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穿越小说 - 术师手册在线阅读 - 第22章 死斗邀请

第22章 死斗邀请

        碎湖监狱,餐厅。

        “我赢了45点贡献度,也还得参加过几天的血月审判!?”

        正在干饭的亚修愣愣抬起头,一脸受骗的表情:“不是说贡献度多的人,审判序列就靠后吗!?”

        “的确如此。”

        朗拿一边喝牛奶一边说道:“但有一个前提——所有犯人都不许缺席他们的第一次血月审判,只有极少数人因为特赦之类的原因才能逃过一劫。”

        “而经历一次血月审判并且活下来的人,后面才会按照贡献度高低安排审判序列。”

        “那我要是第一次血月审判就死了呢?”

        “如果你有这种忧虑,不如跟我打假赛,将贡献度都输给我吧。”

        “想得美!”亚修嘟囔一句,想了想说道:“你之前说过,血月审判只会死一个人?”

        “是的,有八个参与者,但只有一个人会死。”朗拿说道:“只有12.5%几率死亡,其实还是蛮低的——这是一般情况。”

        “那我是一般人吗?”

        “很显然,作为四柱神邪教首脑的你并不是。谋杀、绑架、囚禁、血腥祭祀……因你受害的民众至少过千,你的名气在这段时间可谓是家喻户晓,如果没有意外,你必然是血月审判里的重要关注对象。”

        希斯勇敢飞,有锅亚修背……亚修心里对希斯可谓是无限的怨念,脑缺脑就喝六颗核桃啊,搞什么邪教啊!还搞得这么天怒人怨,网贷都没你这么招人恨!

        “怎么样,如果放弃的话,不如将贡献度送给我吧。”朗拿说道:“我会铭记你的牺牲,跟男朋友幸福地活下去……”

        “滚蛋!”亚修哼哼说道:“说不定我就活过去了呢?我才不会放弃!”

        “那好。”朗拿似乎也不在乎亚修那95点贡献度,说道:“有个人想挑战你,接受吗?”

        “这才是你在餐厅等我的原因吧?”

        “没错。”朗拿坦然说道:“至于原因,你看看对方押注的贡献度数额就懂了——37点贡献度。”

        亚修眯起眼睛:“之前打了36场死斗的人挑战我?我可是只会押注2点贡献度的哦。”

        朗拿耸耸肩。

        “这就是我为什么专门来通知你的原因。”

        “一般而言,都是死斗新人挑战老人,因为新人能以小博大。老人挑战新人也不是不行,毕竟蚊子再小也是肉,但基本都是5场之后,不然老人连赚贡献度的兴趣都没有。”

        “所以有老人主动挑战你,我还是满惊奇的,想问问你是不是跟对方有过节。”

        “对方是谁?”

        “瓦尔卡斯·乌尔。”

        亚修摇头:“没听过。”

        他当然没听过,毕竟他连希斯的记忆都没有,就算瓦尔卡斯真的跟希斯有过节,亚修也不可能知道。

        “席林·多尔。”

        “嗯?”亚修眨眨眼睛:“谁?”

        朗拿挥挥手:“没什么,我只是想起了一个熟人。”

        “那你愿意接受瓦尔卡斯的挑战吗?”

        “瓦尔卡斯用什么武器的?”

        “剑。”

        亚修心里一动,用眼角余光看向侧边,只见剑姬翘着二郎腿坐在饭桌上,双手抱在胸前,平静地看着他,双腿的黑丝十分耀眼。

        她斜眼看着亚修:“鬼鬼祟祟偷看我有意思吗?”

        「对不起。」亚修转头瞪大眼睛看黑丝,心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说起来,既然你能碰到我,那我是不是也能碰到你?咳咳,剑姬,你等下回去洗干净……」

        铮!剑姬将她那把华丽的装饰剑拔出来,亚修顿时危襟正坐地跟朗拿说道:“让瓦尔卡斯明天洗干净脖子等我!”

