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穿越小说 - 从苇名城走出的无双剑圣在线阅读 - 第389章 离别前的部署与幻术长廊

第389章 离别前的部署与幻术长廊

        藤原宁次与午马尾门欢呼雀跃,感受着金钱的铜臭味扑面而来,一脚踩下去淹没了脚踝,来回奔腾几趟,感受着一股如同淌水的阻力,更是刺激到了人的神经。

        他们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一大笔钱!

        值了!!

        “去粗略计算一下吧,看看这些金银总共能有多少价值,然后再考虑怎么去分配这批物资。”

        雅昭看着他们只顾着胡闹,完全忘了来这里的目的,也不得不轻咳一声,威严的去进行发话。

        藤原宁次与午马尾门立即停止了幼稚行为,开始认认真真的汇算起来。

        蝶与飞猿也加入了其中,至于他们两个究竟是妄图浑水摸鱼,还是真的在尽心尽责,鬼才知道!

        把玩着手里的两个圆滚滚的十足金,雅昭翘着二郎腿,背靠在大佛上,看着眼前满屋子的金银财宝,满是意气风发。

        不多时,忙碌了一阵子的藤原宁次与午马尾门等人,便粗略计算出了这批财富的价值,最后由飞猿给出了总结,“若是都买成粮食的话,至少能有万石之巨,足够支撑苇名众行军消耗大半年之久,若只是驻守在主城的话,那近一年都不需要去考虑粮食的问题。”

        “哪怕是考虑到无法从外地购置这么多的粮草,换成一部分军需装备,也足以让苇名众上下都武装到牙齿!”

        飞猿也是欣慰不已,如果说由苇名的氏族大力支持苇名众的成立,对方承包了他们在战争期间的大部分军事消耗,也仅仅只是让他们不愁温饱的话,那么这一批资源到手,足以实现初步的财富自由。

        换句话说,也就是在战争过后,所有的村子都能有田种,有米吃,不再饿得面黄肌瘦,也不会再出现因为生活过不下去,而跑到山里成为山贼的人。

        雅昭对此也是极为满意的,这些老和尚的财富果然比想象中的更为丰富。

        藤原宁次与午马尾门私下里攀谈几句后,也立即站出来进行了谏言,“雅昭大人,黑市里应该会有许多不明来历的装备,价格比市面上的都要便宜许多,若是派人大规模去收购一批的话,至少也可以为我们再节省三成的预算开支。”

        雅昭沉吟了片刻,思考过后便摇头说道:“这种事情不需要我去考虑,一心大人会派人去处理这种事情。”

        苇名众里需要他管的事情,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大事小事他虽然都能够插手,但却也没有那个必要,苇名众高层拿着这份粮饷,干的就是这种事,他把别人负责的事情都给干了,那别人做什么?

        藤原宁次听到雅昭这么说,也觉得很有道理,点了点头,不再多言了。

        雅昭看着满屋子的金银,回头看向了枭,吩咐道:“仙峰寺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了,接下来这里也不需要多少部署,等到风平浪静之后再回来进行建设也不迟,现在就麻烦你回一趟苇名,调遣我的一些部下来到仙峰寺进行驻扎。”

        “之后你再来此时,我们可能已经不在仙峰寺,你将苇名众的指挥权转交给仓时月姑娘,她自然知晓该做些什么,然后你从中抽身,没有了任务负担,便可动身来前线找寻我们,与己方大军会晤。”

        短短的几息之间,雅昭便对于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进行了缜密的部署,其实倒也不算是这么快就想出来的,因为他早在仙峰寺地牢里的时候,得知了前线消息,便已经想好了接下来的事务步骤,只不过被中间发生的一些事情又给耽误了些时间。

        现在来看,天色刚好是蒙蒙亮,时间也不算晚。

        不过看着枭略有迟疑的神色,对方明显也是心有顾虑。

        这也是很正常的,他现在脑子里正在想着,那都是你自己培养的武士,你是苇名的二把手,他的职位只是一个参谋长罢了,怎么有资格去调遣?那不是逾越了?

        没等枭主动开口诉求自己的窘境,紧接着雅昭便又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就说是我亲口下达的命令。”

        从腰间抽出了胁差之刃,丢给了枭,“持我胁差,见此物如见我本人。”

        枭抬手接住了胁差之刃,握在手中打量了一眼,也没有任何的迟疑,点了点头,“好,交给我处理。”

        不做停留,转身离开。

        出了门,一团黑雾缭绕,鹰隼之音长鸣,煽动翅膀划破气流,一飞冲天。

        眨眼间,便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雅昭等人也收回了眺望目光。

        看了一眼对于金银恋恋不舍,一直在用余光去瞥上一眼的飞猿,以及包裹鼓鼓囊囊,心满意足的蝶,包括满脸正直,毫无贪念的藤原宁次二人,雅昭也不打算继续在这里待着了。

        转身带着几人出了门,找来了几块体积较大的顽石,进行了封锁。

        看着被堵的严严实实的金库,雅昭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淡然一笑,“这下子就不必担心有人偷奸耍滑了。”

