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修真小说 - 长生苟道:从魔门卧底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七十九章:我林石要争这天下!

第七十九章:我林石要争这天下!

        难道是我刚刚突破仙人境的事,暴露了?

        念头突生地刹那,林石当即默默否决!

        首先,仙门还是如以往一样,未曾正儿八经地开过。

        既然没开过,对人界尤其是北天大陆上的武者们而言,就决然不会感受到仙气波动。

        所以,这是肉眼可见,极其客观地踏入仙人境的事实条件!

        此条件要是不破,凡人根本无法破仙。

        其次,我是破了仙人境,但可不是在人界啊,我是在九天神塔内破境。

        由此,破仙人境所引发的惊天大动静,不会在人界出现,我的凡人踏仙可以说是毫无任何波动和丝毫风吹草动!

        除非余书梁这厮,跟着我一同进入九天神塔。

        最后,

        我这一身对外的修为,根本未曾有任何改变,自始至终都是半仙境!

        之前是,此时此刻面对余书梁也是,未来可能还会是。

        到底什么时候对外公布出我是个“谪仙境”,需要根据到时候地具体情况而论。

        毕竟这种隐藏真实修为的感觉,会让林石觉得颇为心安。

        综上,

        这家伙特喵的在炸我!

        “哈哈哈~”

        林石举世罕见,非常帅气的脸颊上,露出爽朗畅快的笑容:“余院长可真是会说笑。”

        “这主张以文治国的南天圣朝,南天大陆,还真就是和我粗鄙武夫不一样。”

        “随口一句,就让林某心生愉悦,可惜,你也看到了。”

        说着,林石低下头,笑容瞬间僵住,油然而生一种惋惜、愤懑感。

        同时,又毫不遮掩,大大方方地对着余书梁展露自己那宽阔健硕的胸襟,半仙境的实力如轻抚过海面的浪花,不强不燥不慢,可谓是将半仙境灵气如大海之宽之广,彰显地准确无误。

        余书梁手中蒲扇遮在胸前,那双天生的“火眼金睛”无形中偷偷发力,火焰目力化作丝丝缕缕的波,股股条条地涌向四周。

        林石同他对视!

        一位是前世名牌戏剧学院毕业,专业知识稳扎稳打又在各种大大小小片场跑过多年龙套,最后凭借着一部《无间道》电影反派一炮而红,并获得影帝之称的演员。

        一位是自小天生火眼,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事无巨细过目不忘,破境破颈如履平地,前不久受到大名鼎鼎无数武者、仙人都梦寐以求的仙界仙宫应聘相邀,又是人界誉为“人界仙院”的南天书院的副院长。

        前者真实实力,刚破仙人境。

        后者真实实力,不祥,只因破境破颈无难度,遇强则强。

        前者对外展示实力,半仙境。

        后者对外展示实力,上仙境。

        是初期,中期,还是巅峰,都看各自处在那时候的心情。

        余书梁是不速之客,林石是地道之主。

        关门打狗送客,还是蓬荜生辉欢喜迎接,皆在四目对视之中。

        吱吱~

        叽叽~

        杂院内,乱悠悠簇拥爬满爬山虎的墙壁上,有两个不知名的小虫虫,像是同父异母又像是异父异母完全没有血缘,正情不自禁地互相对着彼此发声。

        滴答。

        滴答。

        在满是爬山虎的墙壁下,有着一口天然贯通的古井,古井深幽不见底,用肉眼无法一眼看尽。

        不知是天空屯屯的雷云中,刚刚有着滴滴点点的水珠落下,还是古井内被井壁映衬得黝黑的水面上因虫、因风动而发出滴答声。

        远在高高的魔门顶峰上的魔能,魔净,魔蝉,目不转睛地眺望着杂院,三人屏住呼吸,纷纷替林石担忧。

        余书梁,毕竟是南天书院院长,明面上他就是南方印的人!

        这几日南方印要亲率百万大军踏平北天大陆,完成南北两大陆一统的消息,可谓是在北天大陆传得风言风语人尽皆知,无不为此恐慌。

        就是这种时候,余书梁这个上仙境巅峰强者,突然来到魔门,扬言执意要见林石和魔破天!

        但凡“魔破天”真的出关真的破了仙人境,魔能魔蝉魔净三人也不会如此担忧。

        “他今日是不是想杀了五弟和‘魔破天’,这样咱们魔门就再无一战之力。”

        “南方印都亲率百万大军了,还在乎五弟,在乎咱们魔门这点蹩脚弟子?”

        “可问题是,咱们师父就是五弟,五弟就是师父,最重要的是,五弟根本就不是货真价实的仙人境啊!”

