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长生不老在线阅读 - 续章177 卧龙凤雏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续章177 卧龙凤雏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下午秦雅南接到刘长安的电话以后,竹君棠说了纤维黏液消融剂的位置,秦雅南便撕掉胶带,把竹君棠从天花板上放了下来。

        “一定发生了什么好玩的事情!”竹君棠急不可待地就想参与进去了。

        “我觉得你被贴在天花板上就挺好玩的。”秦雅南看着胶带在天花板上留下的若干痕迹说道。

        “你把刚才拍的照片给删掉!”

        有一次在这里玩斗地主,竹君棠被秦雅南和刘长安这对奸夫**合伙欺凌,全身贴满了胶带变成了木乃伊。

        当时竹君棠还觉得自己有一种异样的,凌乱的,颓废的美感,但是看了照片以后发现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所以今天也没有自信在这种情况下,被秦雅南拍的照片依然是美美的,仙气飘飘的,那就必须要秦雅南删掉。

        “我才不删。”秦雅南嘻嘻笑,这种照片可以用来吓唬小孩,将来刘瀌瀌不听话,就给她看她的姐姐淘气调皮的后果。

        秦雅南有种预感,不管自己怎么精心养胎,在胎教和育儿教育上下功夫,将来刘瀌瀌都不会是那种乖巧听话,不会让爸爸妈妈暴走的小朋友。

        对付这种小朋友,任何平等尊重和先进的育儿理念,都是毫无意义的,只会让她蹭鼻子上脸。

        “随便吧,我不管你了。”竹君棠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做,十分肯定地分析,“房子里只有一楼的仙女森林里有黏液陷阱,一定是糟老头子和颜花叶进了房间以后,便迫不及待地激情拥吻,瞧着有一张榻榻米,就赶紧拉着颜花叶搞起来,结果触发了机关。”

        “颜花叶和他不是这样的关系,嗯……就像胡文柔和苏东坡,两人之间彼此敬佩和仰慕,但胡文柔是李之仪的妻子,她懂得和其他男人交往的时候,保持着距离。”秦雅南自然要维护哥哥的形象,在她和别人的对话中,哥哥应该就是高洁儒雅的才子形象,风花雪月中和红颜知己也只是谈古论今,而非被翻红浪,汁液淋漓。

        “能不能讲点我认识的人来比喻?”竹君棠皱了皱眉,她也算博学通古,自然知道苏东坡,那么略一机智的分析,什么胡文柔和李之仪之类的,大概也是古代人。

        “你这样的要求,基本等于一道微积分题,你非得让我用十以内的加减法解答,以便你理解。”秦雅南摇了摇头,难度太大,实在无法满足三小姐的要求,超出普通人类能力。

        竹君棠冷笑,“你们这种动不动就引用古人事迹来讲话的人,就真是可笑。”

        秦雅南转过身去,不想理会她了,秦雅南没有笑话她已经很给面子了,她倒好,反而觉得秦雅南可笑。

        “既然是古人,那就不知道是几千几万年之前的事情,说起他们来好像自己和他们很熟,对他们的事情都一清二楚一样。说不定你讲的胡文柔,白天是李之仪的妻子,晚上是东坡肉,谁知道?呵呵。”竹君棠不以为然,在她眼里,没有什么人和事是不能怀疑的。

        秦雅南伸直腰躯,长叹了一口气的时候,妙曼的身姿一如既往的跌宕起伏,腰肢儿上细细的纽扣因为自上而下的压力而担心着自己会失业,她不由得有些同情李之仪,如果李之仪知道有人给他的妻子取外号叫东坡肉,只怕恨不得早死在蔡京手里拉倒。

        “你有什么事情,就快点去掺和吧,作死这件事情你总是很积极的,别在我这里耽搁你的时间了。”秦雅南摆了摆手,然后打开电视,电视里正在讲秦岭大熊猫活动更为频繁的专题节目,这是她很感兴趣的内容。

        谁不喜欢熊猫呢?毕竟是连周咚咚都没有吃过的生物。

        竹君棠想了想,总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防备才开始行动,但是想想自己做什么都抵挡不住刘长安的虐杀手段,便扇了扇双手无所畏惧地跑掉了。

        来到麓山脚下,等竹君棠进入房子里以后,刘长安和颜花叶已经离开,竹君棠只看到柳月望躺在榻榻米上。

        “竹小姐,救救我!”柳月望听着有人进来的动静,看到是竹君棠,终于松了一口气,要知道她刚才还想到了《神雕侠侣》里小龙女的剧情。

        柳月望可不想成为小龙女,小龙女只是个平平无奇的生瓜蛋子,柳月望这样成熟妩媚的美丽女人,但凡刚才进来的是个男人,她都有可能遭受不堪承受的凌辱。

        至于弃她而去的刘建设,只能说算什么男人?

