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都市小说 - 科技之锤在线阅读 - 003 大脑里面多了个辞典?

003 大脑里面多了个辞典?

        宁为的寝室是江城大学标准四人寝,床在上面,睡觉需要爬梯子,下面则是一个书桌外加衣柜。阳台正对着寝室门,走出阳台的左边便是洗漱间跟厕所。

        今年还给寝室装了空调,每层楼有一个公共投币式洗衣机。

        负一楼还有公共浴室跟热水房。

        加上寝室内部又是人性化管理,每天11点半关门,即便晚归,也能用学生卡从应急门进入。所以如果同寝四个人关系过得去大家生活习惯也都还OK的话,寝室也可以住的很舒服,不比外面租房差。

        302寝室里四个人之间相处的就还算不错。

        男生嘛,有一点好。

        只要不是谁有长期让人难以忍受的地方,平日生活里一点点小摩擦,大家都不会太过计较。一起喝杯酒也就过去了,如果一杯不能解决问题,那就一瓶……

        真喝的开心了,刚闹完矛盾的两个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勾肩搭背、搂搂抱抱都是常事。

        说的就是寝室里另外两人,刘聪跟徐瑞轩。

        一个来自孔孟之乡,另一个则来自全国的老工业大省,都是全国人民公认能喝的地方,两人也的确能喝一点,甚至喜欢喝一点,但这个一点是真就一点。

        喝完就能醉,醉了不打闹,不惹事,最爱干的就是互诉衷肠。

        宁为跟罗翔则都是本省人,两人都不太喜欢喝酒,但偏偏酒量却能吊打寝室两个能喜欢没事来点的。

        所以302寝室每到生活费到账后的接连两个周末总会发生很有意思的一幕。

        周末第一天,两个外省人总会叫嚣着要给另外两个本省人一点颜色看看。

        然后跑到学校外的餐馆,啤酒直接叫一件。

        吃饱喝足后,两个喝醉的家伙开始演绎各种人间轻喜剧,宁为跟罗翔则负责用手机把这些美好瞬间都记录下来,等第二天刘聪跟徐瑞轩酒醒了,罗翔就负责把两人前一天的醉态跟大家一起分享。

        每次刘聪跟徐瑞轩都会羞愧到欲仙欲死,然后罗翔以把小视频发到班级群为要挟,让两人只请吃饭,不喝酒。

        一番讨价还价后,视频会被彻底删除。甚至还要检查云端。

        前大半个月大家就能天天吃香喝辣,而宁为则是整个寝室的底线。

        因为每个月最后一天,一寝室所有人大概率就要靠他饭卡里那点钱撑到下个月生活费来的日子。

        起码保证每顿饭四个人都有个三菜一汤,不至于饿肚子。

        当然,如此平和的生活是建立在寝室里三个人都没女朋友之基础上的。

        到不是大家都不想谈恋爱,主要数院的男女生比例很感人。

        7:1的比例,足以让男泪,女默。

        ……

        罗翔已经拿着他的饭卡去打饭了。

        刘聪跟徐瑞轩则在一边窃窃私语,宁为也得以安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有些人遭遇到这种不平的事情,其实是不太乐意让人评头论足的,哪怕是好心的安慰。

        因为安慰其实于事无补,只能在人前显露出自己的无助。

        毫无疑问,宁为就是这种人。

        所以即便情绪没有完全平复,他还是决定先看看英语书。

        如果真要考研的话,专业课宁为还是有信心的,但英语却是他的弱项。

        然而当打开英语书后,宁为震惊了。、

        当你看到一个陌生的英语单词,下一秒脑海中就浮现出这个单词的释义、读音、使用环境,就好像脑子里突然多了一部英汉大词典,是一种什么体验?

        宁为最初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或者这份标记为还没背的单词表其实已经背过了。

        但当接下来看到的所有单词,都是类似情形的时候,宁为觉得不淡定了。

        他合上教材,打开了电脑,连上了ChinaDaily官网。

        更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他似乎好像能无障碍阅读网站上的所有新闻。

        而且在阅读过程中,遇到不懂的单词,脑子里都能蹦出释义、各种用法;

        不会读或者读错了的单词,脑子里会出现正确音标;

        看到完整的句子,也能浮现出完整的释义。

        甚至他还看到了今天发表的一篇文章中一个不太明显的语法错误。

        宁为挠了挠头,他想到了自己莫名其妙的晕倒,跟意识中遭遇的电车难题。

        两者难道有什么联系?

        “你们听没听说过有人突然晕倒之后,再清醒的时候就完美掌握了一门语言的例子?”终于,在快速浏览了数篇文章之后,宁为忍不住问了句。

        听到宁为突然说话,寝室两个人扭头对视了一眼。

        眼神传递的意思很明显:完了,这孩子真受刺激了,已经产生幻觉了。

        “咳咳,乖孩……,宁为啊,这种情况呢,从概率上来讲,的确是有的。比如我看的小说里,把这种情况统称为附体,就是一个已经嗝屁的……”

        “停!”宁为瞪了徐瑞轩一眼。

        就知道这货不靠谱。

        “咳咳,轩公子,别在那儿有的没的。我到是在网上看到过一个新闻,一个老外被雷劈了,治好后就会说咱们的汉语了,而且他之前从来没接触过中文。那个,宁为啊,你今天下午也被雷劈了?”

        “呸呸呸,你说什么呢?宁为这么好的孩子怎么可能被雷劈?”

        “我只是假设,假设你懂吗?”

        “不,你这是诅咒咱儿子!”

        “我呸!”

        ……

        宁为没去管这两人斗嘴。

        他打开电脑,飞快的输入刚刚刘聪说的那条消息。

        虽然他没被雷劈,但情况似乎很相似。

        果然网上有这个报道。

        但是浪费了数分钟去追根溯源后,还真让他找到了最早的出处——英国的太阳报。

        宁为顿时没了精神。

        太阳报是个什么操行懂的都懂。

        虽然它的销量是英国严肃媒体泰晤士报的一倍有多,因为这家报纸的节操却早已经全部扔进了太平洋最深的海沟里。

        别家报纸是发生了什么报道什么。

        这家报纸是观众喜欢看什么他们就报道什么。

        别说一个老外被雷劈会说中文了,就算太阳报报导出老外被雷劈后直接变成黄种人这种新闻宁为都信。

        大家买太阳报是为了三版女郎跟无限猎奇。

        至于其每天刊载的那些内容,基本可以直接用来鉴别国民智商。

        所以很不幸,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目前没有解释。

        到是另外两个人活跃了起来,徐瑞轩瞅着宁为,问道:“宁为,难道你觉得突然掌握了一门语言?那意思是不是我们以后不用到处找带字幕的日岛爱情片资源了?”

        “滚!”对于这种贱人,宁为的回复一向简单、直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