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穿越小说 - 术师手册在线阅读 - 第45章 别 怪 我

第45章 别 怪 我

        繁星国度,迦乐世,剑与玫瑰术师大学。

        “……面对浊心怪,除非剑术师能第一时间刺穿它的脑干——斩飞脑袋没用,只要浊心怪还有脑子就能发动攻击——否则都会受到它的术灵‘狂乱’影响。在发现心情开始急躁时,剑术师就必须刺穿自己的大腿用痛觉保持清醒,让小队其他远程术师击杀浊心怪……“

        阶梯教室里只有老师侃侃而谈的声音,坐在窗边的索妮娅看着外面天空的三颗耀星,温暖的阳光铺在草坪上行道上长椅上,世间万物都在熠熠生辉。

        “索妮娅!”英古莉特压着声音,“上课别走神。”

        正在与现实光芒产生共鸣的索妮娅微微一笑,“又不是什么重要的课,手环也在记录笔记,就算我走神了……”

        “这可是最重要的《剑术导论》!”英古莉特一脸严肃,“难道你以后不进深渊吗?难道你不怕遇到危险吗?有手环记录笔记又怎样?这是最重要的对敌知识课,在安全问题上再用心也不为过!”

        “咳咳!”

        教坛上的老师咳嗽两声,两人连忙坐好认真听讲。

        《剑术导论》并不是教假大空的理论,而是讲述面对不同敌人,在不同环境下剑术师要做出的应对。之所以会有这门课程,便是因为它跟剑术师的未来就职方向息息相关。

        剑术师毫无疑问是纯粹的战斗术师,不像水术师能转治疗术师,机械术师能转造物术师。如果在太平盛世里,剑术师绝对会逐渐式微,甚至断绝传承都有可能。

        繁星国度剑术兴盛,便是因为世道并不安全,时刻受到深渊的威胁。

        深渊不是一个固定的地方,而是一个随机出现的怪物巢穴。说是随机,但也有迹可循:它只会出现在人多的城市,或者说,术师越多的地方,就越容易出现深渊。

        迦乐世作为繁星核心城市,自然也镇压了最大的深渊。

        至今没有学者能阐述深渊生成的原因,但深渊所带来的威胁却是必须要解决。深渊无法根绝,越是深处,怪物就越是强大,甚至会出现三翼圣域、四翼传奇级别的深层怪物,但表层怪物也不好解决。

        因为深渊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地形大变,术师们没法在深渊构建营地,同时每隔一段时间深渊就会暴动,传奇怪物也会跑到表层,因此在那段时间术师们必须退出深渊。

        出于种种限制,因此‘定期清扫深渊’就成为非常重要的社会分工。除了少数人能成为贵族、公司的‘防暴顾问’,大多数剑术师都会跟其他术师组成小队,定期到深渊冒险清扫怪物。

        这并不是什么脏活,也算是一条非常不错的出路,因为除了国家给予的‘剿灭金’外,深渊怪物掉落的各种战利品都极具价值,有时候甚至能在深渊找到稀缺资源点。

        不知多少贵族都是起源于深渊冒险队,在深渊获得奇遇的术师数不胜数。

        但风险与收益成正比,深渊怪物几乎都有术灵附体,战力不逊色于术师。每一天不知道有多少术师死于深渊,甚至可能会全队覆灭,成为深渊的养分。

        所以英古莉特才对索妮娅的态度这么不满:在《剑术导论》课上多听一秒,以后在深渊遇到危险就多一分警惕!

        但索妮娅刚刚吸收了一颗经验宝珠,就像得到新玩具的孩子,心里正兴奋着呢,全副心思都在印证光芒派系的知识。而且,她也不认为自己会去深渊冒险——以前还有点可能,但现在以她的天资,再加上观者这个大腿,她按部就班都能成就三翼圣域,何必跟其他人一起去深渊打滚拼命?

        《剑术导论》下课,接下来是《剑术实战》,是剑术系学生之间的切磋课。在走去实战馆的时候,一路上都有学生在旁边偷偷观察索妮娅,议论不断。

        索妮娅对此并不意外,在特洛赞教授让她略过一切程序转进剑术系的时候,她就已经成为学生们的焦点对象,日经话题。

        但今天有点不一样——因为除了索妮娅,学生们还观察另外一边的菲利克斯。

        “看,就是她把西莉亚……”

        “索妮娅估计很快也会被甩吧……”

        “我一看她就知道她是那样的人……”

        虽然只是听到零零碎碎的声音,但索妮娅大概也知道发生什么事了——菲利克斯甩掉西莉亚的消息传出去了,而作为最近出现在菲利克斯的女人,索妮娅无可避免成为众人关注的中心。

        不要给我惹麻烦啊……索妮娅现在只想着低调积累,不愿意被这种无聊事牵扯精力。

        但女人是有很强的预言能力,特别在预测坏事这方面——在进入实战馆后,索妮娅发现许多不认识的人在场,而她唯一认识的那个,正是西莉亚学姐。

        西莉亚此时正抹着眼泪,眼眶红红,再加上一身素雅,可谓是楚楚可怜,我见犹怜。虽然索妮娅自恃样貌过人,但西莉亚有气质、氛围、泪妆加成,此时此刻索妮娅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战胜她的。

        “英古莉特,我要逃课。”

        “嗯。”英古莉特也表示理解。

        然而就当索妮娅想要退出实战馆时,一声爆喝把天花板的尘都震下来了。

        “菲利克斯,过来!”

