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穿越小说 - 术师手册在线阅读 - 第18章 ‘美兽’伊古拉

第18章 ‘美兽’伊古拉

        “新来的那个邪教头头要跟‘美兽’死斗!”

        “美兽连1点贡献度都不放过?”

        “邪教头头该不会已经中招了吧?”

        “哦呼,那就不是1点贡献度了,美兽这次或许有50点贡献度进账……”

        听着观众席上的议论纷纷,正在给自己拳头缠绷带的亚修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看来你果然是在扮猪吃虎呢。”

        “我反而觉得是你在隐瞒实力勾引我上当。”金发碧眼皮肤白皙的伊古拉笑道:“你可是敢跟血狂猎人作对的四柱神教主,而我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诈骗犯,无论怎么想都是你的武力值比较高吧?”

        确实,在跟伊古拉死斗之前,亚修就找朗拿询问过伊古拉的犯罪履历。

        毕竟几乎每个犯人在进来都会先上新闻频道做自我介绍,因此罪犯履历互相之间几乎是透明的,就像现在人人都知道亚修是被猎人们端掉的小邪教头头。

        伊古拉·博金,又名为‘欺诈师’,从事保险行业,因为诈骗多名富豪获得大量金钱而锒铛入狱。本身是心灵术师,拥有‘契约’等一系列操控精神的术灵。

        虽然监狱理论上禁用术灵,但这个禁用只是‘直接’禁用,而非‘完全’禁用。

        像伊古拉这种专注精神修为的心灵术师,仍旧可以通过话术、暗示、肢体语言等勾动术灵生效,就像是在大厅时伊古拉对亚修发出的组队邀请,一旦亚修答应了,术灵就会悄无声息在亚修的精神烙上印记。

        听上去伊古拉确实没有什么直接战斗能力,但是——

        叮!

        死斗社四周的灯光再次沉寂,只剩下擂台上方的光幕,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伊古拉·博金押注46点贡献度」

        「vs」

        「亚修·希斯押注1点贡献度」

        死斗里,所有人都只会押注最低额度,也就是说伊古拉已经进行了45场死斗!

        而且根据朗拿所说,伊古拉过去45场死斗,都是全胜!

        那亚修为什么会答应这场死斗?

        因为他已经答应了。

        在伊古拉用玩笑话询问亚修来不来死斗的时候,亚修同样用一句玩笑般的‘好啊好啊’作为回应,在那时候他就已经掉进坑里了——他已经没法反悔这个玩笑。

        很难形容这种感觉,并不是身体被操控,而是观念遭到了修改。就像是产生了‘水是剧毒的’这种荒谬的观念一样,亚修十分肯定自己必须要跟伊古拉死斗。

        拒绝有什么后果亚修并不知道,因为他脑海里根本不会浮现‘拒绝’这个念头,仿佛连思考这个最自由的事都被添加了枷锁。

        “所以说,以后别随意回应别人的任何邀请。”

        剑姬靠在栏杆上,懒洋洋地说道:“你可是终末观者哎,按我说,你就应该拒绝任何人的善意恶意,对任何事都说‘不’,用自己的力量占据一切,用自己的意志规定万物,像魔王一样统治世界——”

        「不!」

        “……你小子……”

        就在剑姬被噎住的时候,擂台四周升起了透明壁障,宣告死斗正式开始。

        随着脑海里响起一声‘叮’的铃声,亚修感觉体内仿佛放开了某一道枷锁,后颈芯片不再限制他们攻击彼此!

        与此同时,伊古拉俯身疾冲,矫健的身体宛如猎豹扑杀而来!

        亚修马上竖起手臂防御并且向侧边回避,然而伊古拉像是能早早就预判到亚修的反应,一脚滑铲将亚修铲到身体失衡直接狗吃屎!

        哪怕亚修迅速完成受身动作站起来,但依然躲不开伊古拉的乘势追击,被一拳重锤腹部,闷哼一声胆汁都快要吐出来了。

        “咬紧牙。”伊古拉‘善意’地提醒一句,再一拳轰击亚修的太阳穴!

        亚修被打得头昏目眩,背靠着墙壁,用手臂防护自己的重要部位,然而伊古拉仿佛能提前预知他的所有动作,每一记直拳勾拳都打在亚修没能防御的地方,不一会儿亚修就面青红肿,极其狼狈地一边逃跑一边挨揍。

        他在心里怒吼:「经验传输还没开始吗?再这样下去我都要被打死了!」

        「好痛啊!剑姬你快上我身打爆这黄毛!」

        「剑姬妈妈救我——」

        剑姬十分敷衍地说道:“快了快了,你挨打得越多经验就传输得越快,而且你也别光挨打,试试还击啊!”