        瞥了一眼对号入座的飞猿,继续说道:“你们现在就去处理一下各自的琐事吧,与仓时月跟那些孩子们告别也好,临走之前的叙旧也罢,之后我们就在四合院前进行汇合。”

        抬头看了一眼夜色,趁着还有一些时间,他也要去仙峰寺最后那一个较为神秘的地方看看。

        “雅昭大人,我没有什么琐事要做,请问我可以跟着你么?”

        午马尾门率先开口,询问一句。

        相比较在仙峰寺溜达,他本人还是更倾向于寸步不离的跟在雅昭身边。

        看着对方期待的目光,雅昭沉吟了片刻,摇了摇头,“与其跟我在身边浪费时间,倒不如去提前找到一条下山的路,那些通行的路径不是被那些和尚们封住了么?让仙云带着你去找另一条路,顺便清扫出一条可以下山的路径。”

        藤原宁次对此也没有任何异议,点头道:“我觉得没有问题,我们之前上山的那条路已经不能再通行了,因为风筝都已经破损了,从那么高的地方贸然跳下去,跟找死也没有什么区别。”

        “那就这么定了,我与尾门还有仙云去寻找下山的路,蝶跟宁次就去跟那些孩子们还有那个女人告别吧。”

        飞猿也说了一句,他同样是没有什么琐事可办,因为整个仙峰寺能够值得他去挂念的东西,也就只有小金库里面的金银了。

        现如今雅昭手动对那个房间进行了封锁,一般人想要进去还要事先破开那些顽石,对方已经摆明了告诉他这是充公用的,别再挂念,他也已经死了这条心了。

        因为该说不说,对方之前并没有再去提及他腰包里的金银,就已经摆明了是打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他若是再不识趣,得寸进尺,那么他将要经历的损失,恐怕也会是极为惨重的!

        一行人就此分离,雅昭独自一人踏上了探索仙峰寺最后秘闻的地方,飞猿四人同行前往了大殿,并在那里见到了仓时月与那些孩子们,蝶与藤原宁次跟对方攀谈并告知了离别出行的事情,飞猿与尾门则是拉着仙云前去寻找下山的路。

        仓时月对于蝶等人将要离开的消息并不吃惊,因为她明白苇名众在前线的战况吃紧,不能够过多耽搁,但也没想到对方仅仅只是出去了一趟,回来后便准备离开了。

        对此她也没有说什么挽留的话,只是让那些孩子们对其再次感恩戴德了一阵,并且还派出了那四个猴子,带领着一大堆的猴子,主动为他们去开辟断龙壁的路。

        毕竟猴子们挖矿那也是有一手的,之前从地牢到正殿那么长的一段路,被武圣长老命人堵住之后也都能够再被挖掘出来,足以证明这些猴子们都是吃苦耐劳型的,跟它们的关系处好了,给一点甜头就能够换来很大的收获,也是基建的好帮手!

        对于仓时月的好心,飞猿等人则是心领了,因为他们所要寻找的路,并非是断龙壁那条正路,而是乱波众与斗笠客秘密通行的暗道,也是之前雅昭与仙云为了逃出仙峰寺而走过的那条甬道。

        在那里的半山腰下面有一条滑索,非常方便通行,利用好了就能够节省他们不少的时间,虽然雅昭与仙云也是在那里出现的事故,但那明显只是一个意外。

        这次可是不会再出现什么白蛇拦路的情况了,就算是真的出现了,雅昭也并不怵它,完全有把握将对方驱逐撵走,假如对方誓死抵抗,那么也没办法,雅昭可能会考虑提前宰了对方,吃鲜柿子!

        不过可能是老天爷都想要给他们来一点磨难坎坷,当飞猿三人来到了这里后,却突然发现这条路已经被堵死了,无法再被继续通行。

        他们又没有枭那种会飞的技艺,只能看着被堵的严严实实的甬道发呆,并且暗骂一声那些老和尚把事情处处做绝,为了不让别人钻空子跑上来,甚至是有人偷偷溜下山,将所有能够通行的道路都给堵住了。

        没办法,为了能够顺利通行不耽误时间,飞猿与尾门只能派出己方大将仙云,把对方推在被堵住的岩壁前,打算依靠它勤劳的双手去硬生生的挖开一条路!

        毕竟仙云的爪子究竟有多么锋锐,在打洞的天赋上又有多么便利,他们之前也是知道的,所以这件事情简直是为对方量身打造的,交给对方处理他们很放心!

