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玄幻小说 - 不可名状的塔罗牌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四章 人,要能对神说不

第三百二十四章 人,要能对神说不

        神明究竟是什么?

        这个问题恐怕连身为神明的潘神也不好解释。

        是的,祂是神明。

        祂很清楚自己的来历——是被母亲,伟大的纱布·尼古拉斯创造出来的。

        祂是祂的子嗣。

        生而为神。

        祂只知道神明可以被创造,因为祂本身就是这个猜测最好的证明。

        但是,祂并不知道神明是怎么被创造的。

        祂并非全知全能。

        在母亲的眼中,尽管祂已经度过了漫长的岁月——亲眼看着这群叫人类的两足猿猴直立再到群居,然而,祂依然还是个孩子。

        一个会因为不满而和母亲置气的大男孩。

        亦或者说,这个男孩正试图向祂的母亲证明,证明祂可以成为祂想要成为的任何生物。

        因为那个异乡人说的很对。

        身为神明,就该随心所欲,做自己想做的事。

        从这一点上来说,潘神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并不是神明。

        因为祂并不能合理收束自己的力量,并不能有自己的子嗣。

        在这片大路上,祂游荡了很久很久,找寻了无数的种族,地精、侏儒、巨龙、精灵乃至于巨魔、蛇发女妖……

        人类记载了祂的喜好,但寿命短暂的他们根本就想不到,在记载之前,祂曾经做出了什么样的选择。

        是啊,母亲象征着一切生命的起源。

        而祂,作为祂的子嗣,作为祂的孩子,理应继承祂的职责。

        祂要承接母亲的力量,祂要成为“生育”的象征。

        而现在,祂终于有孩子了……

        每一个神明,不管是主神亦或是麾下的从神,必然需要承担一部分的概念。

        或许,在母亲眼中,没有承载概念的祂压根就不算成年吧?

        想到这里,潘神再度回头,遥遥看了一眼天际的漩涡中心。

        至少,在祂的记忆中,还没有一位生物能够成功登神。

        虽然心存怀疑,可祂答应过伊莎贝拉,要给予这人类一点帮助。

        于是,祂朝着天际张开了手掌。

        祂身上的超凡气息涌动,无声无息地遮住了伊莎贝拉的眼睛。

        也不知道是不是伊莎贝拉的错觉,恍惚失神间,她似乎听到了一声愤怒的剑鸣声。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眼前遮蔽的雾气缓缓消散,潘神像个没事人般站在她面前,温柔地牵起了她的手,“走吧。”

        伊莎贝拉试探性地问道:“刚才,你干了什么啊?”

        “你不是要让我帮他吗?我就帮他赶走了一个讨厌的……东西。”

        “哦。”

        少女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半靠在潘神的身上,冲着他展颜一笑,然后飞快地垂下了头。

        “怎么了?”

        潘神在一瞬间捕捉到了她掩藏在高兴之下的失落与不安。

        “没什么,只是觉得有些……”伊莎贝拉迟疑了一下,“好像有个声音在告诉我,要我留在那,从小到大,只要我不听从这声音,我就会遇到大麻烦……”

        “麻烦?”潘神随意地摸了摸伊莎贝拉的头发,“会有什么麻烦能难倒我呢?”

        祂的豪言壮语只惹来了少女娇嗔的白眼。

        两人手拉着手,渐行渐远。

        在他们的身后,是铁色的垂云。

        而在潘神方才经过的路边,一把虚幻的剑影静静地扎在草丛中。

        它的剑身不住地颤抖,似乎随时随地都能冲天而起。

        然而,有股莫名的力量压制着它,令它只能在远离风暴中心的边缘观望。

        ……

        “按照成神的基本演绎法,成神需要概念……”

        此时此刻,图安提万的灵魂已经消耗殆尽。

        邪典气息在改造着他的身躯,使之成为更适合的……载体。

        铅云之上,无数双视线投来目光。

        无忧无虑,无悲无喜。

        祂们只是感应到了这里有一具即将成型的载体。

        就像是凡人看到脚下的黑蚂蚁群中突然出现的红蚂蚁,总会不自觉地多看两眼。

        有几道气息正蠢蠢欲动,隐约间有一只老鼠的身影,也有一只手掌的模样。

        “神明越多,其承载的概念也就越多,这个世界也就越发完善……

        神明放弃了这里,所以‘旅行’和‘跑腿’这个概念消失了,你这才回不去了……

        而如果图安提万你想要登神,必然需要一个全新的概念,一个这个世界从未有过的概念……

        这个世界存在神术,存在神明授予信徒的能力……

        而当有一天,当一位所谓的权杖系法师成为了神明,那他是不是能将自己的能力同样授予他的信徒……”

        那都是回忆,那都是从某个人嘴里说出来的话语。

        那是图安提万亲口对塔灵转述的。

        也是某个异乡人亲口对图安提万说的。

        “所以,你看,它是不是一张大网连通了所有的信徒?

        或许有一天,这张网络能够让信徒与信徒之间互相交换法术。

        或许有一天,这张网络能够让凡人获得释放法术的机会。

        或许有一天,这张网络能够让超凡者拥有和天灾、圣器乃至神明对视的权利。”

        那一年,年少的图安提万眼中闪着光,意气风发。

        当年那个肆意张扬的少年已经死去,但他从异乡人接过的火炬却在历经百年仍在燃烧。

        传火!

        传火!

        传火!

        于是,塔灵接过了火炬。

        他是传奇大法师的一半灵魂,继承了大法师对于知识的渴求。

        当年,传奇大法师在几经波折后终于下定决心进行灵魂分割。

        将自己的求知欲、理性和求生欲、感性彻底分离。

        他成为了塔灵,而盖德成为了野草镇的酒保。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他和图安提万是一样的。

        经历了数百年的岁月,即便是作为传奇大法师的他也同样步入了人生的最后时刻。

        这个世界在排斥着他,他同样意识到知识有毒。

        他宁愿凭着自己的力量坚持着,坚持到需要接触超凡气息的那一天。

        当然,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他挣脱了附着在晶石上的禁制,一头扎进了墨色的雾海中。

        当一个人没有世俗的欲望,只是在力图学习知识和增进对世界万物的理解。

        那么,光是这份渴望本身,就将成为最大的欲望。

        凭一个铂金阶的图安提万,那当然是做不到登神的。

        可如果以一个铂金阶超凡者的生命为引线,彻底燃爆一个曾经的传奇强者的灵魂,那可就未必了……

        一个能够在诸多位面间肆无忌惮游历的强者,不管怎样都要比铂金阶超凡者强大太多。

        塔灵操纵着图安提万那具已经被异化得不成人形的身躯,用字正腔圆的大陆通用语通知围观的所有人。

        “人,要能对神说不。”

        这是图安提万一直想说,但来不及诉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