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武侠修真 - 刀语江湖在线阅读 - 穷追不舍殴打江城

穷追不舍殴打江城

        江城还未走出多远,他们便又想把他追回来,毕竟他们还没有得到他们该得到的答案,回去也不好交差。总不能拿着一个破烂木匣交差,况且这个木匣有机关他们也打不开,这就让他们很是头痛。

        于是万刃山庄的领头人又带领着他们去追江城。其他人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跟着他的计划走了。

        江城见他们追,又怎么敢让他们追到。便拼了命地往前跑,可是还要显示自己武功尽失,体力如同普通人一般。不然暴露了,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就出现了别样一面,江城在前面跑,他们在后面追,江城武功尽失,体力也没恢复,结果肯定是江城插翅难飞。

        不过当中的过程还是有趣的,他们在追的同时,江城已经领先他们好一段距离了。他们在后面就不停地喊着江城别跑了,一开始江城是听不到,后来距离拉近了,江城也没做回答,心想不跑难道被你们揍啊!

        万刃山庄的领头人脑袋一拍,突然想到他们中来自踏雪山庄的轻功很好,便让他自己去追江城。他也没有废话,飞一般便追了上去。万刃山庄的人不由的埋怨到,怎么这个人有本事还憋着不使呢?

        很快普通人江城便被拦了下来,江城没想到他们当中还有这号人物,于是江城开始拼命大喘气,装作豁出去的至少有半条命。踏雪山庄的人什么也不说,就伸着一只手拦住了江城。

        江城一边喘气一边对他说,“兄弟,要不你把我放了,我把我身上的钱都给你。”边说就把藏在胸口的银票掏了出来。江城的银票藏在了两只鞋里,胸口藏了两处,腰间前和左右各三处。江城都不由得感叹,还好自己做好了盘算。而此时他们没有追上来。

        踏雪山庄的那位简简单单地回应道,“不可”。原来这位是个呆子,只会按照他人的计划行事,也不懂的丝毫变通。

        后来江城又从腰间掏出银票,真诚地对他说,“大哥,我求求你了,我就这么些了。多了就真没了,你就放我走吧!”江城知道如果这次还不行,那么再多也没用。

        他还是那样回答道,“不可”。

        他们几个很快就要追上来,这可把江城给急坏了,于是便想要硬闯。想着就他一个人,跑掉是没多大问题的。不过江城想得太简单了,江城刚闯,还没迈出去一步就被拉了回来。

        以他的反应力了和速度,他绝对是个练武奇才,但奈何他是个痴儿,自然得不到门派的重视。可若他的师父是江城的师父,那么他一定可以武功大成,说不定还能救治好他的痴病。

        他们追了上来,也是气喘如牛。江城在心里可是笑坏了,就你们这样的,还敢自称是习武之人,体力还不如劈柴的老父。可脸上不敢这么表现,脸上表现出来的只有害怕与胆怯。

        万刃山庄的人喘着大气又开始发话了,“跑啊,你怎么不接着跑了。”江城这一跑可把他给累坏了。

        江城小心翼翼地回答道,“本来是不想跑的,但看到师兄们在后面追,我也不敢不跑”。

        “我们追,和你跑有什么关系”

        “你们不追,我哪里会跑?”

        “就是因为你先跑,我们才追的”

        “我就是看到你们在后面追,我才拼命跑的”

        “是你先跑,我们才拼命追”

        万刃山庄的那位好像还没缓过来,说话也不带脑子。就这样和江城在兜话圈子。

        “那好,师兄,那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说完,还朝他们拜了拜手。但还是无疾而终,又被拦了下来。

        “不对,等等。你都把我给绕迷糊了。我们找你确实有事。”万刃山庄的这位脑子貌似也不是特别灵光。

        “嗯,师兄你说。找我有什么事呢?”江城非常非常诚恳地问道。

        “什么狗屁师兄,给我记好了,我是匪,是匪。”他朝江城怒喊道。

        “好的,狗屁师兄。啊……不对,匪徒大哥,那你找到我有什么事吗?”江城机灵的问着。

        “当然,我们是截道的,当然是抢劫。我们要你这个破箱子干嘛。”他怒吼道。

        “师兄,给我把钱也给你。”江城边说边把刚才掏出来又塞进怀里的钱又掏了出来。

        “我看你身上的衣服也挺值钱的。把衣服给脱了。”他想激怒江城,若江城不愿肯定会动手。

        “大哥,这个真的不行。衣服脱了,我不就在众位师姐面前暴露了吗?”江城说话时委屈还带着恳求。

        “我管你,少废话,赶紧脱。”

        于是江城便把自己的衣服给脱了,只留下了下裳。这可把旁边各派的女子看呆了,他们可从没看过如此完美的躯体。往常他们接触到的不过是一些三流货色。

        江城说是肤白貌美,肤如凝脂也不算过分,完美的身材线条。脸庞透着异样冷俊;有着深邃的眼眸,那浓密的剑眉,高挺如鹰钩的鼻。

        可就是这样来自大门派玉树临风的翩翩公子,居然是一个如此这般的登徒子。然而此刻的江城更有魅力,散发着令所有女人都陶醉的荷尔蒙。

        这对江城很羞辱。他也认为他的目的达到了,可一想还是有可能会疏忽。

        于是就干脆问他,“实话跟你说吧!我们刚才难为你不为别的,就想知道你的武功是否还在?”

        “大哥,你怎么不早说呀!我身上早就没有武功了,不怕你们笑话。我就是喝了我门派里师兄给我下的软筋散,才武功尽失。现在的体力还不如一个普通人。”

        “口说无凭,你总要给我们一点证据。”

        “我若是还有武功的话,刚才就应该出手的。我知道肯定是打不过众位师兄,但肯定也要拼命一试对吧!”就收拾这些人江城压根不用两只手。

        他又觉得有些不妥,询问他们还有没有别的方法,他们出主意把江城给胖揍一顿。就这样江城挨了一顿便宜打。不过他们下手也没有太重,不过就是拳打脚踢一番。

        见江城想反抗却做不出任何动作,便认为他肯定没了武功。于是便把江城的木匣和他的衣服都扔给了江城,好像是施舍给他的,但江城拿出来的钱却被顺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