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穿越小说 - 术师手册在线阅读 - 第53章 涤罪之焰

第53章 涤罪之焰

        红雾酒咖。

        “唉?蛇老板,他的赔率怎么这么高,还没封盘上限?你不怕亏惨吗?”

        顾客们看着局域频道里的‘死刑博彩’,发现‘热门选手’的赔率居然有1.65的赔率,忍不住有些奇怪——按照以往经验,热门选手的赔率顶多就是1.0001甚至更低,而且有封盘上限,每人限额。

        因为每期审判会有哪个人死,大家看一遍死刑犯资料基本都能判断出来,蛇老板自然不会白白送钱。

        博彩里的热门赌局,往往是‘最高票与最低票相差多少’、‘15分钟内最高票能否突破15万票’、‘5分钟会不会发生犯人互殴事件’这种不可预测性特别高的栏目。

        挨着吧台的蛇老板伸出舌头,嘶嘶发声:“是啊,我亏惨了,万一你们都押注他,我可就麻烦了嘶~”

        顾客笑道:“哎,我就不赚蛇老板的钱,我就是要亏着玩,哎~我就是要押注赔率最低还有限额的那位。”

        洛伦斯看着光幕里的博彩赌局,心想要不要玩两手,他在碎湖监狱待了整整一年多,好久没碰赌博了。

        像这种局域赌局几乎每个人都可以开设,没有任何限制,但有一个前提:庄家得先将大笔预存金存进凯蒙商业银行,不然银行不会提供赌局的金钱押注服务,也有效防止庄家血亏赖账的恶性事件。

        浏览一遍八位死刑犯的‘最高得票’赔率,洛伦斯便知道谁大概率会是这次血月审判的受救赎者了。

        赔率最低,自然就是大家都认为他必死的人选。

        一般来说,赔率最低的,往往就是从资料就能判断出来的‘热门选手’。不过这次……

        “有趣……”

        洛伦斯笑了笑,在赔率最低的人选下方拉满了赌注。

        ……

        ……

        亚修终于明白了。

        为什么哈维能确定今晚的随机大概率会‘随机’到他——原来所谓的随机,是观众投票!

        得票最多的死刑犯,可获得一等奖天国旅行!

        行刑者直接送你去天国!

        那为什么只要是观众投票,亚修就死定了呢?

        因为亚修是最近几天的新闻热点啊!

        他就是‘本月热门选手’、‘新闻封面人物’!

        最近几天的新闻都是亚修·希斯的邪教发家威水史,讲解得深入浅出,娓娓道来,亚修自己都看得津津有味,可想而知现在大多数观众对亚修都不陌生。

        什么叫观众缘?

        这就叫观众缘!

        既然你这么眼熟,那就选你了!

        眼看着自己的得票数迅速增长,而面前这个猩红的‘行刑者’也越来越巨大狰狞,几乎要占据平台的大部分空间,将亚修挤压到平台边缘,两只脚后跟都踩出去了。

        他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在咆哮,喊着让他赶紧逃跑!

        就当亚修快要撑不住的时候,旁边忽然响起一声惊叫!

        “啊啊啊啊啊!”

        旁边的食人魔犯人像是被烙铁碰到了一样,发出宛如小女孩般的惨嚎声!

        只见这位食人魔被瘦小行刑者身上的幽蓝火焰燎了一下,便身体颤抖着退到边缘,双手抓紧钢线,看上去可怜、弱小又无助!

        此时其他犯人也纷纷发出惨叫,一个个痛得撕心裂肺。

        明明外表没有任何伤痕,但看起来却像是指甲崩掉倒插肉里那么痛。

        甚至有个哥布林死刑犯仗着身体轻盈,直接走在钢线上晃悠。

        他们宁愿冒着掉下海的风险,都不愿意跟行刑者站在一起!

        有这么痛吗?

        虽然一直都知道他们是死刑犯,但因为芯片限制犯人们的行为,所以亚修对此并没有太清晰的认知。

        直到此时,他才油然生出一股优越感。

        哎哟哟,你们叫得好凄厉啊,好可怕啊死刑犯,不像我,我一点都不痛呢~

        “违规……违规!”

        一个被涤罪之焰烧得咬破嘴唇的死刑犯大声咆哮道:“这是违反人权的行为,血月审判不能在投票环节伤害我们!”

        “你们这是在折磨我们,在践踏我们的尊严,把折磨我们当成手段!”

        “人权组织,市议会的议员也在观看血月审判吧,快点投诉他们,阻止他们啊!”

        “对啊,投票环节我们不应该是安全的吗!?碎湖监狱违反了血月审判的规则!”

        “快中止这场审判啊!快啊!”

        亚修也觉得奇怪,因为从各方面消息综合判断,血月审判大多数时候确实只会死一个人,其余七人可以平安无事回到监狱。

        事实上,亚修遇见过的绝大多数囚犯都是血月审判里的幸存者,有的甚至是危险的边缘来回试探过好多遍的审判常客。

        更何况血月国度十分注重种族权益和人权(看起来),绝不会允许任何以折磨为目的,以人为手段的刑罚。

        甚至就连刑讯都统一改成了‘记忆调取’。

        犯罪者从被捕到入狱全程不会遭受任何刑讯逼供。

        你爱说不说,我们不会侵犯你一丝一毫的人权。

        当然,‘记忆调取’算不算侵犯人权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所以死刑犯们对碎湖监狱的质疑是有几分法理依据的,他们现在的处境毫无疑问就是单纯的折磨,不符合血月审判的救赎精神,是对血月极主的亵渎,对众生平等的倒车!

        “没有哦。”

        纳古摇摇头,“本次血月审判的规则已经获得议会、人权组织、各种族维权组织的认可,不存在任何不人道的安排。虽然各位目前的处境看起来很危险,但只要你们待在原地什么都不做,是不会受到任何伤害的。”

        “啊!啊!”就在此时,兽人死刑犯的行刑者突然增大了些许,涤罪之焰的火苗燎了一下兽人的皮肤,让这个五大三粗看起来像是铁打的强壮兽人发出小女孩一样的尖叫。

        “这就叫不会受到任何伤害!?”死刑犯们气得浑身颤抖,“你……你个食人魔混哥布林的天生杂种,跟那些长着野猪牙的绿皮垃圾一样只会喷屎吗!?”

        “下城区抚养所吃屎长大的卑劣贱种!”

        “被哥布林男妓**的雏!”

        这时会死刑犯们才想起来自己解开了所有枷锁,不再受到种族平等、语言礼貌等规则约束,瞬间爆发出旺盛的战斗力,仿佛要将这些日子憋在喉咙里的脏话一次过喷出来,一句话内居然可以囊括地域歧视、种族歧视、性别歧视,让亚修都忍不住洗耳恭听。

        直到他听到旁边的哈维喊出一句——

        “信仰四柱神的傻子!”

        亚修看向哈维,虽然他不是,但总感觉被骂了,便也大喊一句:“喜欢抱着尸体睡觉的恶臭死灵术师!”

        哈维瞪过来,亚修不甘示弱瞪回去,然后他听见对方压着声音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

        “啊?”

        行刑者没将亚修挤下海,倒是这句话将亚修吓得差点后撤三步掉下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