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修真小说 - 妖魔鬼怪入我图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一饮一啄

第二十一章一饮一啄

        乞丐大概六十出头,一身破破烂烂的脏短袄,他头发稀疏卷曲,满脸连鬓胡,眼眶凹陷,鼻如鹰喙。

        老人干瘦的手脚都被装上镣铐,以锁链固定在牢房墙壁上。他此时抱膝蜷在角落,盯住自己发黑的左脚大拇指发呆。

        此人即是王猛案凶手,瞎胡子。

        瞎胡子左眼球丢失,眼眶里没了东西,就渐渐变成一个合不上的伤口。有时候会有红的白的粘液从里面流出来,他总用手去揉眼洞,久而久之左眼眶肿了起来,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肉瘤。

        剩下的右眼总是眯起,仿佛怕光,也不知道是不舒服,还是就习惯这么看人。

        他是胡人,在西市出没,或躺或走,嘴里絮絮叨叨说着什么,没人听得懂他的胡话。

        管两市的市令说,瞎胡子是五年前来的蜀县,当时他左眼就瞎了,没有度牒,也无从证实身份。

        按律,身份不明的外来者是要逐出城的,市令见他可怜,又不像为非作歹之徒,也就默许他在西市行乞。

        瞎胡子不会汉话,乞讨也是得过且过,他经常坐在地上,面前放一块皱巴巴的布,嘴里碎碎念。

        有人丢饼或馒头,他就捡起来吃,没人施舍他就饿着,饿狠了就出城找野菜和树皮啃。

        瞎胡子有一点好,哪怕饿得再厉害,也不偷不抢。

        有一年冬天特别冷,瞎胡子没东西吃,身体干瘪到发僵,差点冻死街头。还是马帮老大王猛送了他一件棉袄,几个饼,半壶酒,瞎胡子才熬了过来。

        瞎胡子和来时没两样,不会汉话,也不求人,赖在西市浑浑噩噩。

        这样的人突然暴起发难,当街刺人,没人会想到。

        “凶器是这个。”

        许叔静撩开一方麻布,露出里头一截细骨。这是一只干瘪坚硬的鸡爪,爪子团簇如矢,锋利尖锐。

        “鸡爪被他磨尖了。”

        他隔布握住短匕首般的鸡爪骨,对前方一刺:“动作快狠准,直插心脏。”

        吴奇从许叔静处接过凶器,仔细观摩后看出端倪:“你们看,这鸡爪有五爪,第五爪藏于四爪之中。”

        “五爪?”

        许叔静掰开鸡爪,这才注意到里头一截小小的爪子:“还真有……我记得在一本道门杂记里看过,说鸡有四爪,若生第五爪,即为灵禽,可辟邪驱鬼。”

        释然也望向瞎胡子:“难道他知道王猛是恶魄?”

        “当然。”

        吴奇淡淡道:“这是一名胡人方士,会用灵禽克制恶魄僵尸,还能准确破开阴锁。你们仔细看他的眼睛,看不清楚,可以请他睁大一点。”

        角落的瞎胡子缓缓扭过头,眯起眼朝这边看来。

        “你能听懂汉话?”许叔静问瞎胡子。

        “不仅听得懂,他还看得到,什么都明白,因为他有一双特殊眼睛。”

        吴奇居高临下,俯瞰地上瞎胡子:“先天阴阳眼可不常见,这是一种与血脉有关的术法天赋。通常是世代方士、元婴大修士家族后人才会与生俱来。”

        瞎胡子缓缓撑开眼皮,他右眼通体绿色,晶莹深邃,瞳仁漆黑,像猫或虎,与其对视时会有一种奇妙晕眩感。

        “不知阁下如何称呼。”吴奇拱手。

        老乞丐死死盯着吴奇,碧玉右眼魔光熠熠:“你是哪家真传?龙虎山还是武当山?”