        三人心声不受控地涌现。

        余书梁若真要杀,真敢动五弟,大不了和他拼了!

        哪怕死!

        又不是没敢这么做过。

        最后,三人再次归咎到以往的默契,满眼坚毅,摩拳擦掌。

        ……

        “明日此刻,来红海吧。”

        “大事。”

        看似寂静无声,滴水滴虫可落可听,实则剑拔弩张就要刀锋相见的压抑气氛,被余书梁先一步打破。

        说完,他单手高高举起手中蒲扇,遮住了自己双眼,那先前还如火如荼的火焰,就像飞蛾扑火转瞬即逝。

        嘶~

        烧死我了!

        这家伙,是人是鬼。

        我明明能很清晰地感知到,他和之前给我的感觉不一样了,就像破境一般。

        怎么我用火眼金睛看起来,林石还是个半仙境呢?

        呼呼呼~

        烧死了烧死了。

        余书梁长这么大,似乎自从上次长时间用火眼盯着那块赝品破碎后留下的石头看了许久外,还从未如此近距离,长时间不停地燃烧过自己的双眼。

        用他的话来说,哪怕站在我面前的是一头洪荒大妖,巨兽,在我这般大肆地逼视下,也早就撑不住暴露!

        可偏偏碰上你林石这么个怪物!

        看不透,完全看不透。

        另一边,

        林石暗暗松了口气。

        丫的!

        余书梁这货,果然名副其实!

        他那双眼睛仿佛能一下看透我全身,将我里里外外都能看穿。

        好在我《点石成人》和《玄天变》在大量的实践经验之下,早就到达了炉火纯青,出神入化的地步!

        外加上小爷我“影帝”级的演技……

        别说你余书梁的火眼金睛了,就算我猴哥的火眼金睛,也绝不可能看出来任何异样!

        对于这一点,林石有着绝对的自信。

        他顿了顿身,收起宽大健硕对无数女人有着巨大诱惑的胸肌,下颚高高一抬:“无尽红海有大事?多大的事?”

        “很大。”余书梁淡然回应。

        林石挑眉:“很大是多大。”

        “大到有楼那么高。”余书梁摇起蒲扇。

        “几层楼?”林石再问。

        余书梁掩在蒲扇后面的嘴角,笑笑:“大概三四层楼那么高。”

        林石眼中一亮,拱手相向:“吆喝,知己啊。”

        “来来来,余院长这边请,咱们边喝茶边细说。”

        后者破天荒的没有拒绝,竟然颇为好脾气地,低着头自顾自地信步跟在林石身后。

        ???

        这……

        这特喵的两人过家家呢?

        怎么回事啊!

        打不打啊?

        你师兄师姐们可是刀枪剑戟弩,样样都磨好了!

        丫的,你们两个怎么又是说什么高不高,三楼四楼的,最后又还嘻嘻哈哈有说有笑地品起茶来?!

        魔能魔净魔蝉,还有藏在暗处的夏萱,灵宝,小沙子们,紧绷的心弦比坐过山车都要刺激。

        起起落落间,汗流浃背。

        不是,

        文化人说话谈吐都这样吗?

        问你多大的事,你支支吾吾半天也不说。

        明日去红海干嘛,也不说。

        既然今日是为了这事而来,那你余书梁倒是直接说啊!

        还用等到林石出关看到他本人?!

        还有五弟你……至于把气氛搞得鸡犬不宁,那么紧张吗?

        ……

        一杯香喷喷的龙井入肚后,余书梁眼波荡漾,嘴角忍不住吧唧,哪还有昔日文质彬彬的南天书院副院长之姿。

        “林兄,还望再给余某满上一杯。”

        “嗯?余兄此言差矣,满酒要满,满茶怎能全满?”

        余书梁一下正经坐,露出往日他每逢听到新奇事,能学到能收获新知识点的求知若渴的眼神:“这满茶里,听林兄意思可是还有大讲究?”

        “那是自然。”林石好为人师地点点头。

        得到肯定,余书梁这位堂堂南天书院副院长,上仙境巅峰,自小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被誉为南天大陆不可多见的天才人物,彻底坐不住了!