        “那么你明天早上来死斗社,我就不打扰你吃饭了,男友还在等我,再见。”朗拿说完就一阵风地离去。

        亚修还以为朗拿的男朋友在情侣室开好房等他,但看了两眼发现朗拿并不是走去情侣室那边,相反,他离开的方向是通往死斗社……可能是大晚上还有人死斗想让医疗师们加班猝死吧,亚修心想。

        “回寝室吧。”剑姬从餐桌跳下来:“你今晚有的忙了,我要带你去探索你从未了解的世界。”

        亚修顿时气得满脸通红——什么叫我未了解过的世界!?我长得有那么像处男吗!?

        这女人说话太过分了,如果让她继续嚣张下去,我岂不是什么地位都没有了!?

        “怎么还不过来?”

        “来嘞~”

        ……

        ……

        晚上8点45分,没有其他观众的死斗社里,正在进行一场不为人知的死斗。

        “亚修答应了,不过并不是因为你给我的那个名字,而是因为他在期待一个用剑的对手——当我说出你用剑刃的时候,他才下定决心。”

        “谢谢,这次算我欠你一个人情,朗拿。”

        “瓦尔卡斯你可以现在就将人情还我,只要你说出你为什么忽然盯上亚修小可爱。跟那个名字有关吗——席林·多尔?”

        昏暗的观众席上,一个身材瘦削的中年人正观看擂台上的进食。

        是的,进食,应该没有比这个更好的形容词。虽然食物会动,会逃,会惨叫,会求饶,但终究只是啃食的食物。

        “我不介意说出来,只要你不后悔。”

        “那还是算了,我跟男友很恩爱,对生活也很满意,不想掺和到大人物的博弈里。”

        朗拿撕下一条温热的肉丝,放在嘴里细细咀嚼:“不过亚修他真的是四柱神邪教的首脑吗?我自认自己的识人能力还不错,他更像是刚工作不久的学生,我还以为他是无辜的呢。”

        中年人冷哼一声。

        “踏入这座粪坑的每一个人,都与无辜这个词相距甚远。区别只在于,是只有皮肤沾上了污秽,还是自己张开嘴巴主动吞噬恶臭。”

        “我正在吃饭呢,瓦尔卡斯你别说粪便行不行。”

        “那么我就不打扰你了,祝你用餐愉快。”

        ......

        ...

        当死斗社的大门隆隆关闭,那似有若无的哀鸣消失在浓墨的黑暗中。

        瓦尔卡斯行走在监狱通道里,遇见的每一个囚犯每一个狱卫都冷漠地远离他。

        偶尔遇见一位刚进来不久的新囚犯,当后者看见瓦尔卡斯的耳朵,脸上也自然流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

        因为瓦尔卡斯的耳朵,是尖的。

        当瓦尔卡斯回到自己寝室,看见有个狱卫在门前等候。

        他早有预料,一边开门一边低声说道:“亚修·希斯已经答应与我死斗。”

        “务必彻底粉碎他的大脑、心脏、脊椎,达到二翼术师都无法治疗的程度。”狱卫说道。

        “我会做到你们要求的事,那你们答应我的事呢?”瓦尔卡斯打开门却没进去,转过头凝视着狱卫。

        “只要亚修·希斯在明天死亡,那么在下一次血月审判结束后,你就会从这座监狱消失。”狱卫说道:“不过你和那个孩子不能继续待在凯蒙市,这是席林先生的要求。”

        “我也没兴趣跟席林继续呼吸相同的空气。”瓦尔卡斯露出厌恶的表情。

        “自由活动时间快结束了,别在外面站着,进去你的囚室。”

        瓦尔卡斯嘴角抽动,踏进自己的房间,任由自动门关闭。

        狱卫转身离开,嘴角微微上翘,冷笑一声。

        “区区一个精灵死刑犯,却还抱有天生贵族的傲气……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