        「还击能增快经验传输吗?」

        “不能,但会让这场死斗好看一点,毕竟看你单方面被吊打其实挺无聊的。”

        虽然是这么说,但剑姬心里其实是有些惊讶的。

        亚修被人当皮球一样暴打早在她预料之中,毕竟这可是碎湖监狱,亚修参加这里的死斗,就像是小绵羊主动走进狼群里,不被吃干抹净才叫奇怪。

        她本来以为亚修会露出不堪的丑态,跪着求饶大哭流涕什么的,然而亚修虽然狼狈,却也做到他的极限:尽量背靠墙壁减少打击面,双手护住面部三角区,倒地后迅速起身而不是躺在地上被压制……最让剑姬惊讶的是,亚修居然没哭。

        作为一个生活在温室里,从未经历过血腥的异界游魂,亚修的意志出乎意料的坚韧,甚至还有一定的心理疏导能力。

        他一直在心里跟剑姬碎碎念,就是靠对话来纾解疼痛,而且他也没有分神,防守的动作越来越利落,挨打时的回避反应也越来越快,简直……

        简直就像是一块在不停学习的海绵。

        剑姬忽然有种感觉:就算没有她,没有术师手册,亚修在经历初穿越的阵痛后,一样能很快适应这个看似美丽的残酷世界。

        他骨子里就不是一个懦弱的人,一旦换个环境,他的本性就会暴露。

        果然……他就是终末观者……

        啪!

        亚修感觉自己的手臂骨头像是火烧一样火辣辣的,剑姬在上头催他反击,刚好他也挨打得有点火气,泥人都有三点火性呢,更何况亚修也不是肯吃瘪的主。

        他打工自有一套打工法子,除了不跟上司顶嘴,同事之间他是半点都不愿意吃亏,而且他有能力,会拍马屁,请功时声音够大,因此在职场里也算是混得风生水起,不然也不会被老大派去当新游戏的运营组组长。

        于是瞅准机会,回忆起自己军训时学过的军体拳,一记马步冲拳打回去!

        “软绵绵,好可爱。”

        伊古拉如同逛街般侧过脑袋,脸上挂着不屑的笑容,妙到毫巅地躲开他的拳头,一拳打中亚修的脸。

        “你!”

        “你——!”

        “你——你——”

        亚修不禁骂不出脏话,而且他每一拳都打不中。

        伊古拉每一拳都能重创亚修,亚修怎么躲都躲不过,而伊古拉微微一扭就避开了亚修的直拳。

        在外人看来,他们不像是打架,倒像是演戏——亚修主动将自己的脸送过去撞伊古拉拳头似的。

        “又出现了,美兽的戏法。”

        “这邪教头头剩下的49点贡献度看来也得全进美兽袋子里咯。”

        “哼,不都是玩那种花里胡哨的伎俩,要是换成我——”

        “换成你会咋样?”

        “要是换成我,他马上就会蹲下来看我还有没有呼吸!”

        “虽然我们打不过美兽,但泰格老爷肯定打得过啊!”

        白发老汉泰格连忙摇头:“不能不能,现在年轻人正是一代更比一代强,我这种老头哦,迟早会成为你们的踏脚石……”

        老头你说这话前能不能把手从栏杆上放开?栏杆都快被你扭成麻花了!大家暗骂一声,忽然有人看向正依偎着一个壮汉怀里的朗拿:“朗拿,你能识破美兽的把戏吗?”

        “不知道哎,而且口说也没用,总得打过才知道。”朗拿笑道:“不过我可不想跟美兽打,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放心亲爱的,只要你还有呼吸,我就不会将目光投向其他人。”

        被朗拿依偎的壮汉满脸都是冷汗,在黑暗里勉强扯出一个笑容。

        死斗擂台里,伊古拉甩了甩拳头上的血,随意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过去45场死斗全胜吗?明明我身体素质并不算好,反应神经也不算快,但为什么你就是打不中我,我每次都能打中你呢?”

        是的,通过刚才的战斗,亚修就发现伊古拉的体质其实跟他差不多,别说跟‘钻石’泰格那种怪物比,哪怕随便一个壮汉都能压制住伊古拉。明明两人在同一个水平线上,然而亚修除了脸以外的部位都碰不到伊古拉。

        如果说伊古拉的拳击技术很好倒也罢了,但亚修感觉得到,伊古拉的格斗水平也就一般般,不然亚修根本撑不到这么久。

        明明都是菜鸡,为什么就只有你能啄我?

        “我战胜过兽人,巨魔,地精,他们不乏身体素质远远超越我的,但全都倒在这个擂台上,将不属于他们的贡献度转移给我。”伊古拉悠悠说道:“你跟他们之所以会落得这种丧家之犬的下场,原因只有一个——”

        “你们,都是家畜。”

        “你们的生命,从来都不属于你。”

        “从踏上擂台开始,你的脖子就已经套上我为你准备的锁链。在榨干你最后一点贡献度之前,你都是受我支配的家畜!”

        “家畜的命运,永远只有一个——”

        “放血,剥皮,然后……”伊古拉英俊的脸庞居高临下地俯视亚修,伸出舌头舔嘴唇,露出残酷的笑容:“被主人宰割成一块块可口的形状!”

        “继续吧,亚修·希斯,别想着投降哦,死斗里没有投降这个规矩。放心吧,我对家畜很温柔的,很快就会结束。”

        亚修站直身子,扭了扭脖子,吐出一口血沫:“是的。”

        看台上的剑姬也点点头,慵懒说道:“该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