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武侠修真 - 刀语江湖在线阅读 - 天之骄子年少成名

天之骄子年少成名

        江城跪拜师父后便下了山。自从十几年前随师父上山后,就再也没怎么下过山,远离了尘世的恩怨是非。不过江城也曾代表门派下山,那一次是江湖武林为各派弟子举办的比武大赛。

        像这样比武在以前是绝无仅有的,在今后也不一定会有。据传言不过是在江湖上的白马山庄中出了为少年天才。白马山庄没落了几十年,想要用这个弟子扬名罢了。

        于是白马山庄联同几个门派来举办,其中就邀请了江城所在的青山派。本来几个门派的小打小闹,青山派作为如今的大门派,是可以拒绝的,但耐不住江城的师父喜爱凑热闹。

        青山派都来到了,江湖上其他门派也都愿意来凑个热闹了。天罡派,雾山派,灵剑派,玄剑派,凌霄派,万刃山庄,踏雪山庄,玉湖山庄,……江湖上大大小小的门派也都来了。

        这次比赛的要求是未满二十的少年。而白马山庄的弟子段云也已经超过这个年纪,谁让这个比赛是人家设立的呢?小门派是敢怒不敢言,大门派自然是有底气,认为他年长几岁也不过而已。

        其实这场比赛各个门派的掌门也不在乎输赢。主要是想借个机会聚一聚,笼络笼络感情清或是算清算欠账。比赛期间比武的时间还没有各派掌门吃饭喝酒的时间多。只要自家弟子别输的太惨,都还说得过去。

        可是这次比武期间,差点把江城的师父气的背过气去。师父并不是因为江城输得很惨而生气,而真实原因江城胜了,大胜。

        比武中,江城从站上擂台后就没败过。同年纪对手都被江城用三招两式给打败。哪怕是年长他几岁,而且是这场比赛的主角的段云也没在他手上占到便宜,最终还是落败。

        从江城站在台上开始,和他比试的是万刃山庄的司马朗。他能代表门派出战,自然是有不错的实力。两人各自鞠躬请战,江城率先说到。

        “青山派,江城还请赐教。”司马朗也立即回复到,“万刃山庄,司马朗请赐教”又别着手对江城说,“兄弟,下手轻点啊!我肯定打不过你,但要和你过上几招”。生怕他的师父听到,又要揍他。

        江城也是一头雾水,怎么这人还没开打就先投降了。随后两人就展开了较量,先是江城展开了进攻,司马朗防守。他就对江城说道,“兄弟你别认真啊,等会再过几招,我可以输给你了。”

        碰到这样的人江城也是有点懵,但他也真的是在几招之内输给了江城。观看比武万刃山庄的掌门有些挂不住脸面,其他的各派的掌门也都在嘲笑。不过之后也都笑不出来的,他们的弟子也没在江城手里坚持几招。

        事后司马还主动找到江城喝酒,不光只有他俩。还有江城小时候便定下的娃娃亲,也就是他的未婚妻林婉清,看到他今日的手段很是欣赏。三人坐在一起喝酒畅谈。而曹亮还不知道他俩的关系,不明所以地当了个电灯泡。

        林婉清十五六岁的年纪长得楚楚可爱,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而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显出几分俏皮。

        自然会引来不少人前来搭讪,毕竟她同时也是灵剑派掌门的女儿,武功卓绝,是他们这年轻一辈的女子第一人。林婉清根本不愿搭理,碍于她所在踏雪山庄在江湖上的地位,旁人自要掂量自己的分量。

        接下来的比武便是林婉清对战与本场的主角段云。之后他俩之中的胜者便能在与一路上过关斩将的江城进行决战。

        两人的比武相当精彩,林婉清也无愧是踏雪山庄的关门弟子。即使是与段云有年龄上的差距,还是能落得不入下风。但差距始终是差距,林婉清还是败给了段云。

        段云在赢了之后,对林婉清说。“林师妹天资聪颖,想必假以时日一定能超过我。”段云在说这句话时谦逊中夹杂着虚伪。反而让输了的林婉清,更加生气。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擂台。

        台下段云的师父向林婉清的师父连连陪笑。林婉清的师父自然是不乐意,对他说到,要不咱俩下去练练。旁边的众位掌门也是纷纷劝解,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少不得要听他这个女徒弟的埋怨与牢骚。

        林婉清气冲冲地走下擂台,对刚熟悉不久的江城说,“替我好好教训他”。江城笑嘻嘻地回答“保证打的他落花流水”。在叫到名字后便走上擂台,与段云决出胜负。

        一上台,段云就对江城挑衅,“仅凭那破烂不堪的几招几式侥幸打败对手,你也算风光了,那就到此为止了。能走到这里,并且是输在我的手上,你也不算亏”。

        本来江城是要让他赢的,师父也再三强调。之前的比赛,也让他的师父出尽了风头。最后一场的输赢便不重要了,况且比武是人家举办的。

        但是在段云的嘲讽加上为了在林婉清面前许诺过。他就想与段云认真的打一场,况且他的实力也不弱,多让他过上几招,让他不至于丢多大脸面不就行了。

        段云拿着剑一上来只是比划几招试试江城的深浅,江城也是极有耐心地陪他过上几招。但很快段云见不能与比自己年轻几岁的对手僵持下去,不然台下的师兄弟们一定会说自己的笑话。

        便对江城展开了猛攻。还不忘提醒他一句,“小心啦,擂台上生死可就在瞬间。”江城也是傲气地回答道,“不用关心我,先管好你自己吧!”

        江城也是变化着招式,拿着刀展开大开大合之势。段云手中的剑犹如狂风暴雨般朝江城倾泻而下,江城不断挥刀抵挡,像是形成了无懈可击的盾牌。

        过了几十招,打着打着,段云便失去了这场比武的主动权。只见段云为了夺回优势,便选择拉开与江城的距离。想要得到喘息的机会。

        这也正是江城想要的结果,只见江城顺势跃起,刀也自上朝段云劈了下来,势不可挡。段云刚才只顾后退,哪里能接下这招?

        各派掌门也是大吃一惊,没想到江城小小年纪当机立断,在紧张的打斗中有如此判断力。本来这场比赛便是只分胜负,不决生死。江城和段云的师父更是眉头紧锁。

        但江城就在那瞬间,猛发暗劲发劲,刀劈在了段云的身旁。段云被吓的面色煞白,而江城则洋洋得意对段云说,“你说得对,生死就在一瞬间呐”。好像一切尽在计划之中。毫无疑问这场比武是江城赢了。

        各个门派的掌门人也都笑着赞誉道,说江城是武林当之不愧的天之骄子。日后也定当是江湖上的绝顶豪杰。也纷纷向青山派的掌门道喜,说他收了个好徒弟。

        师父只得讪讪陪笑。心想着;等回到山上,一定要狠狠教训这个是非不分,净给自己找麻烦的蠢徒弟。他这样做,无疑是将青山派推向悬崖,成为江湖上的众矢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