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穿越小说 - 术师手册在线阅读 - 第35章 术灵交易

第35章 术灵交易

        碎湖监狱,治疗室。

        “是不是只要我一直不吭声,你就当我还没醒?”

        亚修睁开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正在摆弄他脸的医疗师。

        医疗师衣服上挂着【222】的工号牌,显然就是上一次的医疗师。

        “不想烂脸就给我闭眼!”

        “好嘞。”

        等医疗师又捣鼓了几分钟,才松开他的脸:“好了,你可以起来了。喏,你上次说要的苹果。”

        亚修赶紧起来摸了摸自己的脸,松了口气。床头柜旁边有一盘切成兔子形状的苹果,上面还插了牙签,亚修拿起来一口一个。

        “还好还好,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巴,居然一个都没缺,我还以为我要为物种多样性做点贡献了。”

        “我帮你做手术治疗呢,你怎么可以怀疑我?”

        医疗师双手抱在胸前,试图做出一副生气的姿态,但她戴着乌鸦面具,声音又经过面具处理,亚修非但不害怕,甚至还伸出手。

        “干嘛?”

        “你不是说过,我让你做整容手术,你就要给我钱的吗?“

        “哦。”医疗师乖乖掏出钱包,但她旋即反应过来:“我昨天是这么说过,但你也没答应啊!”

        “那你到底有没有给我做整容手术?”

        “整容手术很复杂的,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那就是做了?”

        “只做了一点点,其实只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小手术……你要多少?”

        “给我一枚白银币。”

        医疗师很明显松了口气,低头在钱包里翻了翻,抬头问道:“黄金币行不行?我没零钱。”

        一直在吃国家饭的亚修对这个世界的经济系统毫无概念,心里惊讶了一下:原来白银币在这个世界属于施舍给乞丐的零钱待遇吗?

        一个真敢给,一个真敢拿,亚修接过黄金币,便感觉到意识深处泛起一阵雀跃。

        随着手掌一阵发热,亚修仿佛看见了一个穿着睡衣的人类幼崽拍了拍鼓鼓的肚子,往后一躺呼呼大睡。

        他低头看了眼黄金币,隐约感觉是变小了一点点。按照这种消耗,估计能用一年。

        什么嘛,喂养术灵还挺简单的嘛。

        虽然亚修是有事没事就敲一棍子的人,但他这次伸手要钱是有原因的。

        毕竟剑姬跟他说过,术灵是要用钱喂养的,而他没钱,就只能想办法从智商比较低的人那里捞点钱备用。

        亚修满意地将黄金币放进袋子,随口问道:“那你到底给我做了什么整容手术?”

        “德鲁的额头皮肤延展消皱术式,简单来说,就是去抬头纹。”

        医疗师顿了顿,慢慢站直了身子,用乌鸦嘴俯视亚修:“我愿意给你做这个手术,你就应该给我磕头了,要知道抬头纹很影响一个人的颜值,在外面一个德鲁术式可是要花很多钱才能——”

        “什么,你居然把我最帅气最有男子气概的抬头纹给去了?”

        亚修震怒:“无良医疗师居然趁病人睡着时毁容,夺走病人最灿烂的美丽容颜,这里还有没有王法,还有没有道理了?这是医疗事故,这是谋财害命!”

        医疗师愣是被亚修这招反杀弄蒙圈了,呆了一会又打开钱包。

        “你要多少?”

        “哎,你别这样,我不是这样随便的人。”亚修义正言辞地拒绝:“我不是那种会用把柄威逼利诱别人给自己做牛做马的罪犯。”

        医疗师沉思片刻。

        “你先在这里坐会,我去找找关于你的新闻报道……”

        “总!而!言!之!”亚修赶紧将医疗师拉回来:“我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

        “不许问我的名字,不许摘下我的面具,不许触碰我的皮肤!”

        医疗师吓了一跳,赶紧打掉亚修的手,双手交叉抱胸严防死守,让亚修终于感受到自己身为死刑犯的尊严。

        不过亚修也有些好奇:“为什么不许?”

        “这是碎湖监狱的规则,医疗师是不允许跟犯人私下交流的,被发现会革除医疗师职务,情节严重甚至会入狱!”

        “意思就是说……我们很快就会成为狱友了?”

        “有问题你赶紧问,问完赶紧走。”

        医疗师似乎不太在意这个规则,亚修感觉她是想放不带薪的长假了。

        “那个跟我死斗的精灵,还活着吗?”

        “他伤势比你轻,早就离开了。”

        “伤势轻?”

