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都市小说 - 最豪赘婿在线阅读 - 第4448章 这笔账,我记着了!

第4448章 这笔账,我记着了!

        “你们给我听好。”

        “从现在开始,谁再动他一下,我都给你们记住。”

        “我就不信,咱们没有碰面的机会,待我们碰面,你们全都十倍偿还!”

        陆枫眼神冰冷,语气更是带着渗人的寒意。

        “我去尼玛的吧!”

        “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跟老子这么说话?”

        “还跟老子碰面,老子碰面连你一起打!”

        “你得感谢,这个铁栏杆救了你,要不然老子扒了你的皮!”

        对面监视的坐班,一边怒骂陆枫,一边对着龙浩轩就是砰砰两脚。

        “唰!”

        忽然,龙浩轩伸出手掌,抓住对面监室坐班的脚踝,猛然一把拉过来。

        对面监室的坐班,身体当即失去平衡,随后朝着地面坐倒下来。

        “去尼玛的吧!”

        龙浩轩宛若猎豹一般,身体矫健的猛然起身,并且顺势坐到了这名坐班的身上。

        “想整死老子,老子先他妈整死你!”

        话音落下,龙浩轩挥舞起沙包大的拳头,朝着躺在地上的坐班就是猛砸两拳。

        “砰!砰!”

        一拳砸中一只眼睛。

        这名坐班的双眼,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充血,随后变得青紫。

        直接,被砸出两个熊猫眼。

        “砰!砰!”

        龙浩轩一刻不停,拳头宛若雨点一般,对着这名坐班的面部不断猛砸。

        而身后那十多名壮汉,也是不停对龙浩轩进攻。

        可此时的龙浩轩,就像是忘记了疼痛一般,根本不管背后有多少人,眼睛就认准了一人,不断进攻。

        “你们他妈的傻逼!别打了,把他从我身上……”

        “砰!”

        这名坐班一句话没说完,就被龙浩轩一拳砸中了嘴巴。

        “拉开!从我身上拉开!”

        坐班一边挣扎,一边顺势喊了出来。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停下拳头,抓住龙浩轩的身体往外拉。

        龙浩轩一人,终究抵不过十几个成年壮汉的力量,直接被拉的身体腾空。

        而那名坐班站起来之后,对着龙浩轩又是几脚踹过去。

        陆枫此时,已经是不再说话,只是眼神冰冷的看着这一切。

        今天,所有的账,他全都记下。

        都在东监区这里生活,他就不信,没有碰到这些人的时候。

        只要碰到一次,陆枫就会让他们明白,什么叫做百倍奉还。

        “抓住他,往墙上撞他妈的!”

        “撞成植物人,只要不死就行!”

        对面坐班捂着自己的眼睛,愤怒大吼道。

        “唰!”

        十几名壮汉,直接将龙浩轩拉了起来。

        而龙浩轩现在,已经是失去了力气,根本使不上劲。

        “砰!”

        正在这时,这片监区的大门,被人从外面一把推开。

        “住手!”

        紧接着,一道呵斥声传来。

        狱管的话,那自然是极其有用,所以众人立马收手,各自回到了床铺上。

        “怎么回事啊?”

        “我们就开个会,你们就闹起来了?”

        “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都不想吃饭了是吧?”

        两名狱管慢慢走进来,脸上满是冰冷。

        而这监区内的七八个监室,一两百名囚犯,谁都没有说话。

        紧接着,两名狱管缓缓上前,对着龙浩轩所在的监室看了一眼。

        不过,他们并没有第一时间进去,而是缓缓转身,看向了陆枫。

        “有人让我,给你带句话。”

        “啥时候认罪,啥时候结束。”

        一名狱管看着陆枫,淡淡说道。

        而陆枫此时微微眯眼,心中终于知道了,沈永华的目的。

        他之前猜的不错,沈永华就是故意让龙浩轩,在陆枫对面挨揍。

        用来逼迫,陆枫俯首认罪。

        陆枫微微咬牙,目光冰冷的,从两名狱管脸上一一扫过。

        “你们真就跟他坑壑一气,同流合污对么。”

        “那你们给我记住,这笔账,我先记下。”

        “等我找他的时候,你们,一并清算!”

        陆枫看着这名狱管,咬牙说道。

        “呵呵,行。”

        两名狱管不再理会陆枫,随后喊进来几个人,将受伤的龙浩轩几人,抬了出去。

        “新人啊,就是欠教育。”

        一名狱管说完这句话,又瞥了虎哥一眼,这才重新关上门离开。

        而虎哥也是心中一震,他在这边混了这么久,要是不懂狱管的暗示,那也就坐不上坐班这个位置啊!

        看来,这陆枫,那是非动不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