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都市小说 - 炮灰女配从捡宝箱开始在线阅读 - 第416章:我选择善良

第416章:我选择善良

        赵摩诘身边的黑影眨眼消失,他沉沉的开口,“进来。”

        “临清宫灯火熄了,公主并未在宫中。”

        “可有看到公主外出?”

        “不曾。”

        “下去吧,继续盯着,公主回来了再来禀报。”

        “是。”

        黑影瞬间又消失了黑夜里。

        赵摩诘忽然抬脚踹翻了眼前的一座紫檀花架,上头的娇贵的兰花顿时摔在地上,支离破碎。

        候在外头的小皇后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吓了一跳。

        却也不敢进去过问。

        半年了,小姑娘躺在床上虚弱的和一只猫一样,也再没有用过山门里的秘术,和一个普通小姑娘几乎没有分别,瞧他的目光也都柔情似水,他越发肯定了小姑娘对他生出了情愫。

        他开始有些懊恼,不该这么快就听了朝臣、尤其是博雅将军的怂恿,封了她为满意公主,如今,名义上父女之名已经定了,他倒不好明目张胆的娶她了。

        是的,他生了娶她的心。

        就算不能给她一国之母的尊贵,也该给她天下女人皆向往的恩宠。

        一来,她出身山门,背后有神秘势力加持,若她是他的贵妃,就算山门不能为他所用,至少不会与他为敌。

        二来,她身怀秘术,万一逆贼星星之火又再度燎原,就凭她的秘术也可以轻松化解任何危机。

        三来,就算她的秘术因为重伤全失了,也没关系。

        她长的好看。

        半年多了,他用天下最好的药养着她,将她养的白白嫩嫩,再不是当年那个门板一样身材的小丫头,她容貌本就极美,如今身子凹凸有致,可以算是人间尤物了。

        她值得皇贵妃之尊。

        这半年,他一边细心照料小姑娘,一边给小姑娘安排举世豪儒后人的身份,只待小姑娘点头,便诈死改名换姓,光明正大的嫁给他做皇贵妃。

        可他的小姑娘一朝醒来便只顾着关心旁的男人了。

        他现在想想白日里整整一个下午小姑娘都把自己关在房里,她在干嘛呢?

        大半夜都敢夜会情郎,白日里他会消停?

        越想越气,赵摩诘将暖阁砸了个稀碎。

        声音叮哐乱响,吓跪了一屋子太监,也把外头候着的小皇后吓的不清。

        她想找人问问,可蟠龙殿的大门关的结实,她让丫头敲了又敲,就是没人给她开门。

        夜色越浓,小皇后站的双腿开始微微打颤,眼泪在眼里打转。

        她又累又饿,蟠龙殿的大门却依旧紧闭,敲不开。

        可皇上发话让她候着,她又不敢走,于是便这样生生熬了一宿,直到天色微亮,蟠龙殿的大门开了。

        赵摩诘要去上朝了。

        看到她,好似吃了一惊。

        “皇后?你怎么在这站着?发生了什么事?”

        小皇后眼泪汩汩而落,只顾摇头,说不出一句话。

        赵摩诘转头责问当值大太监,“皇后来了,为何不禀报?”

        大太监有苦难言,只得跪下认罪。

        赵摩诘当着小皇后的面,打了昨夜当值太监二十板子,这才让人送小皇后回去。

        当然,这个插曲,花小满是不知道的。

        赵摩诘一走,她明面上关门睡觉,暗地里瞬移去找博观了。

        博观果然美吃药,还是苍白着一张脸虚弱的躺在床上,看到她来,眼睛里露出浓浓的委屈和谴责。

        嘴上却欢喜的笑了,“你来了?我真高兴。”

        “口是心非。”

        花小满白了他一眼,“你这样子可不是高兴的样子。”

        “我很高兴,真的,你能来看我,我很高兴。”

        “少装出这副绿茶的样子。”

        依着花小满与蔡卡卡相处的几年,这货是个事业狗,但离绿茶婊还远了些。

        “真的,我是说真的。”

        和尚硬朗的外表、光溜的头型和这可怜巴巴的语气着实不相衬。

        “得了吧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是什么人,装什么装,真是烦死了。”

        花小满低声咒骂着,转身走到桌边,瞧着摆放整齐药丸子,诧异的回头看他,“你偌大的将军府上就没人伺候你吃个药丸子?”

        博观柔情似水的瞧着她,面上尽是委屈巴巴,眼底却带着一股邀功请赏的期待,“我这阖府上下就没有一个女的,丫鬟、婆子一概全没有。”

        “然后呢?”

        “然后,我也不能叫男人进入这卧房伺候我,所以一切吃喝拉撒都是我自己来的。”

        “你伤成这样,自己来?”

        花小满看傻子一样的看着他。

        “是啊,”和尚脖子转了转,“你没看到我都瘦了?为了尽量不拉不尿,我都尽量少吃少喝的。”

        花小满这才注意到,这货的确是瘦了不少。

        躺着不太明显,他一动,便看出来了,这货的颧骨更高了,眼窝凹陷,双颊更凹,颌骨比之前更加锋利,整个人看起来更棱角分明,锐利了不少。

        “我今天已经一整天没吃东西了,哦不是,早晨是喝了半碗粥的。”

        和尚说完期待的看着她。

        “你——”

        花小满想骂他,终究没骂出来。

        她打开门,没好气的喊了一嗓子,“有人在吗?”

        “在,在——公主?”

        从旁边耳房跑出来一个半大的少年,失声叫了出来,接着便下跪行礼,大喊吉祥。

        “去,给你主子弄点吃的来。”

        花小满微微侧头,用余光瞟了一眼压制不住笑意的和尚,无奈的翻个白眼。

        苦肉计都使出来了,可真够不要脸的。

        “弄些稀粥来就行。”

        花小满眼珠子一转,“多来几碗。”

        少年应声去了,花小满转身坐到桌前,百无聊赖的等。

        和尚讨好的看着她笑,“小满,还是你对我最好。”

        “是吗?”

        花小满瞧着他,忽然一笑,明媚的笑容还带着一丝狡黠,又明艳,又俏皮。

        就像他们初见的时候。

        博观和尚表情一滞,呆呆的看着她。

        “蔡卡卡,苦肉计都使出来了,你想干嘛?”

        花小满明明在笑着,问出来的话却有些咬牙切齿。

        “我,苦肉计之所以有用,是因为你在乎我。”

        “幼稚。”

        花小满转头看向窗外,夜色已经很深了。

        “苦肉计之所以有用,是因为我善良。”

        尽管经历了许多苦楚,看尽了许多悲欢,懂得了许多事故,我依旧选择善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