开西沙国仙府布下的封印,都是问题。”

        于山山抿抿嘴,没有吱声。

        “林石,林石。”南方洛禁不住开始呢喃,“余书梁倒是说过这家伙神鬼莫测,还想让我拉他入伍……今日你又让他去杀娄雷。”

        “得!本宫就看看这个叫林石的,到底有个几斤几两,到底哪里神鬼莫测!”

        “半仙凡人潜入荒山囚牢,又是寻找冰火龙族圣女,又要杀死平仙境中期的娄雷,还要全身而退再从画像中回到魔门……啧啧啧,这听起来就荒诞至极!”

        是吗?于山山默声。

        可就是这么一个荒诞至极的家伙,却能被我师父看重,并获得秦皇兵俑的掌控权。

        洛洛姐啊,你还是这般眼高手低,目中无人。

        既如此,三日后,让我们拭目以待!

        “行了,本宫今日来,也不是为争论林石这个问题,他也入不了本宫眼。”

        南方洛说着,从袖中摸出一块青铜色的璞玉,上面写有“仙界选妃”四个字,“山山,瑶瑶,凭你们两个人的姿色,从众仙女中脱颖而出,完全没问题。”

        “最重要的,这是你们两人名正言顺离开仙界囚牢的机会!”

        “只要离开这处囚禁之地,咱们才有时间去寻找其她巫女,才能加快唤醒巫神大人的步伐。”

        南方洛神情恳切,以表心意。

        “用这种方式出去?”

        “哈哈哈,可是出去后又怎样?”于山山生出苦笑,“在囚牢内,有巫神大人种下的花海,至少能够保证我们两人的安全。”

        “洛洛姐,我和瑶瑶与你不一样,你除了巫女这个身份外,还是南天圣朝长公主,广寒仙宫上仙仙子,你不需要巫神大人的花海庇佑,但我们两人需要!”

        南方洛皱眉:“但只要你们被任意一个仙宫选中,以妃子身份入宫,也是你们的依仗。”

        “妃子入宫?!”于山山嘴角戏谑,“让我和瑶瑶去伺候,去侍奉仙界那群老不死的玩意,门都没有!”

        “长公主大人,好走不送!”

        你……

        南方洛眼中发狠,视线瞅向于瑶瑶,看到后者并未站出来说话,也并未有任何支持自己,亦或是想要借助此次“仙界选妃”一事跳脱囚牢的想法,她咬了咬牙,只能作罢。

        于山山,你就这么相信林石能杀死娄雷?!

        ……

        另一边,做为烫手山芋被三位巫女姐姐争相讨论的,林石,此刻正背对着三牧,挥手。

        “兄台,一定要活着回来啊!”

        “只要你能活着回来,我三牧便送你一头牛!”

        “兄台,一定一定要活着回来。”

        声音从低到高,从高到渐行渐远,少年郎三牧眼里的期盼,就像临近初秋的萤火虫,愈渐稀少暗淡。

        他拍了拍大黑牛的脑袋,叹了口气,转身,呆滞。

        放眼望去,在三牧身后竟是密密麻麻的人海。

        “叔叔,大伯,二伯,你们是……你们是什么时候跟来的?”三牧灿灿道。

        “你蒙说别的!”一位嘴中叼着老烟杆的,满鬓花白的佝偻老人,叼着烟杆挥手,“这小子去杀谁了。”

        “大伯您,您不该问我啊,您该去问山山大人。”三牧有些不自然,道。

        “少和我这个老头子来这一套!”烟杆老人瞪大眼睛,“是不是杀娄雷?是不是去了荒山!”

        话音落,身后众人纷纷攘攘地拥上来:

        “三牧,你小子还真是被于山山那两个姐妹迷得鬼迷心窍!”

        “这种事今日我们大家伙不来,你是不是就打算一直瞒下去?”

        “三牧啊三牧,咱们是人,是仙,不是巫女,你怎么能宁愿向着她,不向我们大家伙。”

        “不是我们这些当长辈的说你,是你眼中当真没有我们这些长辈!”

        “……”

        众仙人们左一句右一句,指着三牧和那头大黑牛,以及一只狗就是一顿劈天盖地的数落。

        三牧和以往一样,只顾着低头,任由他们骂,他们说,他们教训。

        一个泛黄沾染油污的老烟杆,突然横在他眼底,吓得三牧连连后退。

        “牧啊,你可知娄雷是平仙境,又被一群上仙境仙人看守。”

        “那帅小伙不过半仙境,大伯问你,你好好答如实答,你觉得这小子有胜算?”烟杆老人,低沉道。

        少年郎三牧摇摇头。

        胜算?

        不可能的事!

        娄雷要这么好杀,还用得着拖到现在?

