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玄幻魔法 - 我,旧日支配者!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不管好坏事都会传千里

第十八章 不管好坏事都会传千里

        之后很久,那个章鱼也没有掉下来。

        九陌以为那个飞天章鱼落到远处去了,还特意等了好几天,然而对方并没有什么想要过来找回场子的行为。

        九陌有些诧异,事情按照正常的走向来说这种上门来搞事还被闷了一拳的不是应该跑回来大战三百回合吗?这就完了?

        他从没考虑过对方会不会直接被一拳打飞出引力圈的问题……九陌对自己力量的印象还停留在烤恐龙的年代。

        看来再有这种情况要留手了……九陌想到了一个问题,至少不能打的这么奔放,他记得自己只是把那个章鱼打飞,可并不能确定把那个章鱼打死……

        万一以后这孙子憋着坏想背地里搞事,自己不是会很头痛?

        等一下,好像这孙子已经搞过一次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最近这个飞天章鱼应该是不会来了吧……

        正好休息一下,跳太高了,感觉有点肌肉拉伤……

        这样想着,九陌趴在山谷中的广场上,懒洋洋的晒着太阳。

        ——————————

        虾人们还处在目睹神战的震撼中没缓过来。

        虽然虾人们一直都在岩壁中进行重建工作,但还是有不少虾人正巧目睹了整个过程。

        神明抬起了头,神明缩成一团,神明飞上了天。

        之后便是云层中响起的闷雷。

        音爆直接驱散了云雾,久违的阳光洒下,照耀在神明巍峨的躯体上,那甲壳泛着金黄。

        庞大而丑陋的邪神扭动着腕足,在神明的一击之下高高飞起,直冲天际,偌大的身影在视线中越来越小,直到消失在视线之中。

        神明也从高空中落下,远方传来沉闷的声响,大地在震动,余波甚至波及到了山谷。

        虾人们并不关心地震的问题,刚刚看到的景象已经填满了他们的脑海。

        神明之间的战争?

        刚刚我们看到了神明之间的战争?

        在了解到这个事实之后,虾人们便有了下一个问题。

        谁赢了?

        神明的伟力并不是凡物可以揣测的,神明之间的争斗也不是凡物可以涉及的。

        虾人们只能等待,等待这场战斗的结果。

        等待的时间总是显得漫长,对虾人们现在的处境来说更是如此。

        如果是神明胜利,那自然是最好的结果,如果是邪神胜利……

        虾人们不觉得邪神会放过自己。

        所以这可能是死前的最后一段时间了。

        所有虾人都在祈祷,祈祷着自己的神明能够获得胜利,祈祷着火能延续下去。

        终于,偌大的身躯出现在谷口。

        阳光洒在那巍峨的身躯上,给坚实的甲壳镀上一层金边。

        是神明获得了胜利!

        虾人们胡乱挥舞着节肢,扭动着躯体,他们已经不知道如何宣泄自己的情绪了,只能狂乱地表达着喜悦。

        神明迈动着腹足,走到了还算完好的那半边广场上,歇息了下来。

        就像第一次来到这里时那样。

        远处的岩壁中,目睹这一切的虾人首领莫名的想起了那句祷言。

        “愿祂的步伐终将……行于天上?”虾人首领抬起节肢,打出一个空爆。

        ——————————

        神战的消息并没有被保密,作为当事人的虾人并没有什么外交,但是一直关注着这里的鱼人还有那些飞在天上的生灵们却不一样,很快这消息便传遍了所有的地方。

        即使年轻的半鱼人祭司待在这个连鱼都摸不到的岛上,也收到了与神战有关的消息。

        “风的神明与敌方神明交战失利,敌方神明在交战后返回,风的神明不知所踪?”年轻的半鱼人咀嚼着这条信息,生死之战不比寻常,能放心返回的肯定是确定对方已经没有了威胁性,这明显是胜利者的姿态。

        而风的神明的手段,半鱼人祭司也有一些了解,那些诡秘的力量并不适合正面交战,而风的神明明显是知道如何恰当的使用自己的力量的,那些死在它手上的生灵便是证明。

        所以大致的事情经过就是,风的神明在运用自己的力量杀死对手的过程中被发现了,之后便遭受了对手相当程度的打击,以至于到现在都不能出现?

        至于风的神明被打上太空这种事,年轻的半鱼人祭司根本不可能想到——他连脚下这个星球是圆的都不知道,祭司修行可不会教这种东西。

        风的神明应该是受了很严重的伤,以致于不能出现……年轻的半鱼人清楚,在无可匹敌的时候,神明就是神明,但是一旦表露出自己的虚弱……神明也就不再那么可敬可畏了。

        所以说……

        摇了摇头,年轻的半鱼人祭司将那些大逆不道的心思埋回心底,现在想那些东西除了让自己在族人中更显得像个异类之外毫无用处。

        至少现在毫无用处。

        那些风的神明的崇拜者们完了,年轻的半鱼人祭司摩挲着手中的卵石,在心底给那些驭空者判了死刑。

        驭空者过于自满了,能够自由地翱翔在天空中本来是相当有价值的能力,然而这便利的能力却毁了他们,身体庞大且有着一定的组织结构的驭空者们在天空中没有可以称得上敌人的对手,而唯一比他们强大的又被他们当作神明来崇拜。

        这本来不是一件坏事,虽然风的神明连驭空者们奉上的祭品都不收——也有可能是因为气味太大了,也不会给这些驭空者们提供什么保护,但是风的神明无疑是睿智的,崇拜这样的神明至少可以让驭空者们有一个方向,稍微学聪明点。

        但是风的神明现在消失了。

        这群驭空者快到头了……年轻的半鱼人祭司伸手搅动着身边的水波,失去了神明会让驭空者们陷入惶恐,之后便会明白神明不在之后自己便是天空中唯一的霸主的事实……而作为唯一的霸主,自然可以做任何自己想做的……

        但是这所谓的天空的霸主……想了想自己遇到的那些驭空者,半鱼人祭司对他们的智慧不报任何希望。

        对于个体来说,肆意妄为迟早会吞下自己种的苦果,对于文明来说,肆意妄为则是文明断绝的前兆,对于种族来说,肆意妄为无疑是为整个族群掘墓。

        这些驭空者未来最好的结果是有机会再遇到一些惹不起的强大存在,并从对方身上学到东西,改变自己,即使失去了骄傲,也能保存种族的文明。

        其次便是遇到一些惹不起的东西,被彻底灭族,消失在历史中。

        最坏的结果便是一直肆意妄为下去,沉溺在自己的欲望中,忘记荣耀,忘记智慧,忘记自己的骄傲,直到忘记自己的文明,堕落成毫无理智的兽类。

        或许他们之后还会被驯化,当成牲畜?

        就像被放牧的鱼群那样。

        不过这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年轻的半鱼人祭司躺在礁石上,任由海水没过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