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武侠修真 - 刀语江湖在线阅读 - 欲抢初然江城现身

欲抢初然江城现身

        地主提出了他的解决办法,也是他来这真正的目的,想要做个媒人,将夏初然嫁给县太爷做小妾,自己好赚足人情,以后求县太爷行事也会更加方便。

        夏初然今年才十六岁,也就是今年刚出落的亭亭玉立。地主也是看准了这个时机,今年夏老头的闺女最能卖个好价钱。

        全县里的人都知道他们这个县太爷的品行的,他的妻妾玩腻之后,一般都会再卖进窑子。这可是县太爷睡过的女人,一般比处女还要金贵,他们自以为得意,也就他们这个地方有这个福气。

        他说出的一句话,可吓坏了夏老爹。连忙摆手,劝阻道。“老爷,不就是欠些钱吗?再给我宽限些时间,我一定可以给您您凑出来。”夏老爹急得都快要给地主跪下了。

        地主可不答应,一拍桌子站起来,喊叫道。“不行,今天凑不齐二十两银子。你闺女就必须跟我走。”把旁边正在盯着夏初然走神的打手给吓了一跳,而夏初然则是近乎萎缩在墙角不敢吭声。

        而此时江城虽然已经走出了夏老爹的家,但也才回过神来。想着刚才夏老爹急急匆匆地赶自己出来,好像是家里有什么事。夏老爹和夏姑娘对自己这般好,遇到事情怎能独善其身。于是就决定再赶回去,况且还没有与夏姑娘告别。

        夏老爹既害怕又慌张,“老爷,我们家中还有几只羊。您给变卖了还能值几两银子,再者我给您打长工还钱行不?我就这一个女儿,我可不能再失去她呀。”

        地主恼羞成怒地骂道,“我要你闺女,谁要你个老不死的,难道让你陪县太爷睡。”很快态度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放心,你闺女嫁给县太爷肯定是去享福的,比和你待在一起要享福的多。你也要为女儿想想是吧!我的夏老哥”

        这时便让夏初然跟着自己走,她自然是不愿意。地主便安排手下将她带走,夏老爹眼见有人在拉自己的女儿,便立刻冲上去阻止,那人也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一把就将夏老爹推来。

        这时江城便从正门走了进来,说了一句。“夏老爹,好生热闹啊!你怎么还倒在地上了呢?”说完便把瘫倒在地上的夏老爹给扶了起来。

        地主见江城的衣着打扮不像普通人,便没有轻举妄动。随后江城便问起了事情的原委,夏老爹一五一十地告诉他,还欠地主二十两银子,凑不出来,他们便想把自己的女儿带走。

        江城立刻哈哈大笑,对催债的地主说,“夏老哥欠你二十两银子,你就要带走夏姑娘。这也不合理啊,是吧大哥?”见过大世面的江城自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地主自觉在理,便回怼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有什么好说的,你是他什么人,要不然你来还。”

        江城直接无视地主去将夏初然给扶了起来,夏初然道了声谢,眉头的紧迫感便没了,但还是比较担心江城的处境,认为他身上不可能有这么多钱,再说用他的钱替自己家挡灾也不好。

        “好啊,我还。不就是区区二十两银子吗?”江城爽朗地回应道,没有丝毫犹豫。

        江城望了望搭在门口的木匣,顺手从胸口掏出了一百两银票递给地主。

        地主接过钱后气急败坏,他以为他能顺顺利利带走夏初然,没想到居然还半路跑出来个江城。如果真的就拿这二十两银子走了,那他可就亏大了,还不够付给他们几个的佣钱。就算是他手里的一百两,也远没有夏初然的价值高,所以他今天便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地要带走夏初然。

        江城也双手架在胸前,心高气傲地说:“别愣着了,赶紧给我找钱啊!”随后又朝着地主勾了勾手,示意他还回剩余的八十两。

        地主气急败坏地撕毁了那一纸假的借条,就对江城说,“不对,他分明欠了我二百两,不是二十两。若是二十两我为什么兴师动众地自己亲自来,是二百两。”

        夏老爹被二百两吓得目瞪口呆,紧忙说道,“什么二百两,我才借了你三两。老爷,你可不能这样啊!”江城立马劝阻住了不知如何是好的夏老爹。

        不慌不忙地从怀中又掏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递给地主,江城虽然知道被坑了,但奈何对面人多,能不惹事就不必惹事。再说自己走了的话,他们也一定会回过头来继续欺负夏老爹一家。

        将银票递给地主,“这下总对了吧?”突然听到砰的一声,原来是在墙角的木匣倒了下来。

        “不对,还是不对。是一千两,一千两。”地主也不管他是哪来的膏粱子弟,反正在这个地方他就是王,正所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紧接着又笑嘻嘻地说,“没有这一千两,夏姑娘还是要跟我走的。”

        江城手里自然是没有这些银子的,要知道一千两也够大户人家一年的花销。江城知道了,这人恐怕就要仗着人多,带走夏姑娘。

        “你怎么能这么坐地起价,你这么做是要天打雷劈不得好死的。”夏老爹气急败坏地说,这时他也不管什么老爷不老爷,地主不地主的了。

        “今天拿不出一千两,夏姑娘一定要跟我走。”人面兽心地主说道,此时也顾不得什么体面,一副吃人不吐骨头的模样显露无疑。一千两是他给夏姑娘估的价,送给县太爷他大概能陆陆续续吃到五百两,其余的便是人情,提到一千两不过是凑个整数。

        江城遇到如此刁难还是面不改色,“一千两我没有。但我也看出来了,你今天不是为了那几十两银子而来,正是为了夏姑娘而来对吧?反正今天我在这,你就带不走她,不信你试试。”江城也是想好了,要是把自己给惹恼了,保证要让他吃不了兜着走,给夏老爹惹了祸,只能再替他寻个住处。

        地主怒骂道,“你说带不走就算数,你算什么东西。也不打听打听,我在这向来说一不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