        至于事情都交给了仙云,他们两个做什么?

        emmm……

        飞猿与尾门两个人自然是翘着二郎腿,坐在一旁监工,啃着滋润的水果,等待着结果。

        仙云原本铁憨憨似的拍着胸膛表示放着我来,并殷勤的挖着坑,不过挖着挖着它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觉得吃亏。

        回头一看两人那副架势,顿时就火冒三丈了,准备撂挑子不不干了。

        它帮你们带路就已经够给面子了,现在可倒好,你们直接就往那里一坐当懒人,让它自己苦哈哈的干活?感情苦活累活都是它的?世上哪有那么简单的事!!

        我仙云就算脑子再不好使,那也能够分辨得出好坏!也知道什么是苦,什么是累!

        面对着怒火中烧的仙云,飞猿与尾门则是早就想出了一套针对方法,他们既然敢让你去做苦力,就不怕你去闹脾气。

        纷纷摆手,小了,格局小了!

        一阵苦口婆心的安抚,将雅昭的名头搬了出来,说的天花乱坠,没什么坏心眼且心思单纯的仙云,瞬间就被忽悠瘸了。

        转过去一头扎进甬道里,便又苦哈哈的开始挖洞,而且还兴高采烈的,被别人卖了还在帮别人数钱!

        飞猿与尾门见此一幕,则是露出了狡诈的笑容,继续乐得自在的进行监工。

        一切的部署都在顺利进行着,身处于另一个区域的雅昭,则是来到了仙峰寺存在着隐秘之事的角落里,幻术长廊!

        赤着脚踩在木板上,雅昭面色平静的从一处阶梯上通行而过,也来到了一处被封锁的大门前。

        看着眼前的木门,跟其他的门房也没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旁边还有一处蒲团。

        瞥了一眼已经很久没有人坐过的蒲团,上面甚至已经挂上了一层蛛网。

        雅昭拔刀出鞘,斩向了枷锁。

        寒光一闪而逝,锁链发出一阵轻吟,紧接着便被斩断,掉落在地上。

        推开了房门,伴随着嘎吱一声冗长声音,灰尘也从头顶的缝隙中渗漏出来。

        雅昭面不改色的侧身躲过尘土,放眼放去,依旧是一道古朴的长廊,而在长廊的尽头,则是一处世外桃源般的景象。

        瀑布,水流,落叶,荷花。

        碧绿的荷叶点缀着粉红色,枝繁叶茂的树木拔地而起,约莫有两人合抱那么粗。

        “这里是什么地方?”

        淤加美族女武士显化身形,漂浮在雅昭的身侧,看着这副不同于往的景象,脸上也露出了惊诧之色。

        “幻术长廊。”

        雅昭的目光也被这副画卷般的美景吸引,沉吟片刻,又说道:“或许应该叫做小源之宫比较妥当。”

        “小源之宫?”

        岚目光忽闪,看着这一副怡人景象,跟记忆中的源之宫场景相互贴合一致,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你这么一说,倒是有那么一点点形似。”

        “你说这是幻术长廊,难道这是由幻术所化的么?”

        岚又有些疑惑的问了一句。

        “不明白,或许只有当我问了佛,才能够得到一些答案吧。”

        雅昭思考了一下,觉得自己也给不出什么准确回答,便摇了摇头。

        记忆中的幻术长廊,是隻狼通过拜佛所前往的那个地方。

        在那个地方,他碰到了米娘的四个猴,并且降伏四猴之后,抵达了这个地方,也就是眼前的这副画卷景象,并且见到了米娘。

        而在得到了不死斩之后,他便从另一个被封锁的长廊通行,去到了偏殿,而且一出门,便碰到了坐在蒲团上的附虫者。

        雅昭方才看到的蒲团,在以前应该也是坐着一个人的,只不过他自己并不是通过拜佛进入幻术长廊,然后辗转反侧才来到这里的,他是直接从出口打入了这个内部。

        准确来说,他实际上也并没有去到真正的幻术长廊。

        所以这也是他目前不太理解这个建筑构造的问题所在。

        因为隻狼去的地方,只需要鬼佛冥想就能瞬间抵达,相当于是传送阵,而他却需要一步一个脚印,自己跑路才行。

        没有再去欣赏风景,雅昭一路从长廊通行到了正殿,看着眼前紧闭的门房,被一张封条所紧密贴合着,凑近去一看,便识别出了一些字体,将其念了出来,“大威金刚上三威恭法咒……”

        “什么意思。”

        岚面露迟疑,对此不太了解,“是某种古怪的咒术么。”

        “我也不知道。”

        雅昭摇了摇头,他其实对于佛法也是一窍不通的。

        不过没等他们二人去怀疑什么,在念完了这道咒语之后,门上的封条金光一闪,散发出了温润的光芒,紧接着便飘落了下去,在即将触及地面的一瞬间,突然间燃起了大火,化作了飞灰消失不见。

        “这是……”

        雅昭目光一凝,有些惊疑不定。

        好神奇的东西,又是好诡异的现象。

        嘎吱!!

