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科幻小说 - 诸天败犬互助群在线阅读 - 第50章 阳歌天钧 隔山打牛

第50章 阳歌天钧 隔山打牛

        岳老三曾经被段誉用嘴遁功夫戏弄过,稀里糊涂的成了段誉的徒弟。

        他从段誉身上见过这套变化无方的神妙步法,而且眼前之人用起来似乎比他师傅更加精熟。

        无数的残影从岳老三和西夏士兵眼前闪过,所有士兵都被这些影子闪得头晕脑胀。

        岳老三有过应对凌波微步的经验,既然眼睛跟着转没屁用,他干脆心一横闭上双眼,操起鳄嘴剪循声剪了过去。

        “锵!”

        岳老三的攻击落空,但他判断的方向没有错。

        刘云此时就在岳老三的攻击范围内,侧身躲过了他的剪刀攻击。

        童姥自觉的用双腿紧紧夹住刘云的腰部,让他能腾出双手来应付敌人。

        当岳老三睁开绿豆眼查看战果时,刘云的擒拿手已经摸到他的手腕上。

        “咔嚓!”

        “啊!”

        右手手腕的骨头被拆脱臼,岳老三痛吼一声,扬起短粗的左腿猛踢鼓秋。

        刘云没有正面与他硬碰硬,灵巧的侧身踏步躲开,顺势移动到岳老三身侧。

        “嘭!”

        天山六阳掌的阳歌天钧以回身掌的姿势打中岳老三的后背,掌上附加的力道将岳老三打得飞扑而出,狼狈的跌入包围过来的士兵群中。

        奇妙的事情发生了,岳老三本人没有受什么伤,打入他体内的掌力在西夏士兵们手忙脚乱的接住岳老三时才骤然爆发。

        “哎哟~”

        “你奶奶的!”

        隐而不发的掌力隔山打牛,搅得现场一阵人仰马翻,原本齐整的包围网也因此被撕开了一道缝隙。

        “嗖~”

        刘云抓住这个机会,展开轻功化作一道流光,脱离包围圈后很快就飘然远去。

        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岳老三暴跳如雷,但刘云此时已经远远的离开了皇宫附近,他也只能在原地无能狂怒了。

        脱离西夏士兵的视线,童姥终于出声叹了口气。

        “没想到会正好遇到明教作乱,看来西夏皇宫是去不得了。”

        刘云没有理会锲而不舍跟在身后的岳老三,背着童姥一路疾驰直接出了兴庆城。

        正如童姥所说,在皇宫门口闹了这么一出戏,再死板的按原计划躲进王宫就是脑子抽风。

        “师伯,明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与西夏发生冲突?”

        童姥摇了摇头:“一言难尽,明教就是这种脾性,看任何国家的朝廷都不顺眼,总想推翻朝廷自己上位。”

        “他们的总舵位于辽阔的昆仑山内,昆仑与天山相隔遥远,向来井水不犯河水,没必要过多的关注他们。”

        ‘昆仑……光明顶吗。’

        暂时放下明教之事,刘云一路沿着西夏境内的荒漠地形往北加速,途中向童姥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师伯,不如我们干脆北上前往天山缥缈峰。”

        “哦?”

        童姥从刘云背上支起身体:“为什么?你不怕李秋水一路追踪过来?平坦的大漠和草原可不方便躲藏。”

        刘云笑着摇了摇头:“说不上怕,但确实有所担心。”

        “为了满足师伯练功的需求,我们在途中必然会耽误不少时间,确实有不小的几率被师叔追上。”

        “如果师伯愿意相信我,不妨让师侄放手一试。”

        “如果真的被师叔追上来,或许我有办法说服她放弃寻仇。”

        童姥脸色阴晴不定的变幻了好一会儿:“你真有把握?”

