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玄幻小说 - 开局解锁星辰变,我永生无敌在线阅读 - 第83章 叫您一声齐……老祖?(求订阅)

第83章 叫您一声齐……老祖?(求订阅)

        整个房间内奥义浮现。

        此刻进入屋内的灵宗众人。

        无论是灵宗老宗主还是滕阳奕在内的九峰峰主,此刻都被眼前无与伦比的场面惊骇到了。

        齐天恒看着众人。

        甚至都没有任何动作。

        一股轻柔的力量便将老宗主在内的所有人全部扶起。

        看到往日宗门内的师尊以及长老宗主都在此刻对他露出了毕恭毕敬的模样。

        齐天恒心里一叹。

        早在他决定出手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会有这么一天的到来。

        灵宗老宗主带着九峰峰主纷纷站起身子。

        只是大家这时候突然间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面面相觑间。

        老宗主看向了滕阳奕。

        滕阳奕差点腿一软。

        其余八峰的峰主也都纷纷看来。

        滕阳奕苦着脸。

        满脑子措辞,正待要开口。

        也就在这时候。

        齐天恒主动出声:“事到如今,我也就不隐瞒了,我是灵溪峰第三十七任弟子齐天恒,却也不止这一个身份,并非有意隐瞒,也是为了你们着想。”

        “理解,理解。”灵宗老宗主忙点头称是。

        房间再度变得沉默起来。

        齐天恒见状也就开门见山道:“有什么问题就问吧。”

        灵宗老宗主迟疑了一会,“我想知道,之前在灵宗流传的神书可是出自尊上之手?”

        “是。”

        齐天恒的回答很是简单。

        灵宗老宗主第一时间看向了滕阳奕。

        他没记错的话。

        齐天恒刚才自己都承认了。

        自己来自灵溪峰。

        而滕阳奕当年也是第一个将神书呈给他的人。

        滕阳奕苦笑。

        这事要是解决不了,以后这后半辈子怕是免不了要被老宗主一直揪着说。

        “神书的事保密也是当初我的授意,当时灵宗名声不显,若是暴露此事难免会给你们引来杀身之祸。”

        齐天恒替滕阳奕解围。

        灵宗老宗主会意,“当日听闻域外四海也出现了神壁,此事……”

        “也是我所为。”

        齐天恒幽幽一叹,“大道之行,势在必得,这座大陆已经成为了神弃之地,若想要改变,为世人争得一线突破大限的机会,我就算与天为敌,又有何妨?”

        灵宗老宗主在内的一众高层顿时心头凛然,肃然起敬。

        所有人脑海中都浮现了齐天恒为了替整个大陆修炼士争得仙缘,而不得不以一人之力独抗天地威能。

        这等魄力一时间也让在场的几人都为之动容。

        “尊上此举,是为我整个大陆的恩人,我灵宗上下不敢代为感谢,但尊上之大义,让我等受教。”

        灵宗老宗主躬身一拜。

        九峰峰主也都紧随其后,虔诚一拜。

        这一次。

        齐天恒没有阻拦。

        “整个大陆对于天地格局而言,终究是太小了,你们受限太多,我只能以此法助你们一臂之力。

        假以时日,当这座大陆彻底感悟神术,入我齐天大道,我自会将通天之路降下,助你们飞升。”

        “尊上大恩,没齿难忘!”

        灵宗老宗主再次一拜。

        他神色激动绝非作假。

        进入灵宗这么多年。

        哪怕他的年龄在灵宗属于最年老的那一位,可是和大乾老祖白羽化一样,对于仙朝盛世的岁月都只是停留在史册之中。

        没人知道真正的飞升之地在何处。

        也不知道天地大限之后究竟是什么。

        但是现在。

        有了齐天恒的这番话,所有人就等于已经拥有了通往飞升的大道。

        再也不必像曾经那样,受限于天地。

        灵宗老宗主心头震动。

        接下来的时间内。

        齐天恒讲授了关于道之境界,灵宗老宗主以及九峰峰主各有收获。

        想来接下来的时间。

        灵宗的尖端战力都会提升到渡劫境之上。

        最终。

        齐天恒开口道:“接下来我将会闭关,对抗天地。没有要紧的事不必来找我。”

        滕阳奕忽然小心问道:“那即日起,我会吩咐下去,此处别院彻底封闭,不许外人前来打扰。”

        齐天恒摇摇头,“不必这么麻烦。只要我不想被人发现,没人找得到这里的大门。”

        灵宗老宗主以及滕阳奕等人纷纷愣住。

        这样的实力……莫非就是突破了天地大限的实力?