        脱口而出的汉话吐词清晰,毫无滞涩。

        “贫道吴奇,分栋山浮云观入室弟子,却不是来自这两大道门。”

        吴奇坦然道。

        真传弟子是筑基期,自己现在还是练气初期,说真传那是纯碰瓷了。当然,实战另讲。

        “好毒的眼。”

        瞎胡子似在嗟叹,又像懊恼,自言自语:“可惜……九幽山功法流落,害我入世观修行被破功。为报一饭一衣,又要蹉跎岁月了。道心不稳,俗世浮尘,时也命也。”

        “小子,我记住你了。”

        话才落下,整个人已不见踪影。

        手铐脚铐失去目标,自然垂下,锁链碰撞发出一串细碎金属声。

        牢里三人面面相觑。

        释然脸色凝重:“咫尺天涯,缩地成寸……这是元婴宗师的手段!也不知是哪一家前辈。”

        许叔静看向吴奇,一脸希冀:“道长,你知道此人身份?”

        “不知。”

        吴奇无奈:“就如这位前辈所说,要不是他自愿暴露,在西市再待个五年也不是问题。”

        “他刺死王猛是为……报王猛当初衣食之恩?”

        许叔静皱眉:“以这位元婴前辈能耐,完全可以直接帮王猛脱困,为何是杀他解脱?”

        “许大人此言差矣。”

        释然神色肃穆,双手合十:“《阴刹锁魂练魄经》乃魔门魁首九幽山术法,一旦练成,魂锁魄定,王猛所学三章,仅是第一步。一步错,步步错,他已回不了头。”

        “九幽山古法,最少炼制九头恶魄,魂索连横,让它们化九为一,肉身相融,变为尸傀,炼制人以魂索下令,可杀敌千里之外。”

        “更有甚者还有二十五为一、四十九、八十一为一。此等尸傀不惧术法,还能渡天劫成长,炼成后,纵是大修士也得避其锋芒。”

        “锁魂练魄,以魂为锁,以魄为器,若成气候就是一场灾难。”

        释然声音低沉了下来:“少林就曾有罗汉僧亡于尸傀之手。”

        许叔静这才意识到《锁魂练魄》的恐怖和危险,喃喃道:“难怪那元婴前辈不惜放弃当前修行隐匿,也要出手。”

        吴奇点头:“正是如此。王猛若被九幽山修士抓住,那就是一具会不断成长的尸傀。这位前辈念王猛善意结缘,因此破了恶魄,给他解脱。”

        要是王猛被魔修抓住,那才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死去,有时并不是最坏的结果。

        许叔静揉了揉眉心,有点头疼:“没想还有这么多意外枝节……这次案情笔录又得重新誊写一遍了。”

        “至少主体情况基本确定。”

        吴奇笑道:“王猛案背后并无魔修,而是一位元婴修士前辈提早扼杀危险,以及王猛误练魔功导致的意外。”

        至此,王猛案基本水落石出。

        不过按官府流程,许叔静还需继续问询另一个嫌疑人铁头。

        吴奇本以为铁头是一个脑袋很大的人,或者是练铁头功的猛汉,没想铁头本人面相白净沉着,更像是位读书人。不止铁头本人,他的跟班也同样生得眉目清俊,温文尔雅。

        铁头本名姚铁筹,铁筹指的铁算盘,结果不知怎么以讹传讹,就变成了铁头。

        比起铁筹,铁头更像帮派小卒的名字,这名号伴随姚铁筹一直至今,他自己倒很喜欢。

        许叔静道:“姚当家,例行问询,还请配合。”

        “官府查案,理所应当,我也想早日找到真凶,为老大讨个公道。”

        铁头拱手,非常配合。

        两人一问一答,有条不紊。

        释然突然感觉到什么,看向吴奇:“道友似有心事?”

        吴奇心说,好敏锐的和尚。

        他笑了一下:“只是想起耽误了元婴前辈修行,有些愧疚。”

        “道友不必放在心上,一饮一啄,本是常理。”

        吴奇点头称是。

        他当然不是在想这事。

        片刻前,三清像再度感应到香客祈求,竹妖小张以谪仙之身让祈愿清晰传入吴奇脑内……

        不一般的是,那香客近在眼前。

        正是铁头身后的秀气跟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