        刘云点了点头:“成功与否大概是五五开吧,就算失败,我也会尽力保护师伯不被师叔伤害。”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李秋水虽然与西夏开国皇帝李元昊组成了新家庭,但李青萝毕竟还是她的女儿。

        刘云打算用包含亲情在内的多种方法尝试说服李秋水,刘云也还留有后手,至少不会那么容易被李秋水击败。

        大不了就物理说服。

        童姥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叹了口气说道:“行吧,姥姥的安危就交给你了,反正眼下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西夏不比占据中原繁华地区的大宋,境内有不少戈壁和沙漠地形,想找座山头躲藏都不容易。

        而且西夏毕竟是李秋水的老巢,只要躲在这片土地内,迟早也会被她派人搜索出来。

        李秋水很快就会得知刘云和童姥出没于兴庆城的消息,带队从秦岭急匆匆的赶回。

        这段时间差正好让刘云和童姥远离西夏核心区域,尽可能往北靠近天山。

        ‘没想到当初随手布下的一手闲棋居然成为了关键,只希望康广陵他们别在途中遭遇意外耽误时间。’

        ……

        “废物!”

        “啪!”

        一品堂官邸,一名脸上蒙着面纱的女子盛怒之下,隔空一掌打向躬身请罪的岳老三。

        蕴含强大内力的白虹掌力重重的印在岳老三胸前,他整个人被强大的劲力向后击飞,重重的撞在墙上。

        “噗!”

        这一掌虽然没要了岳老三的命,但因此而受的深沉内伤至少也要养上几个月才能痊愈。

        垂下头的岳老三眼中凶光一闪,但考虑到与对方之间的实力差距,他只能苦着脸一动不动。

        “哼!”

        这名身姿绰约的蒙面女子就是西夏皇太妃李秋水。

        她的身材保养得很好,看上去依然前凸后翘,一点也不像88岁高龄。

        “念在你是骤然偶然强敌,准备不足,姑且饶你一命。”

        李秋水寒声质问道:“那两个通缉犯往哪个方向跑了?”

        “咳……”

        岳老三艰难的咳嗽一声,吐掉积压在喉咙中的淤血,声音嘶哑的说道:“一路往北。”

        “那小子的轻功还在云老四之上,我追到戈壁滩一带时已经完全看不到人影了。”

        “北面吗……”

        李秋水沉吟了好一会儿,不再理会内伤深重的岳老三,转身离开了一品堂。

        过了好一会儿,段延庆带着一个左右脸颊各有三道血痕的妇人从后堂走出。

        这名妇人容貌清秀,只是脸上的疤痕破坏了整体美感,让她看上去有些狰狞。

        “老三,伤势如何?”

        岳老三苦笑道:“还好,死不了,皇太妃手下留情了。”

        “老大,那个通缉犯到底是什么来头?我怎么觉得,他的功夫和我那……和段誉有几分相似。”

        段延庆摇了摇头:“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

        “一品堂的杂事了结,我要继续执行自己的计划了。”

        段延庆眼神冰冷:“根据一品堂最新传来的情报,段正淳的儿子胆大包天的北出雁门关,似乎打算进入辽境。”

        “作为长辈,我有必要教教他,什么叫君子不立危墙下。”

        “老三,你留在一品堂继续养伤,我和二娘先行一步。”

        岳老三郁闷的咳嗽着:“知道了,真是倒霉。”

        叶二娘摇头失笑:“老三,你该学着长点心了,这次要不是你口无遮拦强出头,原本不该有这无妄之灾。”

        岳老三对叶二娘的地位向来不服,她的说教让本就心情郁闷的岳老三更加烦躁。

        “放屁!三娘,老子才是岳老二,你……咳咳!”

        段延庆没有理会两人的争吵,当先杵着犹自带血的拐杖“笃笃”的走出一品堂,显然不久前他也经历过一番大战。

        ‘没想到,当初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小子居然成长得如此之快。’

        ‘而且他和段誉之间似乎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关联,不知道以后是否会妨碍我的计划。’

        段延庆眼中凶光闪烁:“不管是谁,胆敢阻碍我夺回皇位的人,杀无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