        “他不过就是喉咙被割开,这点伤算什么,别人花了几分钟就治好他了。我为了让你把肉长回来,花了一个多小时呢。”

        医疗师摊开双手,看起来不像是骗人。

        亚修看了看自己完好的大腿和肩膀,心想这里治疗消耗是按斤称的吗?

        掉肉越多越难治,割喉爆头不算事?

        也就是说屁股在这里才算是高危器官?屁股比脑袋重要?

        “还有没有问题,赶紧的。”

        “我还想问问,监狱里有没有交易术灵的地方,独居男人有点寂寞,想养点宠物……”

        医疗师定睛看着亚修。

        “我要去举报你图谋不轨试图越狱。”

        “我都是死刑犯了,你就算举报我了难道还能给我加刑?”

        “可以啊,等你死了一次之后复活你,让你再死一次。”

        “什么,还有这种操作!?”

        “当然没有,这样太浪费纳税人的钱了,而且也不人道,在一百年前就禁止这种重复死刑了。”

        “也就是说一百年前的死刑犯可能要死好多次的吗……”

        “总之,我不会回答你这个问题。”医疗师抱着双手说道:“你这种死刑犯就该老老实实成为我们的医疗素材,等什么时候不能用了就老老实实去死。”

        “你意外的三观很正呢……”

        “你怎么就看出我三观不正了?”

        “毕竟你跟我这种死刑犯聊了这么久,我还以为你是那种会对罪犯产生好奇的叛逆期孩子。”

        “我,我才不好奇呢,我要是真好奇,我直接去看新闻报道不就得了。”

        医疗师一边说一边收拾治疗器材,亚修从床上跳下来,摆动一下大腿肩膀。

        手术很成功,除了大腿某块肉和肩膀某块肉的皮肤色泽明显比周围白了一个色度,也没什么大问题。

        “如果我说我是冤枉的,你信吗?”

        “你不要以为我那么好骗。”医疗师嗤之以鼻:“自从记忆证据制度推出以来,就再也没发生过冤假错案。狩罪厅肯定是从你的记忆里发现你的犯罪过程才会定罪——”

        “没有哦,狩罪厅没从我脑子里拿记忆证据哦。”

        “怎么可能——”

        “你可以去查查报道,但狩罪厅真没拿我的记忆,我也真是冤枉的。”

        亚修理直气壮,先不提犯罪者是希斯而不是他亚修,更重要是他连希斯的记忆都没有,说这话毫无心理负担。

        医疗师狐疑地看着亚修。

        “没骗我?”

        “骗你我这辈子加班都没加班费。”

        “你要是敢骗我你就死定了,你最好祈祷自己别再受伤,不然到了我手上,看我不把你种族性别都变了!”

        医疗师这句话对亚修幼小的心灵造成巨大的冲击——他还想去见识一下异世界多种族的保健行业,不曾想这个世界的医疗技术已经到了连种族性别都可以改变的程度了!

        这样走到大街上看见美少女还能相信吗?人与人之间还有信任吗?

        “不过就算你这么说,我也回答不了你。”

        医疗师摊摊手。

        “你们死刑犯的术力都是被限制住的,交易术灵的第一个步骤就是卖方用术力释放术灵,买方用术力重新激活术灵。不能使用术力,你们既没法释放术灵,也没法激活术灵。”

        术力居然还有类似于密钥认证的效果,亚修越来越觉得术力真的是万能能源,什么时候听到术力有蓝牙功能亚修也不会稀奇。

        怪不得监狱不封锁他们的术灵,一方面可能是术灵无法束缚,另一方面是只要限制住他们的术力,他们就一点风浪都翻不起来。

        亚修仍不死心:“一点希望都没有吗?没有一个地方类似于死斗社的地方,能让我们解开术力限制吗?”

        经历了一次虚境探索,亚修便意识到想在虚境找齐自己所需的术灵,难度不亚于大海捞针。如果给他充足的时间,倒也不是不可以大海捞针,但问题就是留给亚修的时间不多了。

        虽然亚修并不厌恶风险,他愿意将希望赌在概率上,但不愿意没有对冲手段。就像公司让他们996加班的同时也为他们买了身体健康保险,不论员工有没有猝死公司都赢麻了,作为年度优秀员工,亚修自然领悟了这么优秀的公司文化,时刻准备后手。

        如果能找到术灵交易平台,就算亚修在虚境捡到的全是垃圾,也有机会脱手回血。

        “有啊,你不知道吗?”

        医疗师这个回答出乎亚修的预料,“我为什么会知道?”

        “因为这是所有死刑犯都会至少经历一次的体验……哦对,你刚进监狱没几天,还没来得及。”

        亚修顿时明白她的言外之意。

        “血月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