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历史穿越 - 大明:家父永乐,永镇山河在线阅读 - 第434章 风云起!心神不宁汉王爷!

第434章 风云起!心神不宁汉王爷!

        姚广孝死了。

        被张軏给整死了。

        朱高煦整个人都有些发蒙。

        他原本还想着,亲自去诏狱里面,嘲笑这黑衣宰相一番。

        毕竟事实证明,姚广孝那劳什子“真龙命格”理论,都是一堆屁话罢了。

        自己去了一趟北疆,不但救出了太孙朱瞻基,而且还率军攻克和林,收复了岭北行省!

        所以,他那套神神叨叨的歪理邪说,是站不住脚的。

        嘲讽这老家伙一番,再顺势将他从诏狱里面捞出来,挂着太子少师的名头,去推行新学,主持新学的推广工作。

        这是朱高煦暗自给姚广孝定下的安排。

        毕竟姚广孝的才能有目共睹,更是精通先秦诸子百家,无疑是主持新学推广工作的最佳人选。

        然而,还未等朱高煦有空去诏狱捞人,姚广孝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

        诏狱走水失火,生生将这位黑衣宰相烧成了一堆焦炭!

        这个借口,未免太过荒唐可笑了些。

        别说他朱高煦不会相信,就连满朝文武都不会相信,永乐帝更不会信!

        一旦朱棣得知这个消息,只怕是会立刻动身回京。

        到时候,倒霉的人,不只是张軏,还有自己这个监国汉王爷。

        毕竟姚广孝可是张軏私自逮捕打入诏狱,根本就没有一个合适的罪名。

        结果现在他直接不明不白地死在了诏狱里面,朱棣就算是再好的脾气,只怕也会含怒回京,收拾他朱高煦。

        这怎么看,都像是监国汉王爷在党同伐异,铲除异己。

        一想到这儿,朱高煦心中的不安就愈发强烈。

        “张軏啊张軏,你究竟想做什么?”

        “你这是想坑死老子吗?”

        沉吟良久后,朱高煦看向聂兴。

        “聂大头,你觉得小軏軏究竟在想什么?”

        聂兴摸了摸自己的大脑袋瓜,随后一本正经地回答道:“他想坑王爷,谁让你现在不叫人家‘小軏軏’?”

        “……”

        东宫太子府。

        还是熟悉的场景,熟悉的人物,熟悉的味道。

        大胖胖正在练着太极剑法,时不时同一旁慵懒晒太阳的太孙朱瞻基插科打诨。

        因为监国汉王爷的霸道,他们父子二人,一个太子,一个太孙,两位储君,此刻都被圈禁了起来。

        此刻整个太子府,也唯有太子妃张氏可以自由出入。

        毕竟张氏代管后宫,这是永乐帝的命令,所以朱高煦真不敢招惹人家。

        朱瞻基也就此闲了下来,因为此次北伐中受了很多内伤,正在安心调养。

        他倒是真不怕自家二叔会趁机发难,夺走太子大位。

        如果二叔想这么做的话,当初就不会千里迢迢赶去救自己了。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二叔要真这么做了  朱瞻基这心里还能好受一点。

        毕竟他坑害了那一万多名将士,惹得三军将士对他这个太孙极其不满。

        既然如此,不如放手,让瞻壑那个家伙上位算了。

        这太孙不做也罢!

        想着,朱瞻基慵懒地翻了个身,却不料阳光被人挡住了。

        太孙殿下睁开眼睛一看,立马麻溜地从躺椅上爬了起来,讪笑道:“娘亲快请坐,儿子已经替您暖好了。”

        太子妃插着腰横了他一眼,这才气鼓鼓地坐了下去,而后就对着正“金鸡独立”的大胖胖开喷。

        “我说太子殿下,现在你们爷俩一个练剑跳操,一个躺着晒太阳,日子可谓是过得惬意无比啊!”

        “反倒是我这个妇道人家,天天还得管着后宫那些破事,忙得脚不着地,我容易吗我……”

        “娘亲喝茶!”朱瞻基识趣地递上一杯茶,同时不断用眼神示意自家亲爹,赶紧过来哄哄你的爱妃。

        大胖胖瞧见自家爱妃这副模样,顿时就乐了。

        “爱妃,这是吃了什么委屈,受了什么气了?”

        太子妃听到这话,张口就想对自己的丈夫儿子诉苦,但她最终还是没有说出话来,叹气道:“算了算了,后宫里面的事情,你们大男人听什么?”

        听到这话,父子二人很是无奈。

        其实吧,这太子妃统管后宫,确实有些不周全的地方。

        毕竟太子妃还只是太子妃,虽然说她是未来的皇后,但是那毕竟还不是吗?

        现在后宫里的那堆妃嫔,可都是皇帝的妃嫔,按照辈分,这还比她太子妃高出一辈呢!

        加之后宫妃嫔为了争宠,勾心斗角那些腌臜事情更是经常发生,所以总管后宫这个差事,那真是个苦差事,尤其是对于太子妃张氏而言。

        太子妃满脸委屈地看向大胖胖,抱怨道:“要不是你们父子俩这么没用,我早向皇上辞去这烂摊子了,哪里要忍受这等委屈……”

        “好好好,是我的错我的错,爱妃别生气了!”

        大胖胖一听这话知道要遭,立马上前抱住了自家爱妃,开始了日常哄妻模式。

        朱瞻基见状很是无语,用手遮住眼睛表示看不见,转身就想开溜。

        正当这个时候,太子妃一把推开了大胖胖,沉声道:“不过外朝倒是发生了一件大事,你们父子二人听说了吗?”

        大明朝分为内廷和外朝,内廷粗略来说就是后宫,而外朝则就是朝堂了。

        听到这话,朱瞻基顿时停下了脚步,耳朵都竖了起来。

        “诏狱突然走水失火,太子少师姚广孝……不幸遇难!”

        此话一出,大胖胖与朱瞻基如遭雷击,瞬间愣在了原地!

        太子少师姚广孝,没了?

        这怎么可能?

        “怎会……怎会如此?”

        大胖胖满脸惊惧,难以置信地喃喃自语。

        朱瞻基同样惶恐不安,有些接受不了这个残酷的事实。

        太子少师姚广孝死在诏狱!

        而锦衣卫首领乃是张軏,汉王党羽!

        这怎么看,都像是汉王朱高煦的手笔!

        而这恰恰也正是大胖胖感到惊惧不安的地方!

        老二,杀了姚广孝!

        那可是姚广孝啊!

        他直接就杀了!

        那也就意味着……

        他真的动了夺嫡之心!

        姚广孝是朝野上下都极为敬重的太子少师,就这么被他给杀了!

        他汉王朱高煦这是在传递一个政治信号,光明正大地彰显出汉王的夺嫡之心啊!

        朱瞻基满脸茫然,脑子里都是北伐一战。

        二叔,想要夺嫡?

        那他当初为何要去救自己?

        还是说他对自己的表现感到失望?

        毕竟,那可是姚广孝啊,太子党的牌面人物,就这么死了。

        二叔这是终于下定决心,想要夺嫡争位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