        房门无风自动,向内部进行敞开,也为其打开了一条通行之路。

        房屋内的烛火自燃,原本还乌漆麻黑的空间敞亮了许多。

        一尊手捏兰花指的大佛,端坐佛台上。

        桌子上,瓜果排列整齐,一字摆放在上面,沐浴着香烛雾气与佛光,不知是过了多久,也都没有腐烂痕迹。

        整个屋子里传出了香味,让人不自觉的就想要去放松下去。

        雅昭见此一幕,不自觉的眯了眯眼睛,“还真是有意思啊。”

        岚眼神忽闪,见多识广的她,也是对于这副场景产生了浓浓的好奇心,回头看着雅昭,催促道:“走进去看看嘛。”

        “那是当然,不用你说我也会这么做。”

        雅昭点了点头,一脚跨越过门槛,走进了屋子里。

        一只脚踩在地上,突然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那那一个刹那间,房间里好似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他看!

        浓浓的压抑感觉,令人头皮发麻,浑身上下都有些不太自在。

        “感受到了么?”

        雅昭头也不回的询问一句,并面不改色的跨越进了另一只脚。

        “嗯。”

        淤加美族女武士点了点头,清澈的眼睛看着四周的幻境,平静道:“这里存在着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和秘密。”

        紧接着又说道:“但是这些秘密对于我们来说也都不算什么了。”

        “是啊,只是一些可怜人罢了。”

        雅昭眯了眯眼睛,敏锐的五感也察觉到了那些眼睛的存在究竟是什么,因为他感受到了视线中传来的好奇,担忧,忐忑,唯独没有一丝一毫的负面情绪。

        就像是一些被沐浴在佛光下的精灵。

        是一些死去孩子的亡魂么?

        雅昭抬起头,与大佛的视线触碰,并露出了笑容。

        惊呼声传来,注视的视线纷纷消散,身上也再无那种压抑的不自在感觉。

        “这些小家伙们的胆子可真是小。”

        雅昭轻笑一声。

        “可能是被你身上的煞气给吓住了。”

        岚也适当发话,调侃了一句。

        下一刻,一团白雾从她怀中出现,围绕着身边环绕一圈,而后对着大佛身前的那些烟火气息张开了嘴,漩涡般的引流融入在白雾中,进行了一顿牛饮。

        “嗝!”

        打了个饱嗝,白雾有点被吃撑了。

        摇摇晃晃,心满意足的飘了回来。

        雅昭见此一幕,也有些惊讶的看着它,“依赖佛性而生却又惧怕着佛性的妖怪么?”

        他已经认出了这个小家伙了,正是之前被他用玉佛明琉彻给教训了一顿的幻影破戒僧化身。

        看着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浓郁佛性光辉,几乎已经不下于玉佛明琉彻多少了。

        只不过玉佛明琉彻所拥有的佛性是永恒的定性之力,只要长刀一日不被损坏,就永远都会存留,而对方则是虚无缥缈的气息烟雾,犹如无根浮萍,佛性力量再多,也总会有被消耗殆尽的那一天。

        雅昭若有所思,紧接着便抽出了腰间的玉佛明琉彻,指着烟雾的面容。

        冷厉的光辉闪耀,吓了烟雾一哆嗦,它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还以为对方是在记仇。

        然而下一秒雅昭便打消了它忐忑的想法,主动开口招揽道:“要不要寄居在我的剑里,成为我力量的一份子。”

        烟烟罗:?

        “你原本就是具备着佛性力量的精怪,恰巧我的玉佛明琉彻空有坚韧的躯壳,却并无实质的灵魂,假如你寄居在我的刀上,不仅能够让你的佛性之力永久存留,还可以享受我的庇护,你也不再需要去依靠佛堂里的香火气息生存。”

        雅昭为对方解释了一下,笑容和善道:“怎么样?考虑一下。”

        还有这种好事?

        烟雾有些不可思议。

        回头瞥了一眼淤加美族女武士,稍微犹豫了一下,便认真的点了点头,答应了雅昭的要求。

        没办法,不是它没有妖怪的职业操守,而是对方给的实在是太多了!

        一个山精野怪,保不住哪一天就会被别人纠缠不清甚至是灭了,现如今能够找到一个舒服的居所,还是天然便具备着佛性力量的长刀,它完全没有理由拒绝啊!

        烟雾化作漩涡,涌入了玉佛明琉彻的刀刃上,白色的璀璨光辉愈发的夺目。

        感受着更加趁手的长刀,比之前还要灵活多变,雅昭也露出了灿烂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