        咱们大家伙随随便便站出一人,哪一个不是上仙境?!

        可事实是,哪怕是于山山这个上仙境巅峰,又有巫术助阵,都杀不了娄雷。

        所以对于林石这个刚踏入半仙境不久的家伙而言,绝对杀不死娄雷!

        “瞧瞧,大家伙瞧瞧,三牧不傻,是那个叫林石的小子傻。”烟杆老人将烟嘴放在口中,贪婪地抽咽数口。

        渺渺浓烟四起,凝成一圈又一圈,在众人头顶来来回回地打转。

        “魔破天也是糊涂,刚出关怎么就收了一个傻徒弟!”

        “五弟子是吧,之前看他反杀魏国大军的表现,自始至终就敲了敲战鼓,可见实力、能力都一般。”

        “这个叫林石的,也就长了一张俊朗的脸,所以才能被于山山这婆娘看上。”

        “他是不是不知道娄雷是谁?也不知道他是个什么境界?更不知道他被关在哪?”

        站在烟杆老人身后的人,借机说话,再次嚷嚷起来。

        所有人,包括三牧在内,显然都不信林石能成功杀死娄雷!

        “于山山给了这小子几天时间?”烟杆老人吧唧着烟嘴,眼珠转动,狡猾兮兮道。

        “三天。”三牧如实回答,少年郎身份突显,在这些长辈尤其是大伯面前,他不敢隐瞒,也知道隐瞒不了。

        “果然没错!我就知道这婆娘没安好心。”烟杆老人握着杆的手不禁抖动,气得哆嗦,“她这是想在仙界选妃之日送给他们一个死尸!”

        “送给他们一个大礼。”

        “可她根本没有想过,这只会让那些大仙更加震怒,让囚牢封印更重,让咱们的日子更苦!”

        烟杆老人说着,气急攻心就要站不稳。

        众人纷纷向前,赶忙搀扶,权威。

        “大伯,没事,林石杀不死娄雷。”

        “大伯,她们是不考虑咱们这些人的生死,但于山山这次的阴谋,肯定完蛋。”

        “是啊大伯,他不可能杀死娄雷,娄雷三日后也只会平平安安的走出囚牢,再回仙界!”

        烟杆老人听着众人说辞,无声地冷笑。

        是啊,他娄雷这种在上面有靠山,有人兜着的神仙,还能再回仙界,可咱们呢?!

        咱们这些从人界靠自己力量升入仙界,出身卑微的贱民们,只因三界大战之时站错了位,便终生出不去!

        出不去了啊。

        “杀不死好,杀不死好啊。”

        “他杀不死娄雷,那咱们这群人便还能继续苟且,继续活着。”

        烟杆老人任由众人搀扶着,低头自语着离去。

        三牧牵着大黑牛默默地跟在众人身后,灰狼狗大老黑紧跟在他身后。

        仙界囚牢的人,就是这么怪。

        有人想出去,有人不想出去,别人出去了没出去的人就眼红。

        更怪的是,若众人齐心合力破天荒的反抗一把,那明明所有人都能直接冲出这死气沉沉的囚牢!

        可惜,众人做不到齐心。

        三牧低着头,如上述种种,这般想着。

        他总觉得,多年未有变动的囚牢内,因林石这个外人的闯入,将会发生无法预料的变故。

        而且还是大变故!

        虽然无法断定这个变故是好是坏,但,倘若仙界囚牢一直保持着原样,那又有什么用?!

        三牧转身,目视后方,在那里有着一处虚无缥缈,狂沙怒卷的大山,正是荒山。

        “所以林兄,三日后,就看你这个外来人能不能让这数百年未曾有过变故的囚牢,来一场大爆炸了。”

        ……

        “呼~”

        “娄雷,娄雷,平仙境中期,还有各种上仙境仙人看守!”

        “我一个连仙人境都没踏入的小垃圾,怎么可能杀的死。”

        一张小纸人从魔门藏书阁某层书架某本书里浮现,在他的手里,有的,是一副地域辽阔的地形图。

        此图,正是刚刚于山山给予。

        “所以,我需要做好万全的准备,备好详尽的行动计划。”

        “我想,这也是秦渊前辈那日看中我,也是于山山将此任务交给我的原因吧。”

        “一个字,苟!”

        “两个字,稳健。”

        想到这,林石露出久违的,龙王招牌笑。

        “系统,我选择接收近几日战斗胜利的奖励。”

        “要求不高,和之前一样,整合一下送给我一个大奖就行!”

        “像那种什么垃圾武学之类小奖励,我丑拒!”

        “这也是我压到现在才接收奖励的原因。”

        【额……明白!】

        【正在分析宿主成功存活后的奖励。】

        【请耐心等待几分钟。】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