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武侠修真 - 刀语江湖在线阅读 - 师兄落败江湖忌惮

师兄落败江湖忌惮

        比武后回到门派里,江城的师父思前想后,想如何名正言顺教训教训这个傻徒弟,他自己肯定是不能出手的。

        于是想到让大弟子与江城比武,暗地里告诉大徒弟,可以使劲教训他,只要别打死了,打得十天半个月下不来床也行。

        大师兄本来是不答应的,“我总不能平白无故地教训师弟吧”。“教训他之后,准许你下山游玩两天”师父不耐烦地说道。大师兄又真情实意地说道,“我和小师弟可是兄弟情深啊”。奈何师父答应他,下山花的银子师父给报销。对于师兄而言,抠门的师兄可是祭出了杀招,大师兄也不得不愿意。

        大师兄高兴地拎着刀便去找师弟比试去了。心里想着:“美食美酒,我来了”。随后将江城喊出来比武。师兄对自己很有自信,知道在这个山上。除了师父他打不过,其余师弟没有能和自己比试上十招的。哪怕是放在江湖上,能打败他的也数得过来。

        两人随后便来到习武峰上开始了比武,众师兄弟也在场。往常师兄弟之间比武切磋,其余的人都会开盘设赌。然而这一次没有,师兄弟们只是想看看大师兄是如何教训师父最宠爱的小师弟的,不过也都口是心非地为小师弟加油。大师兄和江城的此刻心理是一样的,他们怎么都和老六一个样。

        老六是指江城的六师兄,平日里到处坑蒙拐骗师弟,占尽师兄弟的便宜,和师兄弟们惹事也总能把自己摘的干干净净。虽然很少受到师父的打骂,但在师兄弟之间挨揍,也屡教不改。

        师父曾经定下规矩,同门师兄弟之间比武没有自己的准许,只得比试拳脚功夫。两人之间的拳脚都是同一个师傅教的,师兄胜在年长气力大,江城则比师兄要灵巧。所以两人怎么比拼也破不了招。

        师父在台下痛骂两人,我平日里教的功夫都被狗吃了吗?两人也不得不开始认真起来。就又过了几十招,不过相比之前便要凶猛,恶狠起来。他俩的比武不由得引起台下师兄弟们的喝彩,只不过对江城师弟的真实实力却是大大的疑惑。师弟里平时都是吊儿郎当的样子,怎会有如此实力。当然这份疑惑也包括师父。

        最终是江城败下阵来,眼看最后一招江城双手代刀刺向师兄的胸膛。而师兄的一记手刀也早挂在了江城的脖子上。虽说挫了江城的锐气,但师父看得却不尽兴,想看看江城的真实实力,便让他俩拿起兵器来比试。

        两师兄弟也无可奈何地拿起各自的兵器,谁让他们有这么个冤种师父呢。师兄天生神力用的是陌刀,攻势勇猛精进;江城则是柳叶长刀,胜在变化。

        师兄一上来便展开大开大合之势,锋芒逼人,气势磅礴如万马奔腾。江城的防守也是吃力,只能进行周转。江城边站边退,师兄斩,劈,刺,压,撩各种刀法不断衔接,天衣无缝。

        江城则在等一个机会,等到师兄放松警惕,漏出破绽,好让自己一击必胜。最后在快被师兄逼到边界,不得不决出胜负,江城便找到了时机。师兄最后一刀朝向江城的腰部斩去,江城跃起向侧面闪躲,躲去锋芒后,低下身子用刀格挡师兄的刀,后又闪身将刀架在了师兄的腰部。师兄的失败可以归结于大意了,没有闪。

        豪无疑问,这场比赛是江城赢了,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师兄以为打败江城易如反掌,众位师兄弟则觉得师兄在放水。师父也不由得重新审视江城,本认为他迟早有超过大师兄的一天,但远远没想到是这天来的那么早。

        大师兄怏怏地走到师父面前。对师父说到,师父我不下山了。师父脸上仅挂着一丝但不多笑意地对他说,没事,以后教训这傻师弟的机会多的是。

        此事一出,师父立刻宣布封锁消息,不能让江城胜师兄的消息传出去。可是没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是如此骇人听闻的消息。年仅十六岁的江城差点就打败当今青山派的掌门继承人,也是当今青壮的翘楚的常玉。这下,本来就处于风口浪尖上的江城。

        更是不由得成为了各派的眼中钉肉中刺,狠不得处之为快。想着江城成长起来,便没有他们的弟子什么事了。这么多年,各大门派实力旗鼓相当,才让整个江湖风平浪静,江城的出现无疑会打破这个平衡,搅动起整个江湖。

        江湖上关于江城的传言也越来越传神。说他是五百年难遇的习武奇才,倒也不是太过。也有说他根骨奇佳,千年难遇。但更有传言说他是天上的武帝转世……

        这可害苦了江城,使得他成了江湖上名声最盛的。他的一言一行也都被青峰山和一整个江湖监视着,师父则是更担心他的安危,但心会有阴险小人来扼杀了这位未来里江湖上的天之骄子。

        师父的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前后约有十余次江城受到险恶之徒的刺杀。但师父也仅拦截到两次,其余均是江城自己解决的。

        江城受到的刺杀来自江湖,大都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刺客。各门派自然是不能派出自己的人出手,只得花大价钱几经周转安排刺客,以免落人口舌。

        后来师父实在没有办法,只得在江湖上宣言。谁要再敢打江城的主意,青山派与其势不两立,定将血债血偿。青山派作为江湖上数一数二的门派,自然没人敢动手。再者说暗杀的刺客也都是有去无回,也没人敢在接手。

        此后江城便再也没有遇到刺杀,更是知道知道师父把整个青山派作为赌注压在了他的身上,他的生死决定着青峰山的未来。为了不辜负师父的期望,他也下定决心保护青峰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