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首席翻译官在线阅读 - 第117章 心梗

第117章 心梗

        文从胜从杨秋芝手里接过行李,“走了,门锁好。”

        文慧敏再次点头,目送他们三人下了楼梯,才进屋把门关好。

        走到车里,杨秋芝问道,“我刚刚跟从蓉也打电话了,先去接她们母女俩吧。”

        文从胜点头,“嗯,我到家之前也跟她打了,她说你都跟她讲了,她都收拾好了。”

        文小满有些担心,“爸,从蓉城到老家一千多公里路呢,妈和姑姑都不会开车,你一个人可以不?”

        杨秋芝最近也在学驾照,可是科目二考了两次还没有过,此时也有些担心,毕竟开车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啊。

        文从胜开出小区门口,观察着直行车辆,“放心,我们中途在路上会歇一晚,到家的时间跟火车转汽车是差不多的。”

        今天是国庆节的第一天,蓉城近些年在发展旅游业上狠下了些功夫,所以路上的车比平时还是多很多的。

        到文从蓉家的时候,比平时多花了近一倍的时间。

        文从蓉就带着李静雯在大门口等着,看到大哥的车来了,手脚麻利地就上去了。

        城里车多,四人都没有跟文从胜讲话,怕他分心磕到碰到。

        出了城之后,高速上倒是还没有出现堵车大军,毕竟这时候的私家车数量还没有后世那么多。

        文从蓉这才开口问道,“大哥,大伯伯哪天走的?是得病了?上回回去看他好像身体还好啊。”

        文从胜边开车边回道,“嗯,我今天早上八点多接到的电话。说是昨天晚上心梗,镇里的卫生院搞不好,又打县人民医院的120,送过去就不行了,没抢救过来。”

        车里静了一下,杨秋芝说道,“那他这算好的,没磨到自己,要是老了动不得了,那活起来也没意思。”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村子里有很多这样的例子,有些老人瘫在床上,被放在最里面屋里的床上,一天到晚也晒不到个太阳,只有送饭的时候,家里才会想起来有这么个人,就真的是躺在床上数日子。

        文从蓉也赞同这个说法,“就是啊,我就想以后老了没大病大灾,走得快,那就是最好的了。也不拖累我们静雯。”

        李静雯年纪还小,第一次听到妈妈说这些,有些不适,“妈妈,不准你这么说,你和爸爸以后老了我也要跟你们住一起,我会照顾好你们的。”

        杨秋芝赞赏地摸了摸李静雯的头,“还是丫头会疼人。我看那些说养儿防老的,没几个儿真的伺候了的,都是喊媳妇送碗饭去就作数了,真正伺候的还是丫头多些。”

        文从蓉也附和道,“就是,我看医院病房里,都是女的在床前端屎端尿的,男的没看到几个。”

        “咳咳。”文从胜开着车,仿佛自己坐在这里不是很对劲,于是干咳了几声。

        文从蓉还是给大哥面子,“当然还是有孝顺儿子的,大哥就做得不错。”

        文从胜觉得这夸还不如不夸呢!

        一路开得不快,进了渝市境内,已经到了晚上九点多了,文从胜找了一个高速出口,开下了高速,又在路边找了一家可以住宿的馆子,吃了晚饭,开了两个房间,文小满跟着文从蓉母女俩睡一起。

        心里惦记着事儿,第二天大家都起得很早,吃过早饭上高速的时候才早上七点。

        今天的路程比昨天要少一些,而且越靠近老家,路上汽车越少,所以开得很是顺畅,到了下午四点,一家子终于到了。

        文从胜两兄妹在县城里买好了鞭炮和纸钱,直接就开到了大伯伯家里。

        农村里办丧事是流水席,办几天,摆几天,人越多越好。今天是第二天了,依旧有很多的乡邻和亲戚在这里守着等吃晚饭。

        过年才见到文家老二开车回来的,现在又看到了文家老大的车。

        坐在外面板凳上的乡里乡亲们此时都把目光和八卦聚集在了这辆车上。

        文从胜把车停稳,几人拿着鞭炮和纸钱下车之后,有管事的立马接过鞭炮在外面点燃,文小满从小就害怕这种仿佛在脚边炸裂的鞭炮,捂着耳朵走在了最里面。

        听到鞭炮声,大伯爷的儿子孙子们此时迎了出来,站了两排,等文从胜他们走近,就齐齐行礼,文从胜等人则回一个礼。

        又有帮忙的亲戚按照规矩扯了几块孝布,递给五人。文小满和李静雯不愿意戴在头上,直接绑在了手臂上。这是小孩子的特权,并没有人见怪。

        接着拿了一炷香,跟着文从胜去灵堂的祭拜,上了香,烧了一些纸钱之后,才算是完成了第一个流程。

        几人从灵堂走出来,帮忙的人端上茶水,一人拿了一杯,找空凳子坐下了。不管是开车的还是坐车的,都累得够呛,此时终于能松一口气了。

        在这种社恐人士没有办法呆十分钟的场合从来都不缺搭话的,这不,文小满才刚喝了两口茶,就有人说道,“小满,那里面躺着的那个差点就成了你的亲爷爷了哦,你今天晚上道士做事的时候,可要哭得声音大点。”

        文小满很是无语,正想转过头去呛这人两句,文从胜帮她说起了话,“他自己有儿子孙子,要我们小满哭啥子。”

        杨秋芝装作跟她们开玩笑,“你们的儿啊,丫头啊想哭也行啊,反正他现在躺在里面又不晓得了。”

        想要看热闹的几人这才假装喝茶,岔开了这个话题,又跟杨秋芝聊起外面的事情来,杨秋芝也就顺着她们的话题跟着聊了起来。

        金牌销售杨秋芝女士现在嘴皮子了得,很快就成了C位。文从胜也被村里老伙计拉过去闲聊去了。

        没有人过来给文小满找不痛快了,她端着茶乐得自在。

        文从德一家子坐在里屋,并不想出来跟他们打招呼。

        五点刚过,厨子们就摆好了几桌席面,杨秋芝和文从蓉带着女儿还有其他几个亲戚坐一桌,文从胜被拉到了喝酒的那一桌去了。

        等文小满这桌吃饱,又换了一桌席面,文从胜还在那边喝酒。

        几人都很困了,问过大伯哥,知道出柩是在后天早上之后,杨秋芝表示明天晚上再过来守大夜,今天实在是熬不起。

        大伯哥连连点头,“你们这么远跑回来,辛苦了,今天都先回去好好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