        竹君棠却站在原地不动,她露出警惕而思虑的神情后,反而退后了几步,站在门口东张西望。

        “啊……竹小姐,你别走啊!”柳月望紧张地盯着竹君棠,这个竹君棠漂亮是漂亮,但听说脑子不大好,常常言行举止出人意表,一般人都会救下柳月望,可竹君棠不是一般人啊!

        “哼,这一定是个陷阱。”竹君棠怀疑地看着柳月望,扭动的女人就像鱼钩上的蚯蚓,圈套旁边的肉条,完全是诱饵的模样。

        尤其是那瓶喷剂还插在柳月望胸口,这都看不出来是陷阱,竹君棠觉得自己的脑子可以不要了。

        从喷剂的位置可以看出,这个陷阱应该是针对男人的,刻意针对竹君棠的可能性比较小。

        再考虑到原来是刘长安在这里,那么很大的可能性就是,刘长安以刘建设的身份布置了这个陷阱,然后换回刘长安的身份,再来英雄救美,或者是别的什么阴谋诡计。

        这都瞒不了英明神武,机智勇敢,算无遗策的仙女中诸葛竹君棠大小姐。

        既然这是刘长安的阴谋诡计,竹君棠就要破坏,不能让他得逞……竹君棠回到门边,手指点了点隐藏式的触碰面板,然后进入管理员模式,查看了一下房间状态。

        “建筑内人数:2。”

        只有两个人,也就说颜花叶和刘长安已经走了,竹君棠便锁死了房门,大摇大摆地走到柳月望身边。

        “发生了什么事情?”竹君棠捏着那瓶喷剂,拔出来又插进去,一边看着柳月望。

        根据力反馈判断,柳月望和秦雅南一样,也是个下流的大柰子女人……当然,这一点在视觉上就可以得出结论。

        尽管竹君棠和许多拥有下流的大柰子女人关系都不错,但这并不妨碍她同时讨厌这样的女人,竹君棠对柳月望没有多少好感,自然不会积极热情地营救对方。

        竹君棠觉得,就算是安暖陷入这样的情况,竹君棠都会更积极地营救,毕竟安暖看起来没有那么肥嫩如蛆或者肉条,就没有那么像诱饵……想是这么想,至于真的陷入这种情况,竹君棠实际会怎么做,那也是说不定的。

        哎,自己就是这么让人爱恨交织,难以琢磨,神秘莫测的小仙女。

        “我……我那个……”柳月望支支吾吾,偷偷跟踪然后自己反而中了陷阱,这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

        “不想说?那我先去看监控,你慢慢躺着吧。”竹君棠完全掌握局面,说完就要走开。

        “我说……我说……我跟踪学校里的刘建设教授和一个叫颜花叶的女人,他们走进了你的房子。”柳月望无奈地坦白。

        竹君棠不禁皱起眉头,“既然是跟踪,那就是说并非刘建设教授放你进来的,而是你自己闯入?”

        柳月望略微有些得意地点了点头,有点期待竹君棠接下来问她是怎么闯入的。

        “你怎么进来的?除了第一道的门禁密码,当已经有两个人进入以后,再想进去,你需要输入第二道门禁密码。”竹君棠难以置信地看着柳月望,“就算你能偷看到第一道密码,第二道密码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这就是实则虚之,虚则实之的思路了。这道门的密码系统看上去十分复杂,但是我想这里是日常居住的地方,有必要整这么复杂吗?一般人都会被表面现象所迷惑,看到这样的密码门根本不敢尝试破解,但是我想简而繁之,化繁为简,直接输入了大众化的中等复杂密码123456。”柳月望平淡地讲述自己的思路,“所以,第一道密码,我并非偷看到的。”

        竹君棠一直认为能够教出安暖这样平平无奇女儿的母亲,多半也思维平庸而简单,没有想到柳月望竟然不是这样,隐隐能够跟上驻军的思路。

        看着竹君棠的表情,柳月望继续平和地讲述自己的思路,“第二道密码,看上去更为复杂,让人感觉一定更加难以破解,你却反其道而行之,密码依然是123456。即便有人像我一样聪颖慧敏,解开了第一道密码,在面对第二道密码的时候,也一定会想第二道密码定然要复杂的多,而我则利用了逆向思维破解……因为我知道你没那么简单,你并不在意密码是否复杂,在密码的设置过程中你只想玩弄人心罢了。”

        竹君棠按捺住激动的心情,竟然有人如此懂自己,堪称知己,连忙拔除消融剂,解救了柳月望。