        一个身材高挑的黑发剑术师大声喝道:“你敢愚弄我妹妹的感情,该不会不敢出现吧!?”

        此话一出,众人的目光顿时看向菲利克斯和索妮娅。菲利克斯倒是平静,看来没少遇过这种事,淡然踏入实战馆,而索妮娅经过一番内心挣扎后,也放弃逃跑的想法——她不能这样一声不吭灰溜溜地离开,离开代表懦弱,逃跑代表退让。

        在乡下,懦弱和退让只会让你更容易被人欺负。

        在大城市,也一样。

        乡下的老鼠和城市的老鼠,在鼠目寸光方面并没有本质的不同。

        “洛廉,西莉亚,早上好。”菲利克斯朝他们点点头,“等下要一起共进午餐吗?”

        “免了,我现在看着你这张脸就想吐。”面对伏斯洛达的少爷,黑发剑术师一点面子都不给:“拔剑吧,让我看看伏斯洛达的骨气。”

        听到此话,附近的学生纷纷窃窃私语起来,英古莉特也忍不住暗呼一声:“居然是洛廉学长!”

        在英古莉特的介绍下,索妮娅才知道这位洛廉学长也是风云人物,是三年级的剑术天才,虽然没被特洛赞教授看上,但也成为某位黄金剑术师的研究学徒,在一年前就成为一翼白银剑术师,是剑花大学竞赛队的一员!

        虽然只是中等贵族家庭,但洛廉未来至少能成就二翼黄金,前途光明,自然不用尊敬区区一个伏斯洛达家族的少爷,靠自己本事吃饭的人就是硬气。

        洛廉和西莉亚并非亲兄妹,两人的父亲是兄弟关系,再加上同校同级,因此他们平日关系很好,洛廉为了西莉亚出气几乎是应有之义。

        不过菲利克斯并没有应下,而是看向西莉亚:“学姐,这是你希望的吗?”

        旁人或许以为菲利克斯服软了,但索妮娅知道他是真的疑惑——作为能一个月换四次女友的人,菲利克斯自然对女友没有抱有感情,他以为其他女人也是在知道这个前提下接近他,所以一直以来他的浪荡都没发生什么事。

        然而索妮娅注意到西莉亚看向菲利克斯的眼神,顿时明白一切。

        本只是逢场作戏,但西莉亚动了真情。

        只有动了真情,才能说明西莉亚此时为何这么不理智,既斩断了自己跟菲利克斯的最后一丝可能,又做了无用的徒劳。

        感情是最不可琢磨的东西,猎人也有踩进自己陷阱的时候。

        女人总以为自己是对方最后一个,男人总以为自己是对方的第一个,陷进去的输家总是会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得不到西莉亚的回答,菲利克斯看向洛廉:“洛廉学长你的意思是……要打我一顿?”

        “这里是实战馆,我们来一场实战训练吧。”洛廉冷笑道:“旁边就是治疗院,我也会尽量留力,不会让伏斯洛达家族失去优秀子弟的。你该不会是不敢吧?”

        “好,非常好,我怎么可能不敢,不就是一年级生跟三年级生切磋,刚成为术师没几天的剑术师跟成为术师一年多的学长实战,我怎么可能害怕?”

        菲利克斯露出一口白牙,句句都在指责洛廉以大欺小。他是贵族子弟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中这么无聊的激将法?

        周围的学生显然也不认可实力悬殊的战斗,这跟霸凌没有任何区别。然而洛廉脸色如常,目光从菲利克斯转移到索妮娅身上。

        索妮娅顿时有不好的预感。

        “菲利克斯,我听说你最近多了一个漂亮的‘好学妹’,你们两个还在战斗时召唤出术灵,想必感情‘不错’,私交‘深厚’。”

        洛廉故意咬字重音,讥讽说道:“我身为学长当然不会以大欺小,还会给你们以多欺少的机会——我既然是为西莉亚出气的,光找你菲利克斯还不够,让你那位学妹也过来吧!”

        “我一个人打你们两个!”

        虽然洛廉没有说出来,但他几乎每一句话都在透露出同一个潜台词:

        我今天打得就是你们这对狗男女!

