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武侠修真 - 刀语江湖在线阅读 - 路遇老父家中住宿

路遇老父家中住宿

        拦堵江城的他们在用尽各种办法后,得出的结论是江城确实是武功尽失,关键是他们实在是没有方法去逼问。总不能杀了他,后果是他们承担不起的,

        他们在坊间游玩一番后才回去,他们统一回去复命之后。便再也没有出现在江湖上,或许是用了易容术在江湖上换了身份继续留在门派,但江湖上的易容术可是可遇不可求的。或是他们隐姓埋名,去到了乡下过起了安稳日子。亦或是被指使者给处理了,对于他来说,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毕竟一劳永逸,也死无对证。

        江城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眼前尽是坎坷路,也要孤孤单单走一程。想起刚才受到的屈辱,江城想着有一天重新拿起刀,如果遇见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们,至少每人也要老老实实挨一脚。

        生气倒不是因为挨了一顿打,在山上他挨得可比这狠的多。是因为江湖上对自己的猜忌,为什么一定要让自己武功尽失。

        不过对于乐天派的江城没有什么是能够烦扰到他的。很快他就穿起了衣裳,然后又整理其余的银票,还没花钱,身上的钱就出去半数了,没有什么比这更让江城感到悲哀的了。

        江城拿起木匣便往前继续赶路,决定先去找找附近的小河,先给自己洗一洗。毕竟衣服上和身上都是尘土。有小河的地方也就有人家,被追了一通耽误了不少时间,今天肯定是赶不到附近的县里,所以他要借宿在附近人家中借宿一晚。

        但还是要尽量避免与他们遭遇,不然他们一不爽,还会拿自己出气。不过在村民家中借宿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毕竟村民都不想惹上麻烦,尤其是他这样穿着华丽的,肯定不是普通的人家。

        江城慢悠悠地走到小河旁,这条小河是从青峰山山坡上流出来的。他知道的一清二楚,之前没少偷着出来和师兄们出来摸鱼虾,也没少挨揍。

        江城来到河边,用河水洗了把脸。又照了照自己,自言自语道,“还是这么英俊潇洒”。

        口渴了,就想喝两口河水。还没喝到嘴里就尝到一股怪味,赶紧就给吐了出来,然后又看到一些黑色的小圆球。看到沿河远处有老头在放羊,他让那三五只羊在河里趟水。

        江城大声喊道,“老伯,你怎么能让羊下水呢?我正在喝水呢?”

        离得虽然不远,但老伯就是没有听清。于是大声问道,“你说什么,我听不清。”

        江城知道他可能有点耳背也没有做出任何回应,静静地等待老伯赶来,好给自己一个交代,最好是能够让他借宿一晚的那种。

        老伯走了过来,江城又说了一遍。老伯也连连道歉,觉得很不好意思。解释道,“额平常都搁着放羊,平常也没见过什么人,就让羊进去撒欢了。”

        江城也没有过多的追究,正当打算向老者说出自己的目的时。老伯突然发话了,“你一个人在这荒郊野岭哩,应该也没地方住,要不今晚就住我们家”。老伯真切的邀请江城。

        江城也是压根没想到会如此顺利,他也没什么好说的,就答应了老者。早知道如此简单,哪怕是让他把那口掺着羊粪的水给喝下去,他也愿意。

        随后就和老者往他家中赶,可有可无的说着,老者虽说有些口音,但说话江城还是能够听懂。

        “老伯,今年多大年纪了。”

        “你说我家里有几个人啊,就俩人,我和我的闺女”

        “不是啊,老伯。我是问你今年多大岁数啦?”

        “在这呀,我在这是土生土长地在这都六十多年了。”老者仿佛对自己是一个庄稼人,笑容一直挂在脸上。

        好吧,江城问了两遍,也算知道老头大概有多少岁,也算是知道了答案。

        随后就是老者自顾自的说起来了,他说他的女儿芳龄二八,正值婚配的年纪。还说了,他的妻子是前几年闹病死的,家里没有钱,只能去外面借,可是借来钱了去看病,还是没有看好。

        还说了他们本来还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和二儿子被征兵征走了,十几年过去了,也没有个消息。如果是死了的话,那也应该会有不少抚恤金,可是并没有。三儿子在小时候与地主家的孩子玩,不小心惹了地主家的儿子,他便让仆人打。仆人一个没收手,再加上他家里本来就贫苦,也总是有上顿没下顿,体弱多病,被仆人给打死了。地主赔了些钱也就算了结了。

        江城听了这些人生百态也不免伤感,如果不是此次下山,他也许会在门派的庇荫下度过一生,自然也就不会知道这些人间疾苦。

        老人说起这些不免有些伤感,随后又问江城是否婚娶。江城回答说,“还未婚娶,但小时候订过娃娃亲,已有未婚妻。”

        这句老者倒是听得清楚,打诨道,结婚还是要趁早,以免夜长梦多。老人的这句话算是预言到了。

        说着他们便赶到了老者家中,老人去牵羊,让江城自己先进去。江城刚一进院子里,就听到了有人在烧火做饭。

        她也听到了动静就赶了出来。他一露面,可是看呆了江城。他从没有见过这般美丽的女子,林婉清或许已经这般美丽,但也有几年没见过。

        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美得如此无瑕,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一头黑发挽成高高的美人髻,满头的珠在阳光下耀出刺眼的光芒,鲜红的嘴唇微微上扬,好一个绝美的女子。

        江城很诧异为什么普通农家女子能长的如此美丽动人。但看她的肤色算不上白皙,而且手指也并不像削的葱根,便也能看出他是农家女子。

        江城看得出神,还是这个女子先开口说,“请问你来我家,是有什么事吗?”

        江城立马也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姑娘,我叫江城。从附近山上下来,想要在此借宿一晚,已经与你父亲商量过了”。江城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娇羞劲,说起话来文质彬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