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穿越小说 - 术师手册在线阅读 - 第36章 血术师

第36章 血术师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亚修就不止一次听到‘血月审判’这个名词。

        一开始,他以为是一个枪毙节目。

        然后,他以为是一个直播枪毙的节目。

        再然后,他以为是一个随机挑一名幸运观众枪毙的在线竞猜节目。

        现在,亚修觉得血月审判应该是无限制格斗的综艺直播节目。

        “是的,当死刑犯参加血月审判的时候,监狱会解开你们所有限制,到时候你们可以用术力催动术灵。”

        医疗师伸出手,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奶奶术灵浮现在她掌心。

        “如果问血月审判里有没有交易的机会,理论上确实是有的,但根本没人能做到。至于为什么我就不用多说了吧?你又不是没看过血月审判。”

        “我没看过!”

        “你别以为我真的那么好骗啊!”医疗师几乎咆哮了,“这么弱智的谎言我才不会信呢!”

        这下医疗师再也不肯泄露情报,亚修这拙劣的谎言让她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了侮辱。骗人就算了,还用这种小孩子都不会上当的谎骗人,瞧不起谁呢!

        亚修也很冤枉,他是真的没看过血月审判啊,但这里所有人都默认这是基础常识,根本不需要多加介绍。

        既然骗不到情报,亚修便准备去干饭了,然而医疗师这时候又不让他走了。

        “你刚才为什么问那个精灵的情况?你担心他吗?”

        “说担心也未免太让人难为情了,只是有点在意。”

        亚修挠了挠肩膀上的白嫩新肉:“毕竟他也算是我杀的第一个人,不是说杀人犯都会回到作案现场围观吗?我也差不多是这种心态啦。”

        “真的假的,他居然是你的第一次?”

        “你这种说法真的很让人误会……”

        “你可是能入住碎湖监狱豪华套房的死刑犯哎!对你来说摧毁生命不应该像穿衣吃饭一样简单,折磨灵魂跟呼吸一样成为习惯吗?”

        “我虽然算不上什么好人,但我真是冤枉的!”

        “我暂时信你前半句。”

        医疗师低头看着手上的术灵,似乎在斟酌言语。

        “好吧,我就信你是第一次杀人。那你为什么在意那个精灵的生死?你是希望他活不下来,还是希望他死不了?”

        “两边都有。”

        “两边都有?”医疗师忍不住笑了一声:“你希望他既死又活?”

        “老实说,我跟他的仇怨并没有达到非要他死的程度,如果可以的话,我比较想用象拔蚌形状的软棍狠狠抽他一顿来消气,再加上我有问题想问他,因此我不是很希望他死。”

        亚修耸耸肩,“但如果他真的死了,我可能也只会在今晚睡觉前感慨一下生命就像海洋,只有意志坚强的人才能到达彼岸……所以就算他死了,我也不会有多在意。”

        “我有点相信你是第一次杀人了。”医疗师说道:“你这种说法可是两边都不讨好。放在案件公示环节,你说自己心慈手软能得到人权组织的关怀,你说自己斩草除根也能得到极端组织的支持,唯独这种模棱两可优柔寡断的说法,会被所有组织嫌弃厌恶。”

        “看来外面的世界也不好混啊。”亚修感叹道:“但这个世界哪有那么多极端果断的人,大多数人不都是像我这么优柔寡断的吗?”

        医疗师微微一怔,耸耸肩:“优柔寡断的人不是没有,但得有优柔寡断的资本,譬如——长得好看!”

        医疗师拿出一本相册,哗啦啦地在亚修面前翻开:“看,这是最近五年流行的帅哥模板,要不要选一张作为自己的新脸?我比较推荐这张1号脸,非常流行,跟时下的热门歌星有九分相似,你一定会喜欢这张脸……”

        “明明是你喜欢这张脸吧!”

        “我喜欢又怎么了,你整了这张脸,受益人也是你啊!”

        “谁说的,我又不会整天照镜子,平时都看不见自己的脸,我长得好看又有什么用?反倒是别人整天看着我,他们爽了,我还得接受别人猥琐的目光,这么舍己为人的蠢事你觉得我会愿意吗?”

