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穿越小说 - 术师手册在线阅读 - 第5章 试炼

第5章 试炼

        “你有十秒休息时间。”

        索妮娅长呼一口浊气,争分夺秒地回忆刚才战斗中的所有细节。虽然她自认为自己没有因为不断的死亡而丢失记忆,但如果真忘了什么,她也不可能意识到这一点,只能尽可能避免这种最糟糕的情况。

        具体死亡次数她已经算不清也没有刻意去算,她现在脑海里没有任何多余事物,现实里的母亲、同学、考试、野望通通都被她扫到最偏僻的角落,她全副心思都放在眼前这位名为‘终末观者’的敌人身上,绞尽脑汁地分解他每一个动作细节,用身体去铭记他每一次残酷蹂躏!

        她发现终末观者并没有掌握任何超凡能力,甚至连身体优势都没有比她占优。

        跟她相比,观者仅仅是一个会用剑的敌人——顶多算是很会用剑的敌人。

        索妮娅曾见过将剑术修炼到登峰造极的剑术师,他们哪怕是寻常挥剑,都能给旁观者带来如针刺背的威压;仅仅是握着剑柄,就能让弱者为之恐惧屈服。

        跟那些真正高山峻岭相比,观者不过是一个平平无奇的踏脚石。

        是的,只是踏脚石。

        虽然又经历了一次死亡,但索妮娅刚才在拼死一击下,也成功反击了观者。

        但就像扔出去的剑会再次回到他手中,刚刚胸膛中了一剑的观者,此时已经恢复如初,似乎是一瞬间就治好了。

        假如存在恢复时间,索妮娅肯定会用命以死换伤积少成多地堆死他,可惜这次决斗是公平的,没有给她留下这种漏洞。

        公平的决斗,索妮娅心里感觉有些讽刺。

        但她也承认,这一切都很公平。

        种种不讲道理的限制,都让她明白自己只有一个选择:在决斗中,用绝对的实力战胜终末观者。

        十秒已过,这一刻时间仿佛成了可以触碰的实体。时间一到,索妮娅瞬间全身紧绷起来,持剑冲向观者!

        观者在开始战斗的第一秒,都必定会维持纳剑架势,然后向前突进拔剑回旋斩击。索妮娅离观者越远,受到的攻击就越猛烈,甚至会被观者斩飞手中的兵刃!

        这一招跟传闻中的居合拔剑斩很相似,而应对这一招的方法也很简单,千万不能躲,必须要主动上前打断他的回旋!

        铛!

        索妮娅手臂几乎都要被震麻,但终究还是停住了观者的回旋,成功将他拖入最容易搏命的近距离战斗!

        死了这么多次,索妮娅早就不在乎身上多出几个洞了。只要能在自己死之前先一步击杀观者,就是她的胜利!

        铛!铛!铛!

        接连数次密不透风的交锋,索妮娅暗数次数,当她数到五的时候,恰好斩了个空。

        只见观者非常诡异突兀地往完全相反的方向回避,然后顺势踏步向前,一剑切向索妮娅的脑袋!

        没有预兆,凶险非常!

        索妮娅曾以为这是什么超凡能力,经过数次用死亡换来的经验,才发现这是一种战斗步伐。

        但哪怕看穿了底细,索妮娅也没有任何办法——她根本看不出观者会往哪个方向回避!

        因为观者往往是在看见索妮娅攻击后才突然回避,然后马上回切,因此索妮娅将这一招命名为‘见切’。

        居合易挡,见切难防。

        所以索妮娅干脆不防御,直接抬起手用臂骨卡住观者的剑刃,顺势入怀,试图一剑将观者枭首!

        见切最大的弱点,就是力量不足,根本不足以切断她的手臂!

        然而观者在斩中手臂的瞬间,双腿突兀地在沙地上滑行,再次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回避,险之又险地躲开索妮娅的剑刃,再踏步向前切向索妮娅的脖子!

        二连见切!

        “你有十秒休息时间。”

        索妮娅拍拍自己的脸庞,握紧剑柄看向观者:“来吧!”

        观者无有不可,进入纳剑架势,发动居合拔剑斩——

        并没有剑刃相碰的金属撞击声,观者依旧维持着回旋斩的姿态,但他并没有斩中任何东西。

        就在观者即将斩中索妮娅的瞬间,索妮娅双脚蓦地在沙地上滑行,以极其诡异的姿态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回避!

