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首席翻译官在线阅读 - 第123章 看望

第123章 看望

        搬到新家之后,文小满离学校就更近了。

        早晚又多出来一些时间,她打算用到《英-阿互译词典》上,这样既可以巩固英语,也可以把阿语慢慢捡起来。

        别看每天加起来就多那么三四十分钟,每天的时间积累起来就很可怕了。

        文小满觉得学习这件事,最主要的还是要有内驱力。

        外界的鼓励和奖赏可能会在短时间里激发学习的激情,但是一旦被满足或者自己不想要的时候,就很难再坚持下去了。

        她现在不仅从学习中获得了持续的成就感,内心还有强烈的欲望想要成为更好的人,她要好好地、精彩地活在这里。

        同样不放过一分一秒的还有文慧敏。

        他们这一届正好碰上了科目改革——除语数外三大主科外,其他的科目从以前的单科测试变成了综合测试。也就是“3+x”的模式。

        文慧敏当初选的是理科,明年高考直接考理科大综合。

        以前都是物理、化学、生物分开讲课、分开练习的,现在要作为一科来复习了。

        大综合不仅仅是三科试题出现在同一张试卷上这么简单,难点在于各科之间还有渗透。所以在做题的时候既要思维能快速切换,又要能把知识点结合起来考虑。

        文慧敏从小就对数字比较敏感,对理科科目也比较感兴趣,转来蓉城之后,又学了多年的奥数和计算机,所以一直到高二她的成绩都算是不错的。

        高三刚开始练习大综合的时候,她一开始也有些不适应,大题会漏掉知识点,但是后面适应了题型之后,也渐渐游刃有余了起来。ωωw..net

        但即便是这样,身边还是有很多“女孩子学文就行了,学理科后劲不足。”“女孩子学理科没有优势。”“女孩子发育得快,小学初中还行,高中脑子就不够用了。”等等之类的论调,甚至学校里的一些老师也是这么认为的。

        很多女孩子在这样的论调下,也开始对自己进行洗脑:理科还是别碰了吧,反正后面要学文的。这样就更加印证了那些人的说法,男女的文理差异就越来越大了。

        所以文慧敏一直铆着一股劲儿,想要用成绩告诉身边的那些声音:女生擅长文科,男生擅长理科的说法没有任何依据!学文还是学理只跟你自己的兴趣和能力有关系,跟男女无关。

        姐妹俩都忙得不可开交,文从胜倒是闲了下来。

        前些日子赶工期,盯着把上一笔订单完工后,他就回到了家里,张立群现在能独当一面了,他这个做老板的,当然可以休息一下了。

        休息也没真躺着,他去电子城鼓捣了一台台式电脑回来,然后对着文慧敏之前学电脑时的书本开始自学。

        吃过一次亏,文从胜不想再栽在同一个地方。

        在文小满的帮助下,他也申请了企鹅号,自己起名叫做“深山里的独眼龙”,和“北方的狼”有异曲同工之妙。

        只要电脑开着,他就把企鹅号挂着,誓要把等级从“星星”变成“月亮”。

        文小满心想,不管是哪个年龄段的人,都是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好胜心的。

        这天文小满回到家,文从胜兴奋地跟她说道,“我们国家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了!你说我们的封口机是不是就快能卖到国外去了?”

        光顾着卷同学,文小满把这茬给忘记了。上一世还在历史书里背了的,华国确实是今年加入的wto。

        从千禧年开始,国家就越来越腾飞,越来越开放了。虽然华国现在的很多硬件条件都比不上后世,但是这种全球共荣、欣欣向上的发展态势,却是很难再复制了的。

        文小满点点头,“是的,以后和世界各国的交流会越来越频繁,咱们的胜利封口机早晚有一天会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的!老文同志,好好学电脑啊!”

        虽然文从胜知道文小满是想鼓励他好好学习,但还是忍不住有些飘飘然。

        这飘飘然的后果之一就是,某天文小满回到家,发现家里保存的黔省名酒,又多了一瓶。

        这瓶上面印着“庆贺中国加入世贸组织”。

        这瓶是文从胜自己找关系买回来的。

        他觉得这一事件代表着胜利封口机厂发展壮大的起点。

        行吧,虽然文小满没见过这么给自己厂子脸上贴金的,但是老文同志自己开心就好。

        况且这酒也算是投资品了,以后只会越卖越贵。

        这年的农历新年在二月中旬,所以这学期整整有五个月,一直要上到一月底才放假。

        复习月的一个周五大课间,田朵尔约大家放假了一起再找个地方好好放松放松去,林峥拒绝了。

        “我考完试要陪爷爷去鹏城,那边天气暖和一些,更适合他疗养。”

        几人想想也是,老人家,特别是生病了的老人家,最怕冷了。

        前一阵子天气就降温得厉害,也不知道老人家现在情况怎么样,文小满想周末去看看他。

        另外几人商量了一下,有说要烧烤的,有说要去爬山的,意见还没统一呢,大课间就结束了。

        高一一班第三节是自习课,大家可以自行安排,做题也好,问问题也行,老师坐在教室前门边负责答疑解惑。很快老师的身边就围满了同学。

        文小满转向后桌,假装有题目要问,递给林峥一张纸条:明天方便去你家看望你爷爷么?

        林峥则在草稿纸上写了几道大题,递给文小满,等她做完才发现,大题最后写着:当然可以。

        得知文小满要去看望林爷爷,文从胜自告奋勇要去送她,“我也买点东西一起去看看他,他之前在凤泉的时候,提点了我不少。”

        于是父女俩装了一后备箱的水果和营养品,开到了林峥的新家。

        新家离老房子不远,毕竟林爷爷舍不得有与林奶奶美好回忆的大学校园和教师家园。

        车刚到,林峥就出来接他们了,许久未见的林妈妈白粟娴也在。常在外面奔波,她比之前更黑更瘦一些了。

        白粟娴拉住文小满,又和文从胜打了招呼,“这就是小满的爸爸吧,老爷子跟我提起你好几次了。多谢你们特意看望,还带这么些东西过来,下次人过来就可以啦。”

        文从胜跟她寒暄,“难得来一次,空手不像个样子,这次多放点存在这里,下次才好意思空手来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