        亚修说得很有道理,以至于医疗师都被说服了。她的乌鸦面具都耷拉下来,垂头丧气道:“好吧,你说得对……”

        “但是,”亚修话锋一转:“你愿意倾听我的冤屈,跟我聊这么久,是我在这个冷漠的监狱里唯一感受到的温暖。既然是朋友的要求,我也不是不能答应……”

        “什么,我们是朋友吗?”

        “不是的话那我走了……”

        “好吧好吧,所以你是愿意让我给你做手术了?”

        “其实也不是那么愿意……”亚修露出一副犹豫的表情:“我还是挺喜欢我现在这张脸的,毕竟看了这么多年,多多少少有点感情……”

        “所以……?”

        “得加钱。”

        “没问题!”

        医疗师松了口气:“什么时候开始手术?等等,有些术式我还不是很熟悉,你等我这两晚复习一下……放心,很安全的,我的术灵可以有效防止血肉崩溃等恶性问题!”

        亚修扯了扯嘴角:“我,我很放心,那我先走了啊,你慢慢准备不要着急啊!”

        术力是术师的万能能源,钱是社会的万能能源,虽然还没看到越狱的希望,但亚修也得想办法捞点钱备用。死刑犯们不用说,都是一群吃国家饭的穷逼,因此亚修思来想去,感觉自己只剩下靠脸换钱这条路。

        只是现在看来这个代价有点大啊,烂脸几率非常高,亚修有点怂了。

        怪不得医疗师们不允许透露自己的名字,说不定就是为了做好匿名跑路的准备——在监狱里制造许多医疗事故磨练出技术后,他们可以拍拍屁股就走人,死刑犯们就算想骂人也找不到对象。

        亚修走到门口,忽然回头环顾一周治疗室。

        “说起来我想问很久了——你是不是被同事排挤啊。”

        “啊?”

        “我怎么两次醒来都看见只有你一个人,其他医疗师呢?”亚修猜测道:“是不是他们将最难搞的工作交给你,然后自己拍拍屁股下班了?”

        “不是——不过你是最难搞的工作这一点倒是真的。”

        “真不是吗?如果你被同事排挤杯葛,记得跟我说哦。”

        医疗师看向亚修,噗嗤一声。

        “为什么要告诉你?”

        “我们不是朋友吗?朋友嘛,就是在对方遭遇不幸的时候,可以在一旁幸灾乐祸的人。”

        “滚滚滚!”

        亚修挥手告别:“那【222】医生,下次见。苹果很好吃,谢谢。”

        ......

        ...

        治疗室里恢复寂静,医疗师收拾好自己的工具箱,推开通往公共休息室的门——医疗师的活动区域跟死刑犯们没有任何重合——然后她就看见一群戴着乌鸦面具的医疗师在门外等候。

        医疗师吓了一跳,差点以为他们是来兴师问罪的。

        但她定睛一看,却发现医疗师队伍里有一个人没戴乌鸦面具,看体型,看工牌,正是平时总是训斥自己的高大医疗师【176】,他外表是蓝鳞鱼人的外貌,只是双目眼珠一片猩红,宛如红宝石般璀璨。

        【176】不仅仅是没戴面具,他双手放在背后反剪,脸上有明显的清淤,脖子上有一道墨绿色的泡沫项链。

        医疗师很清楚那是什么。

        奇迹·静脉泡沫。

        这是血术师最为常用的攻击型奇迹,集困杀于一体,可长时间持续施法。中了静脉泡沫的目标,全身静脉都会与泡沫链接,一旦泡沫破碎,也意味着全身静脉同时爆裂,心脏迅速失去供血暴死。

        只要是术师,哪怕是最羸弱的术师,都有能瞬间灭杀生灵的能力。

        被套上静脉泡沫,这可是罪犯的待遇。

        “他做了什么?”

        “他偷看了小姐你的治疗术式。”

        一名工牌为【201】的医疗师鞠躬报告,哪怕乌鸦面具的变音都无法掩盖他的恭敬。

        “未经允许试图盗窃血泣研究所的知识成果,违反了‘个人与集体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宪法原则,是毋庸置疑的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