        但见他青衣长袍一挥,袖口一松一紧一拽,迈出一步,躬身请示,客客气气道:“余某求知之心火烧眉毛,还望林兄不再戏弄余某,尽快告知。”

        林石摆摆手,大大方方道:“瞧你这话说的,小事小事,你这架势也太客气了。”

        然,余书梁眼中唯有求取新知识点的渴望和坚毅,不苟言笑,就那么一直半躬着身子杵在林石面前,仿佛只要他不曾告诉自己“满茶满酒”一事,他就会日日夜夜时时刻刻地保持下去。

        “严重严重,真的严重了。”

        看到余书梁当真就和一头倔轰轰的死牛一样,林石只好上前,边伸手去压他的手,边细声为之解惑:

        “看来余兄没听过‘茶满欺人,酒满敬人’一说?”

        余书梁正要坐,闻声又起,“茶满欺人,酒满敬人……茶满欺人,茶要是倒满了就是欺负人?怎会如此呢?一杯茶倒满喝起来不应该更痛快,更畅爽吗?”

        嘀嘀咕咕地,他就像“一休哥”一样,沉浸在独属于自己的宇宙中。

        见状,林石也不多打搅,也不出声,而是转身冲着那正站在魔门顶峰之上,对自己担忧挂念紧张的魔能魔净魔蝉等人。

        随后,做出一个大大的,“OK”的手势。

        呼~

        看到这,魔能等人才算是彻彻底底地松了口气。

        回应林石的,也是一个手势。

        只是手势样不再是“OK”,而是直接变成了许多个大大的“大拇指”!

        谁又能想到,林石三言两语,也没看到他动手做什么,竟能让余书梁又是躬身,又是拱手拜请呢?

        他可是余书梁!!

        试问整个人界谁人提及他不瑟瑟发抖,他这种人可以说是将“文武韬略”全部打满了!

        打,打不过;说,说不过;骂,骂不过;学,学不过;比啥,非一般人都够呛。

        但就在今日,就在此时此刻,余书梁却在林石面前,处处吃噎!

        处处陷入败风。

        就是被林石一下掐住了他的七寸,随便拿捏。

        “茶满欺人,其实很简单,真没余兄你想的那么复杂。”

        “首先,咱们在喝茶之时,是不是要先观茶,瞧叶,瞅茶汤,窥颜色?”林石细声慢说。

        余书梁闻声,不由点头,身姿姿态一言一行像极了一位谦卑学生。

        往日院长之态,一去不返。

        “若倒满呢?”

        “正所谓茶倒七分满,留下三分是人情……”

        余下的时间里,林石充当老师,细声慢说,余书梁充当学生,铭心禀记。

        一杯又一杯,一壶又一壶,喝了龙井喝毛尖喝了毛尖喝碧螺春,林石可以说是将他前世酷爱的茶道文化掏心讲之。

        ……

        不知过了多久,屯屯雷云径相涌动。

        魔门山脚下。

        “林兄,明日记得让魔门主来红海商讨共和。”

        “余某一定会竭尽全力还你,还魔门,还整个人界一个和平!”

        余书梁说完,长袍一震,拱手作辑。

        “好,你的话,我一定带到!”

        站立魔门山脚,目送着余书梁渐行渐远,林石脸色愈加凝重。

        “明日,去红海议和……议和二字,恐怕换成归降二字更为贴切吧!”

        “南方印,你好大野心啊!”

        “就不怕整个北天大陆和无尽红海加起来,把你,把南天大陆都给活生生撑死。”

        林石岂能不知余书梁为何先一步来邀请魔门,八荒龙楼,西沙国等北天大陆的势力前往商讨共和的用意。

        不就是在说,在明晃晃地说,你魔门,你们北天大陆,是抵不过南方印手中百万大军还有那五十万杀不死的秦皇兵俑的!

        唯有什么?

        若双方正式开战,你们唯有一死!

        可今,是我余书梁,是我这位一心向和平,不想看到人界再徒增生灵涂炭,战火战乱之灾的余书梁,给了你们一次难得的,失之不再有的归降的机会。

        林石越想越觉得好笑。

        南方印有百万大军这事,我认。

        但他有五十万秦皇兵俑的事,我林石可不认!

        如此,兵力一事自然互相抵消。

        只剩仙人境强者……可我现在又有了仙界囚牢!

        且我自身也破了仙人境!

        “所以到底那位能够将人界一统的千古人物会是谁,当下尚且无法定论!”

        “若有,那也只能是我林石,是我魔门!!”

        显然,南方印将要亲率百万大军兵临北天大陆,屠杀一片直到一统的风言风语,还有刚刚余书梁亲自上门来给出归降告诫的行为,算是彻彻底底地激起了林石那颗原本想沉睡的巨龙心。

        可今,

        这颗沉睡的巨龙心,终究还是被惊醒!

        林石冲天而起,周身仙气滚荡,剑指苍穹,气冲南天:

        “既如此,那我林石就要破一破这仙门,争一争这天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