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穿越小说 - 术师手册在线阅读 - 第79章 刷新出一只野生术师(第六更)

第79章 刷新出一只野生术师(第六更)

        虚境,知识之海。

        “被月光照到就无法变身的月影狼人……你们监狱还真是人才众多,不愧是多种族国度。”

        索妮娅躺在小船船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不过美食家的仪式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从未听闻这么残暴诡异的仪式,难道他想召唤暴食派系的术灵?”

        其实术师理论上最容易精通的术法派系,并非是火术、土术、剑术这些容易接触的外法派系,毕竟外法终究是需要术师故意训练才能增长经验。

        而内法派系,却是术师哪怕不训练也会增长经验。

        什么是内法派系呢?就是术师每天都必须进行的生理活动。

        进食、睡眠、聆听、注视、排泄……这些从小都大都无法避免的生理活动,假如能换算成术法经验,那几乎每一名术师都有七八门精通的术法派系。

        可惜,这只是理论上的。

        看似最为简单轻松的内法派系,实际上门槛远比外法派系高得多。外法派系再难,只要肯努力终究是有可能入门,但内法派系几乎都是种族天赋,如果你出生时没有随机到内法天赋,那你一辈子都不可能独立精通一门内法派系。

        索妮娅说的‘暴食派系’,就是一门内法派系,往往只会在食人魔族群内出现。而且不是所有食人魔都能学会,只有少部分食人魔术师能忽然开窍入门暴食派系。

        内法派系是没法传授的,吃饭拉屎睡觉这些事有什么可以教导的余地?

        而且内法派系跟内心欲望、感情变化、性格脾气有极大联系,这是无法通过叙述记录的知识,可以说是‘只能意会不能言传’。

        索妮娅的猜测也不无道理,毕竟进食跟暴食派系几乎是互为一体,很多人都认为食人魔之所以拥有暴食派系天赋,便是因为他们食人。

        “我也觉得朗拿是为了进食而进食,但伊古拉有不同的看法——他觉得在这个仪式里,进食只是最微不足道的步骤。真正的核心仪轨,不是食,而是爱。”

        “爱?”

        “你种过田吗?”

        如果换成别人,索妮娅肯定会觉得对方在双重侮辱自己。

        第一重侮辱是怀疑自己一个青春靓丽的女术师居然种过田。

        第二重侮辱是质疑自己一个出身农业镇的村姑居然没种过田!

        “……你继续说,我能听懂。”

        “伊古拉觉得,朗拿就是在种田。”亚修躺在船尾,咬着指甲:“他在目标心里放下爱的种子,通过最血腥的亲密接触——进食,来让爱的种子迅速生根发芽,相当于施肥和培育的过程。”

        “虽然罗纳特不愿意承认,但他确实对其他事情都逐渐丧失兴趣,唯一让他燃起欲望的就只有参加朗拿的仪式。就算朗拿突然修改自己的菜谱,恐怕罗纳特也会主动往上面写自己的名字。”

        索妮娅光是听都感觉有点混沌,“那么当爱的种子发芽成熟后,朗拿会收割到什么?灵魂吗?”

        “伊古拉也没猜出来,应该跟灵魂有关,但不仅仅是灵魂。”亚修说道:“不过这是他们两个人的事了——我们只需要确定一点,那就是朗拿与罗纳德拥有无法割舍的羁绊,这就是我们可以利用的地方。”

        “所以只要你们说服了罗纳德,就等于多了朗拿这个队友。”索妮娅提醒道:“但他们两个都是穷凶极恶的死刑犯,真的没问题吗?”

        跟伊古拉这个没啥战斗能力的欺诈师不一样,罗纳德是啄木鸟匪帮的金嘴,精通陷阱、铳术、暗器等等杀人技艺;而朗拿更加恐怖,是一名月影狼人,哪怕在二翼术师里也属于高级战力。

        跟他们相比,亚修跟伊古拉就像两只只会咩咩叫的小绵羊。

        一旦失去监狱的保护,面对这两个恶贯满盈的死刑犯,亚修跟伊古拉很难有什么好下场。

        “监狱又不是人才市场,我没有多少选择。”亚修无奈说道:“能找到两个实力不错又愿意越狱的人已经算运气好了,不能再奢求他们的人品,只能期待碎湖监狱对犯人的改造很成功。”

        说来真是讽刺,亚修既希望监狱改造的没那么成功,好让他找到敢一起越狱的狱友;但他又希望监狱改造的很成功,将那些敢越狱的狱友改造成越狱只是为了出去社会做贡献的大善人。

        “不过其实也轮不到我担心,谈及安全,伊古拉可比我上心多了。”

        亚修在小船上伸直了自己的腿:“他早就给罗纳特下了暗示,强化了罗纳特的危机感……也不算是欺骗,只是让罗纳特清晰意识到,只要他一天不杀掉朗拿,那他那份渴求被朗拿吞噬的欲望就永远不会消失。”

        索妮娅将亚修的腿蹬回去:“那他们一越狱岂不是就会自相残杀?”