        心头一颤。

        齐天恒接着吩咐道:“没什么事的话,你们就回去吧。”

        “是,尊上。”

        老宗主以及九峰峰主纷纷领命,不敢违背齐天恒的意思,立即躬身告辞。

        这一个时辰里。

        齐天恒为他们解开了不少的疑惑。

        除此之外。

        每个人对于自己的武道理解都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

        这是他们从未接触过的一种高深的层次。

        主峰之上。

        “那位尊上的实力恐怕早就已经超出了天地大限,到达了我们闻所未闻的地步……”

        老宗主满脸唏嘘道。

        有灵阳峰的峰主小心问道:“宗主,那位的身份恐怕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可怕……”

        老宗主摇摇头,“世上因果太多,不必纠结太多。”

        迎着九峰峰主望来的目光。

        老宗主又继续说道:“你们仔细想,那位尊上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何等地步?他明明可以直接飞升,可却为了我等大道,甘愿抗下天地大限,此等胸怀岂是常人可以做到的?”

        灵阳峰峰主羞愧低头:“是我着相了。”

        老宗主感慨道:“此等胸怀,难怪尊上的境界能够强出世人这么多……这格局是我等所不能望及的地步。”

        之前的交谈中。

        关于神魂修炼之法,以及肉身淬炼之术。

        齐天恒说的极为详细。

        更是将神魂与肉身相结合,凝聚武道意志的方法都详细说了出来。

        这可是常人修炼一辈子都有可能无法参透的大道之理。

        却在齐天恒短短几句话之中,便通俗易懂的被灵宗老宗主等人吸收了解。

        纵观遗留至尽的武道绝学,都没有像齐天恒说的这么详细过。

        这也更加证明了齐天恒的身份绝对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尊贵!

        傍晚时分。

        等到滕阳奕重返灵溪峰的时候。

        果真发现。

        通往禁地的那座别院已经从他的感知中彻底消失。

        “以往,我曾以为那神书便是我灵宗的造化,如今看来,到底还是我的格局小了……”

        赵有道这时候寻了过来。

        “峰主,那位真的是……”

        滕阳奕知道赵有道所问的人其实就是齐天恒。

        他点点头。

        “尊上亲口承认,他的身份老宗主已经下了令,不避对外解释什么,弟子也罢,老祖也罢,他如今是我灵宗的至高无上的尊上。”

        忽然顿了顿。

        “却也不是我灵宗一宗的尊上,是天下的尊上。”

        赵有道愣住。

        天下的尊上?

        他没有参与下午的拜访。

        所以并不知道滕阳奕等人都经历了何等恐怖的武道见解。

        ……

        夜幕降临。

        灵溪峰某处。

        南阳一脸狐疑来到了齐天恒的小院附近。

        他不知道齐天恒和老宗主们都说了什么。

        他只记得。

        那日早上,魔门魔尊石墨奇率众徒杀来的时候。

        是他齐师弟力挽狂澜。

        以一人之力覆灭了魔门。

        “该不会齐师弟就是老祖吧?”

        南阳既兴奋又感到惴惴不安。

        他可是时常带着饭菜来齐天恒的小院,说着那位老祖的丰功伟绩。

        想想,南阳就是一阵羞耻。

        啊啊啊啊!

        我这以后要怎么面对齐师……面对他老人家啊。

        呜呜呜。

        太羞耻了。

        一番天人交战。

        南阳终于再也忍受不住,所以才再这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蹑手蹑脚的寻了过来。

        他没想到。

        大晚上的。

        齐天恒的小院仍旧亮着灯火。

        微醺的灯光在这片天地之间好似就是无尽黑暗中的一抹光亮。

        南阳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

        他并不知道。

        就在今天下午,齐天恒曾经对灵宗老宗主以及九峰峰主说过,这别院只要他不想,就没人发现的了。

        而如今。

        南阳轻而易举地就找到了连滕阳奕、赵有道都无法探查到的小院。

        “师弟?咳咳,老祖?”

        木门推开。

        南阳探着脑袋,小心翼翼的呼唤道。

        迎面却听到了齐天恒的打趣声。

        “我有这么老吗?”

        抬起头。

        远远就看到齐天恒手里提着两壶酒走了过来。

        南阳讪讪一笑。

        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齐天恒的尊称。

        还像以前那样叫齐师弟?

        那岂不是连老宗主的便宜也占了?

        可如果叫老祖……

        会不会显得有些太生分了。

        齐天恒却不以为意。

        他在这个世界最后的人情都留给了灵宗。

        老宗主、师尊滕阳奕他都已经见过了。

        也就还剩下这南阳。

        “坐吧。”

        示意面前的石桌。

        齐天恒率先坐下。

        “好嘞。”南阳干笑着点点头,将木门关上。

        随后快步走了过去。

        起初还真有些局促不安。

        不过见齐天恒还像是以前那样云淡风轻的模样,并没有因为身份变化而疏远自己。

        南阳心里的那颗石头终于落地。

        大摇大摆的坐了下去。

        “齐……老祖?”

        南阳小心试探问道。

        齐天恒被他这副样子给逗乐了,“你我之间不必这么介怀,今晚同你饮酒的,只是灵溪峰那个不喜说话的齐师弟。”

        南阳不知道为什么。

        忽然从这番话中听出了一丝离别之意。

        忍不住问道:“你……要离开这里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