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都市小说 - 科技之锤在线阅读 - 018 屋漏偏逢连夜雨

018 屋漏偏逢连夜雨

        手机静默一时爽,一直开着一直爽。

        宁为在图书馆从八点半认认阵阵得看书到了十二点,旁边的人来来回回了好几趟,却没人能打扰到他。

        等他伸了个懒腰,拿出手机看了看时,突然感觉头疼了。

        一上午时间竟然有十一个未接来电,五个微信未接视频,跟七十多条微信消息。

        宁为觉得自己像是突然间便受欢迎了。

        以往一个星期他都不一定能有十一个电话,七十多条微信消息,今天只用了半天。

        先是扫了眼未接来电,李导员给他打了三个电话,决定躺在床上直到天荒地老的刘聪打了两个,家里的老母亲给他打了一个电话,剩下是罗翔跟徐瑞轩贡献的。

        再打开微信,李导员给他发了一堆的消息,跟一个视频,最前面是一张通报批评的图。

        大概意思是让他在被全校通报批评前先做好心理准备,不要有太大压力。

        宁为还是挺感激李导员的,当真是为了他的事情操碎了心,周日都没法好好休息。

        所以刚走出图书馆,他便先给李导员回了个电话,电话几乎瞬间就被接通,然后便传来李导员如同机关枪般亲切的声音:“在干嘛呢?刘聪说你带了手机,怎么一直不接电话?微信也不回消息?”

        “对不起李导,刚才在信图上自习,怕打扰到别人就把手机调成静默模式了。”

        “哦!好吧,刚才微信上的消息你看了吧?”

        “看了。”

        “处分决定已经不能更改了。明天就会正式张贴出去。我会去跟教务处那边谈谈,尽量不在校广播站播了。”

        “谢谢您了,李导员。学校真是越来越有效率了,为了我的事害得大家周末都要加班。”宁为感慨了句。

        在他确定了考研目标之后,他是真把这些事都放下了。

        “咳咳,打住,我知道你心里还是不太痛快。不过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对了,保研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李导,我还是决定放弃。”

        “我可跟你交代过,就算你放弃保研资格,还是要去跟薛老师道歉的。”

        “周一就要去道歉?”

        “时间不一定,学校给薛老师放了一周的假,大概下周五会来学校,到时候我会通知你。”

        “嗯。”

        “行吧,别的就没啥事了。”

        “谢谢李导。”

        挂上电话,宁为没有翻开微信去看看那张属于他的通报批评具体写了啥,而是又赶紧拨了老妈的电话。

        一般家里没什么事老妈很少给他打电话,他一般都是固定周日晚上打回去。

        今天早上就来电话,大概率是有什么事。

        “喂,小宁啊,吃了没?”

        电话拨通,听到老妈的声音还算平静,宁为也放了心。

        “正准备去吃饭呢,刚才在图书馆上自习,手机没开声音,没听到电话,有啥事吗?”

        “没啥,对了,你保研的事有结果了吗?”

        “成绩差一点没能达标。”

        “哦,这样啊,”对面老妈的声音有些落寞,还有些欲言又止的味道。

        “妈,你放心好了,虽然保研没成功,不过我复习的还不错,考研很有把握。”宁为连忙说道。

        “你学习方面我到不担心……”

        宁妈话没说完,宁为也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了,连忙问道:“到底啥事,妈,直接跟我说,不然我现在就订票回家。”

        “哎,还不是厂里最近效益不好闹的……”

        听到这话,宁妈立刻开始倾诉起来。

        原来从去年开始因为市场出现了一种可替代而且技术含量更高的产品导致销量跟效益一直在持续减少。

        相应的现在厂里也因为订单不足的原因,大概只维持着百分之六十的产能。然后管理层改了绩效计算方式,平均下来一线职工的工资大概少了百分之三十左右。

        当然,宁为的家庭不属于那种特别贫困的家庭。

        但要供养一个大学生,还要负担房贷,对于一个双职工家庭来说,每人每个月少了百分之三十的工资,对于小家庭的打击还是有些大的。

        宁为的生活费没有少过,暑假回家两个大人也没提过这件事。

        但眼看着孩子要考研了,两个大人专门查了江大数院学硕学费标准大概是八千块一年,加上研究生还要给孩子准备些生活费,按现在的标准给1200一个月也很困难。

        所以老宁便把家里古董级的摩托车送去大修后利用下班后的闲余时间去跑摩的,多少能赚点钱补贴家用,平均下来每天还能赚个五、六十块。

        这才干了一个多月,老宁就在昨晚回家时摔了一跤。

        五十岁的人了,摔了一跤也就罢了,老宁还舍不得去医院,又不肯休息,还执意等身体好点了去跑摩的,这可把宁妈妈急坏了,所以才给宁为打了这个电话。

        当然,这个电话老宁本是绝对不允许打的,这还是家里一位老中医朋友上门来帮老宁敷药,宁妈妈拿着出去买菜的借口给宁为打的电话。

        现在也是躲着老宁在厨房里接的电话,想让宁为晚上劝劝老宁,别那么拼命。

        “行,妈,我知道了。对了,我这边还有个好消息没来得及告诉你们,我拿了今年学院的优秀学生一类奖学金,有五千块呢,而且学院还决定推荐我申报学校的华为奖学金,如果都拿到手,我基本上大四都不用家里给生活费了。”

        宁为硬着头皮说道。

        “啊?真的?”

        “我能骗你这个吗?我不吃饭了啊!”

        “你小子还真有出息,我这就跟老宁说去……”

        “等等,妈,你先别说,你去说了爸不就知道你给我打电话了?今天晚上我在跟老爸说,这事交给我了。”

        “行,那就这么说啊,我先做菜了。你许叔昨晚就来帮你爸正骨,这两天都靠了他,今天怎么也要留他吃顿饭。”

        “好的,那我先挂了啊!”

        ……

        “呼……”

        挂上电话,宁为狠狠的吐了口气。

        好吧,他从大一到大三的确是连拿了三年的奖学金,这也是宁妈妈会相信他的原因,不过都是二类奖学金,只有一千块。

        今年更是因为种种原因跟奖学金失之交臂。

        这下好了……

        宁为想着卡里仅剩的六百多块,只觉得欲哭无泪。

        还好,作为寝室的后盾,饭卡里貌似还有五百块。

        那么问题来了,如何用一千一百块先撑过三个月?这还真是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