        此时,观者还处于回旋斩的硬直中,而索妮娅却是可以顺势向他攻击!

        然而,索妮娅却是做出纳剑入鞘的姿势!

        “死了这么多次,就算我是一头猪,也该学会你的招数了!”

        随着索妮娅的娇喝,她踏步向前回旋突进拔剑挥斩!

        见切·居合·拔剑斩!

        用居合来作为见切的后续招式,来弥补见切较低的攻击力!

        其实索妮娅早就学会了居合拔剑斩,却一直忍而不发,直到她有信心掌握见切后,才一起爆发出来,务求将观者一剑斩杀!

        伴随着猛烈的转动势能,索妮娅几乎没感觉到任何阻力,她的剑刃就像灼热的刀子切入黄油般,顺利地剖开观者的胸膛!

        倒不是她不想斩观者的脖子,只是她身高不够,在回旋中每抬高一点手臂都对她是莫大的负担,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斩观者的胸膛。

        这么顺利?索妮娅有些难以置信,连忙从回旋斩的余韵中调整身体平衡,警惕地看向观者:“这算是我击败了你吧?”

        “是的。”观者说道:“恭喜你。”

        “你成功击败了只有一柄剑的我。”

        一柄剑……在索妮娅微微错愕的时候,观者用脚尖踢进沙地,然后轻轻一勾,从沙地里勾出一柄长剑。

        “上半场结束,下半场开始。”观者将双剑摆出十字架势:“对了,接下来没有十秒休息时间。”

        ……

        ……

        “索妮娅,今天有早课,不去吗?”

        索妮娅捂着脑袋坐起来,发现寝室里只剩下英古莉特一人。英古莉特现在也已经穿着整齐,正准备出门。

        “现在几点了?”

        “七点三十。”英古莉特说道:“今早有公修课,我记得你平时在公修课的早上都会提前一小时起床护肤化妆的……她们都已经出门了……你脸色似乎不太好。”

        “是吗?”索妮娅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旋即回过神来,摇摇头:“可能是做噩梦了……”

        “噩梦吗?很快就会忘的。”英古莉特不咸不淡地说道:“记得来上课,别缺勤,不然扣寝室分的。”

        说罢,英古莉特关门离开,寝室里只剩下索妮娅一人。

        换作其他睡晚的早晨,索妮娅肯定会忙不迭地下床洗漱化妆,但今天索妮娅却没这个心情,坐在床上发呆。

        很奇怪,明明是梦境,却如此真实;更奇怪的是,她居然没有任何遗忘的迹象,记得一清二楚,从她的第一次死亡,一直到她第九十九次死亡,全都历历在目。

        甚至连每一次伤痛都记忆犹新。

        当终末观者进入双持模式后,他们的战斗烈度一瞬间提升了数倍——索妮娅几乎没有任何喘息的机会,一睁开眼睛就看见观者扑上来,双臂累得几乎麻木,到最后近乎是凭借身体本能迎接观者狂风暴雨的蹂躏。

        见切、居合、见切接居合、居合接见切、三连见切、三连居合……索妮娅仅凭这两招跟观者周旋,几乎穷尽了所有派生变化。

        当她击败观者的时候,她几乎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反正就是不停的见切居合,避开观者所有攻击,攻击观者所有破绽,然后观者就倒下了。

        但击败观者之后,索妮娅并没有任何喜悦。

        因为观者说了一句话。

        「本次试炼结束,但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虽然看不见他的脸,听不到他的语气,但索妮娅无比肯定——这绝对不是一句祝福。

        “终末观者……”索妮娅细细咀嚼这个名字,仿佛在用牙齿碾碎它然后吞进肚子里消化。

        与此同时,凯蒙市碎湖监狱底层豪华大套间里。

        亚修打着哈欠坐起来,不知为何,他感觉这一觉睡得特别累,仿佛被人打了一顿似的。

        打开光幕,打开《欧洛拉的术师手册》,亚修便看见一条崭新的信息:

        「经过试炼,死狂剑姬与你的羁绊加深了。」

        亚修挠头:“……安排试炼就能增长羁绊?还有这种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