        “自相残杀?我看可不止,如果有可能,伊古拉肯定会让他们两个吸引住吸引狩罪厅的注意力,然后他趁机逃之夭夭。”亚修苦笑道:“而且他现在手里还捏着我的一个愿望,我都还没想好该怎么应对。”

        虽然说愿望不可能太过分,必须是对方能做到的且不会引起本能反抗的要求,譬如‘自杀’这种要求就是逆反本能的无理要求。

        因此亚修也只是让伊古拉‘帮他’越狱,而不是让伊古拉‘让他’越狱,后者这种要求严格的愿望是无效的。

        但哪怕是这样,伊古拉也能让亚修吃不了兜着走,譬如逃跑时他要亚修‘断一下后’,亚修是无法拒绝如此合理的要求。

        哪怕后面有几百个血狂猎人在冲过来,他也必须回头包围他们一下,表现出‘断后’的姿态才能继续逃跑。

        “那你打算怎么办?而且越狱之后你有行动计划吗?”

        “大概是有的,先找这具身体的仇家,一个名为席林的精灵教授。看看能不能报仇,不能报仇就偷他一点钱,然后想办法活下去。”

        “那不就是见一步走一步吗?你不怕外面比监狱还危险吗,毕竟你在监狱里至少平时是没有危险的。”

        “这叫做在冒险领域采用服用打法达成持久收益,抽离透传归因分析作为抓手为生活赋能,完善逃狱逻辑考虑资源倾斜……”

        “说点小孩子能听懂的话吧。”

        “意思就是,我自己选择的路,就算再难走我也心甘情愿。”亚修悠悠说道:“后悔是未来的我要考虑的事,现在的我只需要考虑怎么不让自己后悔。你也不想看见一个因为被关在监狱里而整天以泪洗脸的我吧?”

        “你不如表演一下?我就爱看别人哭得稀里哗啦的,最好是用鼻涕糊脸的那种。”

        “再说了。”亚修坐起来:“不是还有你嘛。”

        “我又帮不了你。”索妮娅翻了个白眼。

        亚修说道:“因为羁绊的连接,你越强我就越强,所以你如果不想自己以后孤零零探索虚境,就自觉点增加训练量,不要总是准时走人。年纪轻轻不要过得这么安逸,要勇敢走出舒适圈!”

        “你这么一说,我就很有偷懒的冲动。哎,就是不练,就是玩。”索妮娅嘟囔一声,坐起来伸了个懒腰,“你术力恢复完了吗?”

        “恢复得差不多了。”

        刚才他们遇到了一条成长期的溟泡龙,几乎耗尽了术力才勉强将它打跑,所以不得不躺在小船上休息。像这种时候,往往就是他们分享各自日常的时间。

        老实说这种休息时间还蛮多,因为在凝聚过半白银之翼后,无论是传承小岛还是知识生物的强度都上升一大截,最常见的情况是知识生物耗尽他们的术力就跑路了。

        亚修都怀疑知识生物是不是特意来榨干他们。

        不过剑姬说这很正常,他们既不能瞬间爆杀知识生物,也没有晕眩之类的控制奇迹,速度上也不占优,很难留下知识生物。

        这也是大多数白银术师的窘境——他们往往只有某个方面突出,在现实里还能团队合作,但在虚境里某个方面的短板就会造成严重的战术缺陷。

        这种情况往往得等到二翼黄金乃至三翼圣域,术师才能完善自己的术法体系,不过到时候他们也得在虚境面临新的挑战。

        亚修打开虚境地图,不过也没什么好看的,周围24格区域都是「白费力气」的无奖励区,这种情况往往只能随便选一个方向前进碰碰运气——

        “啊!?”

        索妮娅有些奇怪:“你怎么——”

        亚修瞬间伸手捂住索妮娅的嘴巴,竖起食指放在自己的嘴唇上。

        索妮娅眨眨眼睛,顿时明白了,压低声音问道:“有术师在附近?”

        亚修点点头,转头看向旁边被白雾笼罩的海域。

        只见在虚境地图里,一个跟亚修、索妮娅相同的黄色光标,忽然在旁边区域冒出来!

        ......

        距离小船十米外的白雾里,空间露出一道小小的真理之门,一个人影从里面掉下来。

        在快碰到海水的时候,她猛地爆出一阵烟雾,变成一只小小的蝙蝠,扑腾着翅膀往前飞去。

        ps:感觉7000好像有点希望,那就先更第六章了。今天能不能八更十更就看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