        索妮娅现在的心情简直是想锤爆观者的头——她一个洁身自好的围观群众怎么就沾上这摊屎了呢?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看来,就连菲利克斯也不例外。

        索妮娅目光流转,没有走出去,站在英古莉特旁边,露出疑惑的表情:“抱歉,洛廉学长,我不懂你是什么意思——虽然我跟菲利克斯一起跟特洛赞教授学习,但我们私下并没有多少接触。这是你们的私人恩怨,我没有任何理由参与。”

        因为洛廉说话难听,所以就冲上去跟菲利克斯并肩作战?

        索妮娅已经不是小孩子,喜恶不是她做事的唯一原则。

        她现在只想低调成长,对菲利克斯的友谊完全不感兴趣,而且这也是她澄清的最好机会——要是真的跟菲利克斯迎战洛廉,那简直是坐实了‘狗男女’的嫌疑。

        无论怎么想,抽身离开这场漩涡都是最明智的选择。

        洛廉也不再关注索妮娅,冷笑一声:“看来菲利克斯你的魅力也不过如此嘛。”

        “是你误会了。”菲利克斯淡淡说道,解开剑袋拿出木剑,气氛一触即发。

        就当索妮娅以为自己可以逃课的时候,一只手忽然搭上她的肩膀。

        “这不合理——实力差距过大的战斗,跟欺凌有什么区别?作为风纪委员,我可不能允许这种单方面碾压的情况发生。”

        一个英姿飒爽的橘发女剑士按着索妮娅的肩膀,推着她往前走。索妮娅转过头,只看见女剑士胸前别着她的工作证:「剑花风纪委员:蕾欧妮·维克特」。

        “是蕾欧妮学姐!”

        “她怎么会出现在学校?”

        “是橘色舞者本人!”

        橘发女剑士一路将索妮娅拉到场地中央,她的手就像虎钳一样,索妮娅根本没法挣脱。

        “菲利克斯学弟,索妮娅学妹,你们平时还是要多多交流啊。要是特洛赞教授知道你们两个连互助互爱都做不到,肯定会很失望的。”

        橘发女剑士看着索妮娅,满脸笑意。

        “洛廉固然有以大欺小的嫌疑,但你们可是特洛赞教授的研究学徒,他欺负你们就等于羞辱隐手剑圣,你们怎么可以忍得了这口气?要知道菲利克斯现在不仅仅代表他自己,更代表他是特洛赞教授唯二的学徒,索妮娅学妹,你明白这个道理吧?”

        索妮娅勉强点头又摇头,“但这是他们的私人恩怨……”

        “当洛廉说出要挑战你们两个时,哪怕是为了维护隐手剑圣的名誉,你们也必须接受挑战了。更何况,以二打一,胜算如此巨大,你们拒绝就显得太懦弱了。”

        “作为剑术师,就应该有一往无前的勇气,以及用剑讲道理的底气!将敌人打服,你就是最有道理的!”

        “索妮娅学妹,你觉得呢?”

        在橘发女剑士搬出特洛赞教授的时候,索妮娅就知道这一战逃不过去了。

        无论特洛赞到底在不在乎,索妮娅都不敢赌。

        特洛赞是她目前最大的靠山,任何影响特洛赞对她观感的事她都不敢冒险,更别提现在几百人看着,她不顾特洛赞教授颜面退缩的消息,十分钟内就能传遍剑花。

        但她很厌恶这种感觉:被人操控,被人逼迫,被人算计,最后不得不参加一场自己不愿意参加的战斗!

        强烈的憋屈感和耻辱心在体内发酵,以至于索妮娅双肩忍不住微微颤动。

        但她可是孤身一人从乡下跑到迦乐世的女孩,理智很快占据上风。

        然而就在她压下内心的不满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她耳旁响起。

        “需要我帮你吗?我保证可以消除你内心的不爽。”

        「要!」

        “这可是你亲口答应的哦,我先走了,别,怪,我。”

        观者在索妮娅背后走过,说完话便在空气中消失。

        下一秒,索妮娅看向橘发女剑士。

        “索妮娅学妹,你现在的决定是——?”

        “我拒绝!”索妮娅坚决地摇摇头,“我绝不会掺和他们的私人恩怨,绝不会跟菲利克斯并肩作战,绝不会跟洛廉学长战斗!”

        橘发女剑士微微挑眉:“但这样的话……”

        “但是!”

        索妮娅看向橘发女剑士,一字一顿,掷地有声。

        “作为特洛赞教授的学徒,我无法忍受你在我面前两番三次用特洛赞教授的名誉挑衅我,无法忍受你企图煽动学生情绪质疑特洛赞教授的教学质量,更无法忍受你利用我们两人的胜负去污蔑特洛赞教授的品德!”

        “我没有——”

        “不用解释了,正如你所说,将敌人打服,你就是最有道理的。所以——”

        索妮娅解开剑袋,拿出木剑直指橘发女剑士。

        “蕾欧妮·维克特,我要挑战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